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聲援被逐印傭作家集會 淘大商場和你唱宣傳12-8大遊行


香港網民發起12-7淘大商場”和你唱”活動,堅持反送中運動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並呼籲市民參與12-8民陣國際人權日港島大遊行。(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1:30 0:00

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接近半年,印尼傭工作家Yuli由6月初開始成立網媒,走到最前線拍照及寫文章,紀錄香港抗爭者爭取民主的經歷。9月底Yuli因逾期居留被香港入境處上門拘捕,11月被送到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拘留接近1個月,期間受到不人道對待,最後在12月初被遞解出境。Yuli的遭遇引起香港各界關注,認為是當局的白色恐怖,有網民星期六發起集會聲援,要求入境署對案件作出解釋及道歉,並呼籲國際關注香港的人權狀況。另有網民繼續在商場發起 “和你唱”活動,呼籲市民參與星期日12-8國際人權日港島區大遊行。美國之音香港特約記者湯惠芸,連線報道香港集會聲援印傭作家Yuli以及淘大商場和你唱的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你現在的位置在哪裡?淘大商場 “和你唱”的最新情況如何﹖活動的主要訴求是甚麼?

記者:我現在的位置在九龍灣淘大商場,有網民在這裡發起 “和你唱”活動,以歌聲表達對反送中運動五大訴求的堅持,以及抗議警方暴濫捕。目前活動已經進入尾聲,現場仍有一些身穿黑衫、黑褲,戴口罩的年輕人聚集,高呼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口號,並呼籲市民星期日參與民陣發起的12-8國際人權日大遊行。

晚上約9時,有身穿黑衣戴黑口罩的示威者站在淘大商場正中心,朗讀 “市民的回應”,以回應特首林鄭月娥日前會見傳媒時質疑 “香港自由哪部份受磨損?”回應表示,香港的新聞、宗教、集會和戴口罩的自由都被打壓,回應表示,香港警察 “知法犯法”,執勤期間以 “私刑純發洩”,同時不戴委任證兼濫捕,都是打壓港人自由,浪費公帑。

回應批評北京有能力決定香港的法律,香港法院則無權用《基本法》判定法律有效與否,認為這樣的情況令香港的法律體制瓦解。

示威者呼籲市民參與12-8民陣國際人權日遊行,抗議北京干預香港法律,警隊必須重組。

香港團體在中環愛丁堡廣場發起集會,聲援被入境處遞解出境的印傭作家Yuli。(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團體在中環愛丁堡廣場發起集會,聲援被入境處遞解出境的印傭作家Yuli。(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除了淘大商場和你唱,有網民星期六下午在中環愛丁堡廣場發起集會,聲援12月初被香港入境處遞解出境的印傭作家Yuli,集會的主要訴求是甚麼?

記者:由Yuli在香港的朋友以及多個外籍傭工組織組成的Yuli支援組發聲明表示,一個沒有犯罪的人,被無了期扣留兼受虐待,最終 “被自願”遞解出境,這就是我們的朋友Yuli的遭遇。在香港,百萬人參與反送中運動,比Yuli投入更多的人比比皆是,為什麼,Yuli僅是書寫反送中,為同鄉傳達正確資訊,卻要遭受如此厄運?

聲明表示,Yuli的故事曝光後,人們普遍都由反送中運動受害者的角度去理解她的故事,為之悲憤。但是作為Yuli的朋友,他們很感激各界的支持,可是,Yuli以血肉之軀硬撼石牆,濺出血花所揭露的問題,顯示了反送中運動只不過是導火線。

聲明表示,Yuli被拘捕後,她的同鄉友人S說了一句令人心酸的話 “我們在香港做工人,是不是不能支持民主?”聲明並表示,S並非在說晦氣話,她臉上是真誠的恐懼與掙扎。真正令Yuli陷於劣境的,是兩大原因:入境處無限大的權力、外傭在制度上的弱勢。

聲明提出幾項訴求,包括香港入境處必須立即交待:為何Yuli是無罪之身卻需承受羈留之苦及被遞解?入境處必須改善羈留中心的惡劣待遇問題;香港政府必須停止所有對抗爭者的打壓;香港政府必須尊重外傭的政治自由,包括言論自由、政治參與自由;香港入境署對案件作出解釋及道歉。

聲援被逐印尼傭工作家Yuli集會,貼上Yuli的海報,並展出她採訪反送中運動的攝影作品。(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聲援被逐印尼傭工作家Yuli集會,貼上Yuli的海報,並展出她採訪反送中運動的攝影作品。(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請你講下Yuli被遞解出境的經歷是怎樣。

記者:Yuli在香港工作十年,是一名熱衷寫作及攝影的外籍傭工。在接近半年的反送中運動期間,Yuli由6月初開始成立網媒,走到最前線拍照及寫文章,紀錄香港抗爭者爭取民主的經歷,向同鄉講解運動,對抗媒體和領事館發放的偏頗和錯誤訊息。

9月底,Yuli因未續工作簽證被香港入境處職員上門拘捕,及後獲准保釋,住在原來的僱主家中,期間僱主原意繼續聘請Yuli並替她申請工作簽證續期。11月初她被撤銷控罪,但仍被入境處職員送到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簡稱CIC)拘留,期間受到不人道對待。

事件曝光後, Yuli被入境處拘留29日後,上星期一(12月2日)將她遣返回印尼,無視她的僱主仍願意為她提供居所,以及聲援人士的要求。

協助Yuli的國際家務工聯會亞洲區統籌葉沛渝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全香港約39萬印尼傭工,與Yuli一樣忘記工作簽證續期的情況相當普遍,但是好像Yuli被逐離境的個案不多。

葉沛渝說:這件事是很通常的,因為她們(外籍傭工)日日工作,以及她們緊張的是她們那張合約、兩年的合約,緊張那張合約是因為你要想想那個老闆是不是繼續請(你),還是怎樣。那個簽證通常是一張小貼紙,貼在護照裡,中文、英文,很多時是會疏忽了的,這個是日日都會發生的,全港39萬(印尼傭工),通常是外傭與僱主去入境處解釋,通常都是立即(續)給你的。但是入境處就不知為甚麼,就要拘留她(Yuli),它用的原因就是說她在香港 “無人無物、無地方住”,但是這個不是事實,因為僱主是說了以及事實上是提供住所給她。

聲援被逐印傭作家Yuli集會,設有Yuli反送中運動攝影作品展。(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聲援被逐印傭作家Yuli集會,設有Yuli反送中運動攝影作品展。(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為何Yuli被遞解出境會引起白色恐怖的疑慮?

記者:協助Yuli的國際家務工聯會亞洲區統籌葉沛渝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Yuli被遞解出境有很明顯的白色恐怖,因為她經常穿一身紫色的伊斯蘭頭巾裝扮上前線採訪反送中運動,9月中接受香港《明報》採訪,引起香港各界關注,報道刊出後7日,香港入境處人員就上門拘捕Yuli。

葉沛渝認為,入境處採取行動的時間點及動機,與Yuli積極關注反送中運動有關。

葉沛渝說:其實是很明顯的,因為她(Yuli)是9月中的時候《明報》訪問了她,因為一個印尼傭工為何會走到這麼前,又拍照、即是都不怕死這樣,跟著引起香港人的興趣以及媒體的興趣就訪問她,這樣訪問的時候她都有表達到她支持香港的抗議的,7日後就上問拘捕她了。香港39萬(印尼傭工),你怎樣知道每一個人簽證的情況,實際上入境處是無可能知道的,這個是其中一個我肯定是同她寫作有關,以及她對於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的支持是有關。

被逐印傭作家Yuli拍攝香港反送中運動攝影作品。(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被逐印傭作家Yuli拍攝香港反送中運動攝影作品。(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Yuli事件對其他在香港工作的外籍傭工帶來甚麼影響?

記者:協助Yuli的國際家務工聯會亞洲區統籌葉沛渝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Yuli事件對其他在香港工作的外籍傭工帶來很大影響,很多外籍家庭傭工收到不明來歷的恐嚇資訊,例如要求外籍傭工絕對不可以發表任何政治訴求,令他們不敢在香港參與政治集會。

葉沛渝說:第一她們(外籍家庭傭工)已經不是太掌握發生甚麼事,她們日日上班工作,不掌握、不會看中文,以及不太掌握英文的時候,她們收到的信息很少,跟著又收到這些恐嚇的信息,還有一些領事館經常出一些信息,指示那些工人不要參與任何這些(政治)活動,它們會通知那些移民工在哪裡有甚麼活動就叫大家不要去。所以我現在身邊認識的外傭,就算她是很強的姐妹,她們現在都很避忌、很怕,我有接觸的外傭團體,它們6月有拉它們團體橫額去參與香港(反送中)100萬、200萬(人)遊行的外傭團體,但是它們到今日就已經不能夠再出聲了。

集會展出被逐印傭作家Yuli的作品。(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集會展出被逐印傭作家Yuli的作品。(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大會用長途電話聯絡目前人在印尼故鄉的Yuli,她親身用廣東話講述在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被拘留29日期間,遇到甚麼不人道的對待?

記者:Yuli在長途電話提及,在11月4日的法庭上已經被證實無罪,她以為拘留只是等“行街紙”,可以很快獲釋,但是進入拘留中心之後被要求裸體搜身,令她非常難受。

Yuli說:等行街紙,但是為甚麼要在那裡(CIC)很辛苦,好像不是人那樣呢﹖我們好像、好像我第一日入那裡都嚇死我呀,因為我在那裡它們在紙上說會搜身、搜身不用脫衣服,但是入到裡面,我都要不穿衣服那樣(搜身),我真的、為甚麼我要這樣呢、我真的沒有做錯事啊,我都無做壞事,為甚麼我要、我好像這樣呢,所以這樣嚇死我。

Yuli又表示,第二日被安排看醫生,又再被要求裸體檢查,但是在場的醫生是男性,相關要求違反伊斯蘭教的教義,令她非常難受,甚至抑鬱。

Yuli說:第二日又是這樣,它們要我見醫生,它們說要檢查清楚,它們又叫我脫衣服,但是那邊的醫生不是女人,那個醫生是男人,你知道我們伊斯蘭(教徒)是不可以給男人看(身體),我在那裡兩個星期都好像抑鬱,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那樣,好像不記得那兩個星期是怎樣,因為我覺得很嬲,好似不知怎樣做人,我有3星期在哪裡,我又可以同其他人聊天,他們覺得都是這樣的。

Yuli向她的朋友表示,她每天都受到侮辱性的對待,當中包括針對女性的侮辱。而不管氣溫如何,被羈留人士只能用冷水洗澡。即使冷到病了、長期嘔吐,入境處只向她提供一天一顆藥丸,她亦不知那藥丸是什麼藥。CIC被羈留人士的自由亦非常受限,在香港懲教署的正式監獄裡面,囚犯尚有收音機可以聽新聞,但Yuli在青山灣的入境處拘留中心只能看刪掉新聞報導的無聲電視,不能外出放風透氣,連玩玩紙巾、提出意見也會受懲罰。Yuli表示,她見到裡面有人已經變得精神失常。

集會人士用手機翻譯程式,以印尼文寫留言聲援被逐印傭作家Yuli。(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集會人士用手機翻譯程式,以印尼文寫留言聲援被逐印傭作家Yuli。(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有印尼傭工參與集會,她們對Yuli的遭遇有何看法?

記者:化名B小姐,認識Yuli約一年的印尼傭工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很喜歡Yuli的照片及她寫的文章,但是很擔心Yuli的情況,她很怕再有第二個Yuli,因為在香港擔任公民記者,採訪政治事件而被當局遞解出境。

B小姐說:我擔心有其他Yuli這樣(被遞解出境),你都知道有印尼工人做義工、做公民記者,我怕有其他Yuli是這樣,我希望不要這樣,好像我自己,我都不希望像Yuli這樣(被遞解出境)。

香港市民聲援被逐印傭作家Yuli的名信片。(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市民聲援被逐印傭作家Yuli的名信片。(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參與集會的香港市民為何支持Yuli?

記者:參與集會的香港市民鄺先生寫了名信片給Yuli,他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很敬佩Yuli的勇氣,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仍然敢於發聲,讓她的同鄉甚至國際社會知道香港發生甚麼事,關注香港的人權狀況。

鄺先生說:其實最主要我很想去多謝她(Yuli),就是在香港一個已經是這麼不公平的環境,對香港人都尚且是這麼不公平了,對於弱勢社群例如在這裡的工人姐姐,是更加艱難去生存,在一個這麼艱難的環境,她還要這麼夠膽,肯出來不是為了她們的同胞,還為了香港人去讓世界、讓她的同鄉知道,這個地方有這麼不公平的事情正在發生,我很敬佩她的勇氣。

香港市民梁先生手持標語參加聲援被逐印傭作家Yuli集會,感謝Yuli勇敢發聲,是他的英雄。(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市民梁先生手持標語參加聲援被逐印傭作家Yuli集會,感謝Yuli勇敢發聲,是他的英雄。(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參與集會的香港市民認為Yuli的遭遇是否白色恐怖?國際關注有何重要?

記者:手持英文標語寫上多謝Yuli你是我的英雄,參與集會的香港市民梁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很多謝Yuli勇敢發聲,讓國際社會知道香港的人權狀況。

梁先生說:我自己本身很感激一些人,他可能是來香港工作,讀書也好、旅遊也好,他在香港見證到現在香港發生的事,然後用自己的文字,告訴自己原本土生土長的國家的朋友知道,令到國際社會現在更加關心香港的人道災難以及警暴,所以很感激她(Yuli),覺得她真的是我的英雄。

梁先生表示,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他認為當局驅逐Yuli是違反程序公義,而反送中運動正是要追求民主、公平的社會,他認為香港人不會被嚇倒,會繼續追求反送中五大訴求。

梁先生說:我會見到的就是,政府為了扼殺一些反對的聲音,是不惜破壞它以往一貫的程序公義,以及程序公平性,就是為了打壓這些聲音。我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固然很難過,但是我們見到今次反送中運動,除了要推倒那條(逃犯條例修訂)法例之外,就是嘗試去糾正或者建立一個大家都覺得公平、公義的制度,所以心痛之餘,我們仍然會為了我們追求那個制度的公義去努力。

主持人:9月底在灣仔採訪反送中運動遊行,懷疑被警員以橡膠子彈射傷右眼,導致視力永久受損的印尼女記者維比(Veby Mega Indah),打算向警方提出民事訴訟的最新情況如何?

記者:現年39歲的印尼女記者維比(Veby Mega Indah)9月29日在灣仔電腦城連接入境處大樓的天橋,採訪反送中運動警民衝突期間,懷疑被警員以橡膠子彈射傷右眼,導致視力永久受損,她打算向警方提出民事訴訟。

維比的代表律師韋智達(Michael Vidler)表示,維比認為,事件發生已經超過兩個月,其間曾17次去信要求警務處公開涉事警員身份,但一直被拒絕,維比決定放棄向警方提出要求,日前直接向高院入稟,申請訴訟前的文件披露,要求警務處處長向她的代表律師韋智達提供展示開槍警員身份的文件。案件將於明年1月3日聆訊,預計約需半小時。

韋智達表示,由於維比等候警方已超過兩個月,仍未有任何回應,而提出私人檢控的限期為6個月;加上現在只能假設警方並非調查中,同時亦無信心警方會主動調查案件,因此入稟高等法院,以便在限期內提出私人檢控。

維比要求索取9月29日下午約4時50分在灣仔入境事務大樓天橋通往告士打道的樓梯上,開槍傷及她的警員的資料。入稟狀要求警方交出由9月28日至今,警方保管的所有顯示到該警員身份和警員編號的文件,包括供詞、報告、通訊和電腦紀錄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