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建國史話》第87集: 反對蓄奴極端主義者布朗 (2)


《建國史話》第87集: 反對蓄奴極端主義者布朗 (2)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40 0:00

1859年10月的一天,一小群反對蓄奴的極端主義者在約翰·布朗的帶領下,對一個叫哈珀斯費里的小鎮發動進攻。哈珀斯費里鎮當時還是維吉尼亞的一部分,如今已經劃歸西維吉尼亞。布朗等人奪取了一個槍械廠和一個聯邦軍需彈藥庫,準備用這些槍支彈藥來裝備一支奴隸起義軍。

《建國史話》第86集: 反對蓄奴極端主義者布朗 (2)

1859年10月的一天,一小群反對蓄奴的極端主義者在約翰·布朗的帶領下,對一個叫哈珀斯費里的小鎮發動進攻。哈珀斯費里鎮當時還是維吉尼亞的一部分,如今已經劃歸西維吉尼亞。布朗等人奪取了一個槍械廠和一個聯邦軍需彈藥庫,準備用這些槍支彈藥來裝備一支奴隸起義軍。

1859年時的美國總統是詹姆斯·布坎南。布坎南聽到哈珀斯費里鎮被襲擊的消息後,希望立即採取行動。他下令陸軍上校羅伯特·李率領一批海軍陸戰隊員,奔赴哈珀斯費里鎮。

約翰·布朗手下只有大約二十人,包括他的兩個兒子在內的一些人已經被當地民兵打死。布朗帶著殘餘力量撤退到一個小磚房裡。這次襲擊行動以失敗告終,沒有一個奴隸如布朗預料的那樣,揭竿而起,投奔布朗的起義軍。

就連布朗在行動中釋放的幾個奴隸,也都拒絕參加戰鬥。布朗實在難以理解,這些奴隸到底怕什麼,不敢為自己的自由奮起反抗。布朗等人被圍困在小磚房裡,希望靠人質來保全性命。

羅伯特·李上校寫信給布朗,要求他投降。羅伯特·李上校估計布朗不會和平繳械,所以做好了進攻的準備,只要布朗拒絕,立刻動手,他覺得,這是保護人質性命安全的最佳手段。

不出所料,布朗不肯投降,並表示,他們有權全身而退。布朗話音剛落,羅伯特·李就下達了進攻的命令,海軍陸戰隊隊員在小磚房的門上打開一個小洞,一個接一個地從洞裡鑽進去。

他們跟布朗的手下展開肉搏戰,最終獲勝,將布朗等人捕獲。布朗被俘幾小時後,維吉尼亞州州長和三個國會議員來到哈珀斯費里鎮,希望向布朗問話。布朗在最後的搏鬥中受了傷,嚴重失血,但還是願意為自己的行動做出辯護。

維吉尼亞州州長和三名國會議員問布朗,發動襲擊的錢是哪來的,布朗說,大部分是自己籌措的,不肯說出任何支持者的名字。接下來的問題是,為什麼選擇哈珀斯費里鎮,布朗的回答是,“我們的目的是要解放奴隸,不為別的。”

布朗繼續說,“我覺得你們對上帝和人類鑄下了大錯。我相信,任何人都有權干涉你們的所作所為,解放那些被你們無恥地佔為己有的奴隸。我覺得我是對的。你們這些南方人最好做好準備,問題的解決要比你們預料的來得快得多。”布朗還說,“你們可以很輕易地除掉我,我已經快不行了,但是黑奴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哈珀斯費里鎮受到攻擊的事件進一步加深了南北雙方圍繞奴隸存廢問題展開的激烈爭論。民主黨人說這起事件是共和黨的陰謀,共和黨領袖矢口否認,說這只是布朗一個人--一個瘋子---的個人行為,但他初衷沒錯,那就是,結束奴隸制。

南方報紙對布朗提出譴責。有人說他的襲擊行動是在宣戰。另外一些人要求以盜竊和謀殺罪將他處死。很多南方人表示,所有北方人都要為這次襲擊行動負責,因為所有北方人都希望看到南方出現奴隸起義,而這也是南方人最擔心的。

南方各地紛紛採取措施進行防範,有些地區甚至宣布了戒嚴令。奴隸主威脅說,哪怕黑奴只是看上去要叛逆,就要拷打、絞死他們。對奴隸起義的擔憂讓南方人凝聚到了一處。

多年來,南方有錢的奴隸主一直主張脫離聯邦,以保全自己的生活方式,但是沒有奴隸的南方人反對分裂。約翰·布朗對哈珀斯費里鎮的襲擊改變了這一切。

襲擊事件發生後,南方成了鐵板一塊。南方人一致宣稱,他們誓死保護自己的家園不受奴隸起義的威脅,不受布朗這種人的襲擊。這種情緒在哈珀斯費里鎮所在的維吉尼亞州尤其高漲。

維吉尼亞州居民希望立即嚴懲布朗,讓大家知道,領導黑奴起義的人是什麼下場。可問題是,布朗應該在州法院還是聯邦法院受審。襲擊發生在維吉尼亞州,但是布朗奪取的財物歸聯邦政府。

維吉尼亞州州長決定讓州法院受理布朗一案,因為他覺得,聯邦法院拖得太久。如果不立即將布朗繩之以法,民眾就可能衝擊監獄,把他打死。

當時,布朗被關在距離哈珀斯費里鎮幾公里處的查爾斯鎮。當地法院為他指定了兩名辯護律師。醫生給布朗驗傷後表示,傷勢的嚴重程度不妨礙審判。審判全過程,布朗一直躺在床上。

起初,布朗的律師提出,布朗有家族精神病史,因此佈朗神智不正常,應該無罪釋放。布朗不肯接受這種辯護。律師沒辦法,也只好另覓溪徑,說布朗被指控的三大罪名並不成立。

首先,他不是維吉尼亞州居民,因此叛逆罪不能成立;第二,他從來沒有煽動奴隸反抗奴隸主,所以陰謀策劃奴隸起義的罪名也不成立;第三,他殺人是正當防衛,所以謀殺罪不成立。

布朗一案的審理進行了五天,陪審團最後裁定,布朗被指控的三大罪名全部成立。法官問布朗,在宣判之前有什麼話說。布朗宣稱,他不曾計劃挑起奴隸起義,他本以為,南方各地的奴隸會自覺自願地揭竿而起,加入他的陣營。

然而,布朗的一番話並沒有打動法官。法官表示,他沒有理由懷疑陪審團的有罪裁決,並判處布朗絞刑。布朗的一個支持者試圖劫獄,提出了好幾項計劃,但是最終都沒有落實。

布朗本人並不想跑。他表示,他活著對消滅奴隸制度的價值,遠遠沒有他被絞死對消滅奴隸制度的意義更為重大。 1859年12月2號,布朗被處以絞刑。他的死在美國全國引起了巨大反響。

北方人悼念布朗。曾經有一個人這樣寫道:“過去一、兩個月發生的事情,比已往任何時候發生的事情,比任何反對蓄奴的書籍和資料,對推動北方聯合反對奴隸制產生的效果都要大。”

與此同時,布朗的死讓南方人歡騰雀躍,同時也夾雜了對悼念他的人們的憤怒。美國總統大選前夕,南方人再次誓言捍衛奴隸制,要么就脫離聯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