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年終報導﹕2018年特朗普在“美國優先”外交政策上留下印記


2018年6月1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新加坡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面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56 0:00

特朗普總統在2018年推行的外交政策旨在撼動那些構建了二戰後國際秩序的機構,這些政策充實了他的“美國優先”政治信條。

當美國國務卿蓬佩奧2018年五月取代被解雇的蒂勒森加入國務院的時候,他承諾要把國務院的豪氣找回來,並且承諾要讓特朗普總統的“美國優先”外交政策變得更明確。

帶著這樣的理念,他對那些充滿懷疑的歐洲觀眾說,二戰後的國際秩序“辜負了我們也辜負了你們”。

蓬佩奧說:“當協定被打破,那些不遵守協議的人必須接受質問,協議必須被修訂或者丟棄。協議應該有些意義。”

為此,特朗普總統宣佈美國退出伊朗核協定和巴黎氣候協定,還換掉了很多高級官員。一些分析認為,特朗普重建了一支更加團結在他身後的團隊。

布魯金斯學會的貝林說:“在上任兩年後,特朗普總統如今身邊圍繞著忠誠於他的人,這些人會忠實地執行他的意見。”

特朗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2018年六月在新加坡的峰會還沒有產生具體扎實的成果。

傳統基金會的盧克科菲說﹕“雖然那些會談沒有產生什麼實質性的成果,但事實上,這些會談能夠發生,其本身就是一項成果。“

與他在對北韓外交上所受到的評價不同,特朗普在7月和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會談受到了強烈的批評,很多人認為他在俄羅斯干預美國2016年大選的問題上似乎屈從於普京。

科菲說﹕“毋庸置疑,我會將特朗普總統和普京總統在赫爾辛基的會面稱做外交政策的低點,不僅僅是指今年,而是特朗普政府上任以來的低點。“

最近幾周,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賈瑪爾‧卡舒吉在沙特駐伊斯坦布爾領館被殺一事震動了國際社會。特朗普總統雖然譴責了謀殺,但表示他和重要盟友沙地阿拉伯站在一起。一些分析人士認為,這向世界上的獨裁者釋放了錯誤的信號。

布魯金斯學會西莉亞‧貝林說:“他表示得很清楚,就是經濟利益淩駕于道德價值之上。”

觀察人士預計未來美中兩國可能會因為在貿易、南中國海和網路安全問題上的衝突而出現對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