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武漢肺炎康復者面對心理及經濟問題 促政府設緩助


香港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中)聯同兩名武漢肺炎康復者召開記者會,促請政府設康復者緊急援助金及安排心理輔導等支援。(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武漢肺炎康復者面對心理及經濟問題 促政府設緩助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8 0:00

香港武漢肺炎疫情反覆,衛生署星期三公佈發現兩宗本地感染確診個案,連續23日”零本地感染”紀錄”斷纜”,而且兩個確診個案源頭不明,反映社區有隱形傳播鏈,不排除持續有確診個案,甚至社區大爆發。有武漢肺炎康復者召開記者會表示,擔心出院後可能會”復陽”,亦不能夠即時復工,面對經濟壓力,而隔離治療超過1個月期間亦面對很大的心理壓力。有立法會議員批評港府沒有顧及康復者的心理及經濟等支援,沒有汲取17年前沙士疫情的教訓。

香港衛生署1月23日公佈首宗武漢肺炎確診個案,疫情經過兩波爆發,4月底開始逐步放緩。到即將屆滿28日”零本地感染”前5日,衛生署星期三(5月13日)公佈發現兩宗本地感染確診個案,是一對66歲及5歲的祖母及孫女,她們近期沒有外遊紀錄,暫時感染源頭不明。

香港兩日新增3宗本地感染確診

衛生署星期四(5月14日)公佈,香港新增一宗本地確診個案,是66歲女病人的62歲丈夫,本身並無病徵。香港武漢肺炎累計1,051宗確診及一宗疑似病例。

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主任張竹君表示,再發現源頭不明的確診個案,反映社區有隱形傳播鏈,不排除持續有確診個案,甚至社區大爆發,呼籲市民不要掉以輕心,必須戴口罩、勤洗手,避免人多聚集,做好個人防疫措施。

郭家麒批政府沒支援武漢肺炎康復者

本身是醫生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星期四聯同兩名武漢炎肺炎康復者召開記者會,批評港府防疫措施慢半拍,雖然推出兩輪抗疫基金,但遺漏甚多,對武漢肺炎患者、康復者及相關家庭支援更隻字不提。

本身是醫生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批評港府未有汲取17年前沙士疫情的教訓, 至今沒有為武漢肺炎康復者設立專門診所,亦沒有提供心理及經濟支援。(美國之音湯惠芸)
本身是醫生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批評港府未有汲取17年前沙士疫情的教訓, 至今沒有為武漢肺炎康復者設立專門診所,亦沒有提供心理及經濟支援。(美國之音湯惠芸)

郭家麒表示,2003年3月爆發沙士,社會福利署於同年5月14日,已提及為留醫患者提供心理輔導和經濟協助。港府其後在10月公布成立沙士信託基金,注資1.5億港元,預留7000萬元予長遠後遺症的康復者,每人援助額上限為50萬元。而且醫管局當年亦設立12間沙士康復診所,專門為康復病人提供跨部門長期的康復治療。

郭家麒表示,反觀武漢肺炎疫情發展至今,政府仍然未有提出任何措施照顧康復者。郭家麒表示,目前收到6位康復者的求助,批評港府未有汲取17年前沙士疫情的教訓。

郭家麒說:”總括來講這6位康復者,他們都一致是得不到無論醫療上、經濟上、心理支援,所有的支援都沒有。現在我們見到政府給的支援還差過十幾年前的沙士,即是這個是令我很失望的,因為沙士之後有幾個報告書,而這些報告書、專家的報告書講得很清楚,是需要支援醫學、心理以及其他的需要,十幾年前的教訓,今日的政府可以是完全忘記得一乾二淨,即是我覺得好難相信今日我們香港特區政府那種不作為的情況是多麼嚴重,以及那種無能的情況是多麼嚴重。”

建議政府設緊急經濟援助金

郭家麒表示,綜合康復者心聲及經歷,要求政府實行6項建議,包括政府為患者、康復者、病故者家庭設立緊急經濟援助金計劃,按情況發放援助金;仿效沙士信託基金,成立武漢肺炎信託基金,向身體或心理出現機能失調的武漢肺炎患者發放援助金;為住院患者或康復者提供心理輔導及治療,或安排社工跟進個案;醫管局安排康復者定期覆診及檢查身體機能,對長遠後遺症的康復者制訂長遠治療計劃,由政府援助相關醫療費用;醫管局設立武漢肺炎康復診所,由不同專科醫生及其他部門合作,包括臨床心理學家及醫務社工,專門為康復者提供後續治療服務;康復者出院後一個月內,醫管局為他們提供最少兩次病毒測試,確保康復者沒有”復陽”,讓他們安心重投工作及社交活動。

康復者分享心理及身體後遺症

化名張小姐的武漢炎肺炎康復者在記者會上表示,她是3月底確診的本地感染個案,她形容自己身體原本很健康,突然被宣佈確診感到晴天霹靂、心很不舒服,她分享了武漢肺炎患者心理壓力、身體後遺症及經濟壓力的擔憂。

張小姐說:”身體後遺症方面,我初入院肺有些”花”,整個星期都是發燒,每日要吊鹽水、打類固醇、吃抗生素,要吃抗愛滋、抗沙士的藥物,醫生說可能會影響肝功能,亦叫我半年內都不要懷孕。我住院時間身體都很虛弱,整天都睡在病床上,在想不知幾時才可以康復出院。跟著出院的時候,醫生就說我的肺已經”清一些”,但是沒有說肺部會不會有長遠的後遺症影響。”

化名張小姐的武漢肺炎康復者表示,出院後仍然承受極大的心理及經濟壓力等問題需要社工跟進。(美國之音湯惠芸)
化名張小姐的武漢肺炎康復者表示,出院後仍然承受極大的心理及經濟壓力等問題需要社工跟進。(美國之音湯惠芸)

張小姐表示,康復後身體變差,經常感到寒冷、失眠,家人及朋友也不敢與她見面。張小姐又表示,擔心自己會成為”復陽”個案,因為目前香港已有大約10個出院後”復陽”的個案。她又表示,曾經服用類固醇等藥物,擔憂會有後遺症,例如沙士康復者一樣患上骨枯等。

接受隔離治療心理壓力大

張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3月底有發燒、頭痛及發冷發熱等病徵,入院檢查後證實確診武漢肺炎,入院最初幾日24小時吊鹽水,以及服用類固醇等藥物,但不需要用呼吸機協助呼吸,她入住醫院隔離病房1個多月,到5月初才出院。

張小姐表示,出院後希望有社工跟進,因為一個原本身體健康的人,突然要隔離治療30幾日,是前所未有的經歷,很多心理及經濟壓力等問題都需要社工跟進。

張小姐說:”我另外一個朋友,他那間病房有個姨姨簡直想跳樓,即是想自殺、有自殺傾向,即是她覺得很大壓力,其實有這個病(武漢肺炎)的人很大壓力的都會,知道嗎﹖即是本身你是一個健康的人,是受感染的,你是不是覺得很不開心呢﹖而且我們出院後,護士給你一份東西,即是填寫後有慈善機構向每名確診者派兩萬(港)元(約,但是出院後說派完了。即是因為總(確診)人數,我出院的時候都只是1千多人,不多的,跟著他的意思是這麼快派完了,為甚麼是一半人有、一半人沒有呢﹖”

張小姐表示,確診之前每月收入約1萬3千港元,出院後公司要求她休息到6月才能上班,計及出院後14日病假,即有半個月放無薪假。她又表示,每月繳付5,000元唐樓單位租金,因染病後收入大跌,坦言感到經濟負擔沉重,希望政府為康復者設立經濟援助金支援他們,也希望有關部門可以提供心理輔導及社工協助。

康復者指檢測”復陽”要”過五關斬六將”

另一名化名黃小姐的武漢炎肺炎康復者在記者會上表示,她3月底從海外回港後確診,直至4月底康復出院。她認為武漢肺炎康復最大的問題是”時陰時陽”而且後遺症未明,而且服用蛋白酶抑制劑、利巴韋林等藥物可能影響肝功能。

化名黃小姐的武漢肺炎康復者表示,擔心出院後可能會"復陽", 但是當局沒有積極為康復者提供病毒檢測,她形容相關程序 有如要"過五關斬六將"。(美國之音湯惠芸)
化名黃小姐的武漢肺炎康復者表示,擔心出院後可能會"復陽", 但是當局沒有積極為康復者提供病毒檢測,她形容相關程序 有如要"過五關斬六將"。(美國之音湯惠芸)

黃小姐表示,岀院後對”復陽”感憂慮,曾多次致電查詢,希望當局可為康復者提供病毒測試,但多次致電衛生署及醫管局後,只獲回覆必須由醫生轉介,才可接受測試,形容要”過五關斬六將”。

黃小姐又表示,從新聞報道才得知香港政府為康復者提供”中醫門診特別診療服務”,但政府從來沒有主動向康復者講解,目前只有大埔一間中醫診所提供預約服務,擔心相關服務未能應付需求。她又批評,有部份康復者的經濟出現困難,但政府的資助卻未能為他們提供適切的援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