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訪:世姐參賽人林耶凡談華府驚魂22天

  • 黃耀毅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接受美國之音記者黃耀毅專訪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去年因為被中國拒發簽證,無法參加在中國海南三亞舉辦的世界小姐決賽。今年的決賽在華盛頓舉辦,但她卻受到主辦方嚴密監控,並且不讓她對媒體發言。林耶凡接受美國之音記者黃耀毅專訪,談在華盛頓比賽期間,受到監控的艱難22天,中國對世界小姐的影響,與中國小姐的交流,以及她對中國人權的持續關注。

美國之音黃耀毅:
謝謝林耶凡小姐到美國之音接受專訪。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你好

美國之音黃耀毅:
我們知道這次世界小姐在華盛頓舉辦,你也承受了很多壓力。原本我也邀請你上美國之音節目。但之後主辦單位卻限制你對外發表意見,無法談中國人權問題,差點連《血刃》的電影首映會都無法出席。請談談這幾天你在華盛頓的感想?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實際上是22天了,覺得自從去到加拿大之後,就沒有過這樣的經歷,感覺到在那樣一個很封閉的環境下,基本上沒有什麼人身自由。這種話講起來好像是不是太誇張了,但真的是這樣感覺的,因為很多規定,然後他們也是我剛去的時候,不曉得為什麼就很緊張,鎖已從一開始,就非常的緊張,壓力就很大,所以我吃了很多奶油蛋糕解壓。

美國之音黃耀毅:
你提到這這有很多中方主辦單位的人員前來關切,但其實世界小姐並不是一個中國的組織。請你談談你在裡頭看到的,中國對於世界小姐活動的影響,以及為什麼?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在我來之前就有許多西方媒體就非常有興趣問我,今年你想做什麼?他們就想要我到華盛頓DC來了以後,接受一些採訪。都是很大的媒體,像波士頓環球報和美聯社。當時他們就寄採訪要求,因為我跟世姐簽了個合同,在選舉期間,我需要經過允許,世姐組織允許之後,才能接受媒體採訪。當時就覺得,應該寄了(採訪要求)之後,尤其是這麼大的報紙,世界小姐可能從來沒有哪一個佳麗受到這樣主流的、嚴肅的、重要的媒體的重視,所以以為肯定馬上就會回應。結果等啊等啊,一直都沒等到,但是波士頓環球報已經把他們記者的行程都安排好了。然後29號還是28號,那天晚上他(波士頓環球報記者)到我酒店大廳來見我,當時一直沒有等到世姐的回信,但他來了也就來了,我就下去跟他說,採訪可能不行,那咱們喝杯茶可以。我們就坐在大廳中間,世姐有一個官方人員看到了,我就告訴他,因為他們一開始都不想讓我跟陌生人說話,他們不認識的人,就問這是誰,我說這是記者,他們就很緊張,派了兩個人下來,就是後援了。當時就很氣勢洶洶地告訴我,我在撒謊,說我在胡編。

美國之音黃耀毅:
是主辦方的人?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是主辦方的人。

美國之音黃耀毅:
是中國人?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是西方人。我當時說,我從一下飛機就告訴你們,波士頓環球報馬上就要過來了,我拼命的從短信、從電郵裡頭,全部都告訴你們了。我已經是盡最大努力把這件事放在你們面前,為什麼還這樣跟我說?然後他們就質問我,你跟這個記者聊了多長時間,多少時間、多少秒、多少分鐘都要我講。我說這就是一個朋友,我下來跟他聊聊天,我也不記得多長時間,一個小時吧、兩個小時吧,然後他們開始就說,你在撒謊,你是一個小時還是兩個小時,還要查酒店監視器的錄像。緊張到這種程度,我說我26歲,長這麼大,還沒有被西方人這樣對待過。然後我當時就哭出來了。因為沒有意識到他們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當時波士頓環球報的記者就站在旁邊,他們就把他擋在旁邊。蠻激烈的。那位(記者)先生就一直看著,把所有事情都看下來了,所以他最後寫了一篇專欄,講這個事。上去了之後,他們就說,如果你再違反規定,就會被取消資格。現在你有可能就會被取消資格,但是我們會向上級會報,然後明天告訴你決定。我當時說,我真的沒有想要怎麼樣,這只不過是一個朋友,而且甚至不是一個訪問。波士頓環球報的記者當時就很生氣,就說如果你要我把這件事情寫出來的話,我給你寫。我當時就覺得,也許是誤會吧,也許他們就覺得不是特別信任我,因為去年的事情(被中國拒絕簽證到海南島參加世姐決賽),所以再給他們一些時間,互相了解一下。

然後兩個星期以後,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波士頓環球報,還有華爾街日報,全部都寄了採訪要求,而且不只一次,重複寄好幾次。路透社、美聯社,全世界都在網他們的郵箱裡投採訪要求,沒有一個得到回應。但同時,在我們的餐桌上,就是世姐組織裡頭,三個記者,一個是小米直播,就中國的,還有一個是騰訊。小米直播事實上配兩個人,他們有24小時的採訪權。我們在吃飯的時候,我們在做什麼的時候,他們就拿個手機在一直錄,因為他是FaceTime Live嘛,直播嘛,然後跟中國是隨時直播互動。當時我看到了,就覺得很奇怪,我就跟世姐的人說,OK,我明白你們說你們的媒體部門還沒準備好,但是中國的記者一直都在這裡,這是雙重標準啊!因為西方的主流媒體,不是些花邊小報,都是些大報紙啊。他們就說,我們會讓你知道,一切都要中央控制,你這東西由我們來控制。

所以到有一天,大家忍不住了,同一天華爾街日報、波士頓環球報和紐約時報,都出了一篇文章,就說它這個肯定是故意的。因為德國小姐無意之中也給我看了,她接受德國電視的訪問,那是發生在她來了華盛頓以後。她說我提出申請,他們給我批准了。那就只是針對我啦。所以這件事情,波士頓環球報記者來了之後,他們一直就很緊張,去什麼地方,甚至我用手機,有的時候會把我手機沒收,拿著我的手機就不讓我用,我不給他他就搶。我當時覺得好像在美國出現這種事情,華盛頓DC啊,自由世界的中心啊,我覺得很過分。但在那個情況下,我不是特別想講這件事,畢竟我來的目的不是跟世姐作對,我是來參加比賽的,我有一個自己的論述。他們講“使命之美”(Beauty With A Puspose)是他們的宗旨,那咱們就專注在那上面,所以我一直都在等,一直都在等,看他們能不能給稍微多一點的信任,我不是來這裡製造麻煩的。最後,如果沒有媒體的壓力的話,美聯社也無法採訪到我。

美國之音黃耀毅:
你講到很多媒體試著採訪你,當時美國之音也提了要求,在你來華盛頓之前,我們就跟世姐提要求了,一樣是不聞不問。剛才你也提到,中國的媒體反而能夠自由採訪,都可以去報導。在這次的競選過程當中,你有看到多少中國的影響力,發揮在這次世姐的比賽,或是對主辦方有多大的影響力?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我們那裡一直都有一個中國的工作人員,當時我就覺得,世姐是倫敦的組織,所有的人,包括保安,都是英國口音,本地的人就是兩個,而且還是以前得過世姐頭銜的人,這個中國人在這裡就很突兀,你來幹什麼呢?所以一開始我就過去問他。而且他是在波士頓環球報寫了第一篇文章說我參加競選之後,馬上出現兩個中國人。一個是小米直播的記者,就是24小時直播的,另一個就是這個中國工作人員。

我過去問他,就說“中國人啊?我也會說中文。你是什麼地方來的?”他說他是上海的,他說是世姐在中國的辦公室。我當時想,如果說世界小姐要在每個國家都有辦公室的話,為什麼不能找在加拿大,或美國辦公室的人,就中國辦公室要派一個人到國的競選來。太不合理了。中國記者跟我同一張桌子吃飯、聊天,就像世姐組織裡頭,他們還有工作人員證,其他的西方媒體一律被攔在門外。這就很明顯,為什麼大家(西方媒體)都那麼氣憤。

美國之音黃耀毅:
這感覺是蠻奇怪的。你剛才說世界小姐是有一個宗旨的,你也說過,希望以選美舞台作為發聲平台,來讓世界了解中國的人權狀況。去年你被禁止進入海南島參加決賽,今年又發生這樣的事,據說明年還要再回三亞舉辦,明年你還要繼續參賽嗎?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明年還要回到三亞去舉辦啊?

美國之音黃耀毅:
我看到新聞報導是這樣說。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哎呀,天啊。我現在已經是,離這個越遠越好了。因為一開始是很相信他們的“使命之美”這個宗旨,覺得說人家應該是有誠意,畢竟做了這麼多年了。後來他們在選擇各佳麗的使命的時候,就把我的錄像給排除了。40個里頭選20個,當然我覺得這些女孩都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但不是每個計劃都能夠完美,但很明顯的,這選擇的過程當中,有審查。所以我當時明白了,我當時虎頭虎腦的就以為人家是一片誠意,也是太天真了

美國之音黃耀毅:
所以明年可能就沒希望了?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明年我再也不要了。選美對我來講,我是已經26快27歲了,以前是覺得這個平台很好,可以發聲,現在也達到了自己預期的想法,希望大家都能聽到一些沒有辦法發聲的人的聲音。

美國之音黃耀毅:
之前看到一個報導,你提到今年去台灣的時候,有中國大陸游客認出你來,也知道你在作的事情,你剛才也講了,這兩年來,你累積了發聲平台,講了很多事情,是否達到你們預期效果呢?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我覺得當然是有。就說中國人的話,我記得當時有記者採訪另一個人,講關於我的事情,那個也是一個人權活動家,就說中國人表面上會裝的他恨你,罵你叛國什麼的,但心裡可高興的呢。是不是,心里挺激動的,同胞出來講話,所以我覺得也就是相信自己的同胞,相信自己的國人。

美國之音黃耀毅:
在今年的選美里,我看你跟中國小姐孔敬感情挺好,一塊照些自拍照。她了解你的故事嗎?她對你這樣的處境有什麼樣的看法?你在比賽期間,與中國小姐孔敬有所交流。他對你的處境有何看法?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當時很有意思就是說,那兩個中國工作人員,就是在我把我們兩個的自拍照貼上網以後,基本上第二天就來了。當時我也覺得是不是也是這個原因,因為畢竟人家也是高調的中國小姐。我一開始跟她第一次見面時,我說出中文,她很驚訝,覺得怎麼還有另一個會說中文的人。她自己的英文不是特別好嘛,當時還很高興,說以後有時間多聊聊。但過了兩天之後,我估計他們是不是有告訴他一些關於我的事情,看的出來她就比較疏遠了。我覺得很可惜就是說,在西方這個社會,她出來了,到這了,還可能沒有辦法暢所欲言,或隨心交流,交個朋友都會有壓力。覺得是挺可惜的。

美國之音黃耀毅:
最後兩個問題。之前你說過你的家人在中國還是受到很多壓力,現在情況怎麼樣?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現在情況也是不太樂觀。我爸爸在我去年簽證沒拿到之後,中共的這些喉舌媒體也都在很激動的講一些東西,對他來講壓力是很大。之後他的生意就是處處碰壁,很可憐的。就是銀行也開始告他,生意夥伴也在起訴他,身上官司變的一大堆。我來世姐之後的幾天,有一天他給我寄短信,說自己受不了了。對我來講,當天我壓力很大,這就是為什麼國務院想要約見,想要了解我父親的近況,世界小姐組織一開始不讓我去,國務院的大使寄的邀請喔,他們都拒絕了。然後我衝到他們的辦公室跟他們說,事關我家人,你要讓我去啊。他們才派一個人跟我一起去。

美國之音黃耀毅:
那你剛才也講了,接下來你就不會在世姐繼續參賽了。請介紹一下你其他的工作,以及有興趣的觀眾朋友,可以到哪裡觀賞你的演出?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我本身是個演員。世界小姐這個選美,也是自己抽空出來做,我會繼續演戲。像聽說你們美國之音也有一些工作人員很喜歡看“大褲杈電視台”,我有繼續在拍那個。當然我的經紀人也會安排作一些其他的項目。我現在在作的事情還會繼續做下去,還有很多的演講邀請,覺得挺充實的。希望能夠做得更好。華爾街日報也建議說,會見川普總統,我覺得也是很好的主意呀!

美國之音黃耀毅:
那祝你一切成功順利,也希望你家人都平安。
加拿大小姐林耶凡:
謝謝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