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港大學生會街站籲杯葛全民病毒檢測 專家及市民質疑成效遠遜預期


鄭凱盈(左)及一名成員9月5日呼籲市民杯葛全民檢測。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47 0:00

香港新冠肺炎全民病毒檢測踏入第5日,至今只發現了6宗新增確診陽性個案。專家認為,此舉成效低,估計每宗確診個案成本高達數以百萬港元計。香港大學學生會則呼籲全民杯葛檢測;有拒絕檢測的市民質疑成效遠遜預期下,當中涉及利益輸送。

由香港政府推動的新冠肺炎病毒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簡稱全民檢測),目的在於找出社區無病徵隱形患者,盡快截斷社區傳播鏈。多名專家表示,要達到相關目的應該配合封城或者社區隔離令,否則成效將會減低,不過,港府表示,按現實情況難以實施封城或者隔離令。

全民檢測第5日發現6宗新增確診個案

為期7日的全民檢測首階段由星期二(9月1日)開始,星期六踏入第5日,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星期六在例行記者會公佈,新增7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是7月初爆發第三波疫情以來單日確診新低數字,全部是本地感染,當中有兩宗由全民檢測發現,累計確診增至4,858宗,共有6宗新增個案來自全民檢測。

當局沒有為全民檢測的人數設定目標,只是表示愈多人參與愈能夠有效找出社區隱形患者。有專家估計,以全香港超過750萬人口計算,有300至500萬人參與全民檢測,相關結果才算有代表性。

專家指全民檢測成效低

香港大學生物醫學學院教授金冬雁表示,現時已過了疫情高峰,而且不是所有人參與檢測,而即使染疫,亦可能因潛伏期等因素未必驗到,所以全民檢測成效低。

金冬雁擔心,全民檢測會給予公眾假希望,認為陰性結果便可放鬆防疫。他又表示,假設全民檢測一個檢測成本以港幣100元計算(約13美元),如果有100萬人檢測就需要1億港元(約1,300萬美元),全民檢測首兩天約有13萬人完成檢測,只找出兩宗新個案,即使最終每10萬人找到兩宗個案,已相當於找出1宗確診個案成本高達500萬港元(約65萬美元)。

港大學生會街站籲杯葛全民檢測

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鄭凱盈及兩名成員星期六中午在銅鑼灣擺街站,派發傳單呼籲市民杯葛全民檢測,要求全面封關,源頭堵截帶病毒人士入境。

鄭凱盈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全民檢測有政治目的,港府引入中資化驗機構華大基因,檢測資料則儲存在中國電信承辦的政府雲端系統,港人DNA等私穩有被送中風險,甚至有可能配合港版健康碼等政策,限制異見人士的人身自由。

香港大學學生會成員(左)9月5日中午在銅鑼灣派發傳單,向市民講解杯葛全民檢測。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香港大學學生會成員(左)9月5日中午在銅鑼灣派發傳單,向市民講解杯葛全民檢測。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鄭凱盈說:“如果這個全民檢測做到一個很大規模的程度的時候,這個政府很可能是會落實健康碼的,即是說他們可以透過檢測的結果,...去限制,可能是他們(政府)認為的異見人士的人身自由。"

質疑當局塑造中國抗疫英雄形象

香港政府星期四(9月3日)公佈,第三批中國核酸檢測支援隊200人抵達香港,目前有接近420名支援隊成員在香港,比原定的60人多出7倍,中國衞健委表示,會按香港的需要再協調籌組更多支援隊人員到香港。

鄭凱盈表示,其實香港醫護人員已經付出很多心力應付疫情,擔心港府及北京藉疫情引入大批中國醫療人員到香港,刻意塑造所謂抗疫英雄的形象。

鄭凱盈說:"但是其實真正能夠對付到這個武漢肺炎的,是我們香港人的醫療團隊,亦都是香港人去自律,自己願意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等等,絕對不是它說運了200個(中國)醫護過來就可以覆蓋到。"

檢測人數遜預期反映對港府不信任

港府公佈截止星期六中午11時半,超過100萬人網上預約登記參與全民檢測,鄭凱盈表示,反應比港府預期差,反映港人主流民意並不支持全民檢測,亦是對港府的不信任。

鄭凱盈說:"我不會說沉默大多數就代表一定是反對政府,但是真的相信這次的全民檢測的人,其實社會上真的佔少數的,而且如果你講是就其他方面,譬如可能政治、或者社會因素這樣,其實在過去這一年做的很多民調,其實都反映到,那邊才是大多數。"

國安法下反全民檢測有政治壓力

記者問及,141個全民檢測中心,超過1半是以往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站,港府容許市民在這些地方排隊以及除口罩進行檢測,但是以疫情為由押後原定星期日(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一年,港大學生會會否要求港府盡快重啟立法會選舉﹖

鄭凱盈表示,港大學生會希望重啟立法會選舉,但是在港版國安法之下,未有計劃任何實際的行動。她坦言,這次杯葛全民檢測的街站,事前亦不斷收到警方致電,希望學生會取消;特首林鄭月娥亦將反對全民檢測扣連到反北京的政治目的,使學生會感受到相當大政治壓力,但是他們仍然堅持要擺街站。

鄭凱盈說:“所以其實對於香港人的打壓是十分之嚴重,或者甚至是一些口號現在都不能夠講了,其實它以言入罪這件事,以前香港是很少會這麼明目張膽地進行,但是有了國安法之後,其實就算在校園入面,或者我們討論的一些集會、論壇等等,其實都要考慮這個因素,都會有不少人因為這樣而怕了去發聲。”

市民不信任港府及共產黨拒檢測

拒絕參與全民檢測的香港市民蔡先生及馮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主要是由於不信任港府,加上引入中資檢測機構,更不信任共產黨,擔心DNA被送中。

蔡先生說:“你看到它(港府)過去一年多做很多事情大家都信不過的,大多數香港人的心聲都是這樣。”

記者:“會否擔心大陸檢測人員來香港﹖”

蔡先生說:“更加信不過共產黨。”

馮小姐說:“這個不用問了,大家都心照。”

退休公務員質疑利益輸送

65歲的退休公務員吳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拒絕全民檢測主要是認為特首林鄭月娥的出發點不是為香港人好,他質疑引入華大基因等中資檢測機構,主要是利益輸送。

吳先生說:“因為林鄭月娥她一切的做法,她不是為香港人好的,她早不肯封關,加上她現在用一些大陸公司,她最主要是利益送,.... 這個林鄭月娥這個沒有民意的特首,是陷害香港的,因為她知道幾百萬人是反對她,現在可能不止了,她死賴不肯走。”

多名軍裝警員9月5日中午在港大學生會擺街站,派發反全民檢測單張前,截查負責街站的港大學生會成員。(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多名軍裝警員9月5日中午在港大學生會擺街站,派發反全民檢測單張前,截查負責街站的港大學生會成員。(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吳先生又表示,負責檢測的中資華大基因子公司華昇最初估計每日可以完成30萬個樣本,但是目前只能每天完成約5萬個,成效遠遜預期。他又質疑華大基因的病毒檢測劑質量有問題,被瑞典政府發現有超過3,700宗假確診個案 。他認為港府今次全民檢測是幫中國清走一批不合格的檢測劑,甚至涉嫌串謀行騙。

吳先生說:“我覺得官商勾結,加上這個可能是一個串謀行騙來的,即是ICAC(廉政公署)其實是已經滅亡了、沒用了,其實ICAC應該主動介入調查,這個是錢就給了......政府要解釋,還有應該要拘捕相關的官員、拘捕相關的公司負責人,這個串謀行騙是很嚴重的事情來的。”

市民受公司壓力可能被迫檢測

在一間大機構工作,化名A小姐的香港市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擔心參與全民檢測有DNA送中等風險,但是近日不斷受到來自公司高層主管的壓力,擔心如果不參與檢測可能會影響工作,甚至擔心被公司藉詞解僱,可能在不情願之下都要參與全民檢測。

A小姐:“我想不到的就是會正式出email(電郵)通知大家,建議吧不是通知,是建議、很強烈地建議大家要去做這個(全民)檢測,也不只一天發一次(電郵),好像給大家(員工)壓力,變成是無需要這些白色恐慌。”

聶德權指單看幾日數字不能判斷成效

負責全民檢測計劃的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星期五宣佈,延長4天至下星期五(9月11日),視乎需要有可能再延長,但是最長不會超過兩星期。

聶德權星期六在社交網站帖文表示,市民關注全民檢測效益當然是可以理解的,但很難單看幾個數字便判斷效益高低,有人或許會認為,目前為止普及社區檢測看似只找到4名無病徵的確診患者,但無法估計假如這4人遲了幾日發現受感染,會造成甚麼影響。他又表示,港府會繼續盡最大努力,解說清楚,讓市民釋除疑慮,亦能明白更多計劃的目的和出發點,開支等相關資料會待計劃完結後向公眾交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