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白宮記者手記- 新冠疫情下的白宮電視記者新常態


特朗普總統與白宮記者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7 0:00

白宮新聞室向來在簡報會時擠滿了爭相發問的記者,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國蔓延之後,如何在狹小壅擠的空間內一同工作,對記者們形成了挑戰,也改變了白宮記者們,尤其是電視台記者們的工作常態。 3月10號開始,白宮西廂的記者室也放置了消毒洗手液。

白宮記者協會(WHCA)從3月17號發布自律規定,為了讓大家在採訪的時候能夠保持安全的社交距離,只有當天輪值的記者才進入白宮,每家媒體也限制進入人員;當白宮新型冠狀病毒工作小組進行簡報時,記者們隔著一個位子坐,保持社交距離。 3月23號,一名白宮記者出現疑似新冠肺炎症狀,白宮記協通知會員,進一步削減進入白宮的記者人數,而簡報時的座位,更限縮成一排只能坐兩個人。宣佈疑似病例當天,各家白宮記者都忙著計算是否曾與那個人有所接觸,何時接觸。我自己曾在3月9號,由特朗普總統親自主持的新冠疫情簡報會上,與那位記者接觸過。不過那位疑似病例記者最後一次進入白宮採訪,則是3月18號。 23號當天白宮官員宣布特朗普總統與彭斯副總統檢測皆呈陰性。

4月1號,白宮記協宣布該為疑似病例的檢測結果呈陰性反應,各家記者都鬆了一口氣。

有好幾家排到輪值的媒體跟記者,為了自身的安全,或是曾經有過與新冠病患的接觸史,自願退出輪值。福克斯商業台白宮記者愛德華茲.勞倫斯告訴我,他們整個台決定不進入白宮,所以他已經在家工作幾個月了。在外國媒體方面,其本國已經受到疫情嚴重影響的日本媒體記者們,三月多就已放棄進入白宮擔任外媒輪值機會。韓國記者樸貞妮打電話跟我討論金正恩生死之謎時,告訴我她曾經試圖進入白宮去詢問朝鮮議題,但被特勤局擋下。

在白宮新聞簡報室當中,一開始只有幾位攝影記者戴口罩,到現在所有記者都戴上口罩。我在白宮外面幾次遇到白宮官員與工作人員,他們都沒有戴口罩。不過從特朗普總統的貼身侍衛官,副總統辦公室新聞秘書凱蒂米勒(Katie Miller),以及多位特勤局幹員都確診後,從5月11號星期一開始,白宮規定進入白宮西廂工作時需要配戴口罩。白宮也宣布,會與特朗普總統有近距離接觸的人,都將接受病毒檢測。而排到輪值的白宮記者們,在進入白宮前在門口要量體溫,進去之後更要接受新冠病毒的快速篩檢。而為了確保各家媒體還能繼續報導白宮新聞,當天沒有在輪值表當中的記者們,可以將問題先提交給輪值記者,由他們代表向官員們提問。

由於新冠疫情造成的各種限制,對於必須出鏡的電視記者們,尤其形成挑戰。一方面由於願意進入白宮的人員減少,增加攝影記者與文字記者配合的難度,一方面為了保持社交距離,也不能像以往一樣,好幾位記者摩肩擦踵、排排站做電視連線,於是包括各大電視網的白宮記者們,許多都改在在白宮外面錄影。美國廣播電視公司(ABC)的首席白宮記者,同時也是今年白宮記者協會主席強納森.卡爾(Jonathan Karl),就是其中之一。

而包括我在內,許多電視台記者則是準備好素材之後,才到白宮外頭出鏡。為保持社交距離,這些平常在白宮當中遇到會聊天的記者們,現在都帶著口罩,點頭致意。有趣的是,一次我結束錄影,一旁正準備錄影的德國公共廣播聯盟(ARD German TV)的華盛頓辦公室主任史蒂方.內曼(Stephan Niemann),忽然用中文跟我討論起當天新聞;原來他曾任德廣聯駐中國記者長達7年半,兩人就保持著六呎以上的距離,大聲交談

而比起在白宮新聞室內做電視連線,只有一個人同時擔任文字跟攝影的我,經常遇到意外情況。無論是刮風。

有時也會遭遇高舉牌子、高喊口號的抗議者,也曾遇到跑來對我大吼“假新聞!”的人,除了跟他們保持安全距離,也必須保持鎮定,繼續做完電視報導。一次我與德廣聯的內曼同時準備電視錄影,有人開車經過,搖下車窗,對著我們大喊:“感謝你們在此時此刻所做的一切!”。也曾遇到慢跑的美國民眾看到我手持美國之音的麥克風,特地停下來,表示曾擔任軍人的他,知道美國之音的重要性。也有一位美國女士更要求合影。這些都讓在新冠疫情蔓延之際,需在不可預測狀況中工作的記者們,感到欣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