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擬調查中國運動員系統服用興奮劑

  • 美國之音

上世紀80年代,薛蔭嫻(左)和中國體育代表團,中間穿白色T卹者為李寧(受訪者提供)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正在調查德國一家廣播機構有關中國運動員在上世紀80和90年代系統性服用興奮劑而獲益的報導指稱。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星期一表示,“這些指稱是前中國國家隊隊醫薛蔭嫻透露出來的,據稱她在存在問題的幾十年裡,為幾支中國國家隊服務”。

最近與兒子、兒媳一道來到德國並正在尋求政治避難的薛蔭嫻告訴德國ARD廣播機構,受到中國使用興奮劑政策影響的運動員超過1萬名,一些人當時只有11歲,任何反對服用興奮劑的人都被認為是“國家的危險。任何對國家構成危險的人現在都在監獄中”。

據薛蔭嫻今年8月底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透露,上世紀70年代末中國掀起的那場國家倡導的興奮劑熱潮打破了她一帆風順的人生。

根據薛蔭嫻的回憶,1978年國家體委在一次會議上首次提出了興奮劑的問題。她說:“78年10月11日在大會上講的,說興奮劑是給病人用的,但國外興奮劑用在運動員身上了。我們國家運動員為什麼不能用?你們也應該用。”

即便是幾十年前的往事,薛蔭嫻也能隨口說出發生在何年何月,這得益於她從醫以來便開始記錄的工作日記,一共記了68本。

薛蔭嫻說,當時國家體委訓練局的一把手李富榮也支持使用興奮劑,“他這個獨裁專政啊,比有些國家領導人還厲害。反對他就是反對政府,反對他就是反對黨。他自己私下成立興奮劑小組,組長就是去法國學習回來的陳章豪。”

薛蔭嫻對德國廣播機構ARD表示,她在1988年漢城奧運會前,由於拒絕讓一名運動員服用興奮劑而失去了自己在國家體操隊的工作。她說,自從2012年她首次爆料中國體育界集體使用興奮劑以來,她在北京一直感到不安全。

薛蔭嫻告訴美國之音,過度服用或註射興奮劑會嚴重損害人體的肝、腦、心臟功能,女性可能變性, 不再生育,男性也會出現性功能萎縮。可是陳章豪和李富榮不以為意,用“特殊營養藥”、“大力補”這樣名號將興奮劑在全國各地四處推廣,連少年體校也沒能倖免。

薛蔭嫻對德國ARD廣播機構說,“在1980和1990年代,中國國家隊運動員廣泛使用興奮劑,由於服用興奮劑,中國運動員在國際賽事中奪得大量金銀銅牌。所有這些獎牌都應當收回”。

2008年北京奧運會金牌得主、中國女子48公斤級舉重冠軍陳燮霞,她的金牌後來被收回,因為服用興奮劑。
2008年北京奧運會金牌得主、中國女子48公斤級舉重冠軍陳燮霞,她的金牌後來被收回,因為服用興奮劑。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表示,將調查“那些年後這套體係作法是否仍然盛行”。該機構表示,第一步,要讓該機構的“獨立消息來源和調查隊伍啟動調查進程,以蒐集和分析與外界的伙伴協調後獲得信息”。

中國女子游泳運動員陳欣怡(資料照片) 。陳欣怡在藥檢中被查出呈陽性,被確認為興奮劑違規而取消裡約奧運會參賽資格。2016年12月10日,國際泳聯開出罰單,她被禁賽兩年。
中國女子游泳運動員陳欣怡(資料照片) 。陳欣怡在藥檢中被查出呈陽性,被確認為興奮劑違規而取消裡約奧運會參賽資格。2016年12月10日,國際泳聯開出罰單,她被禁賽兩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