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藝人將受輪訓 文娛界被期待怎樣的“清朗”?


中國演員范冰冰。
藝人將受輪訓 文娛界被期待怎樣的“清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0 0:00

上星期,中國文化和旅遊部召開會議,抨擊文娛領域的高片酬、逃稅和“飯圈”等,稱這些“亂象”“影響文藝事業健康發展”,並將“開展從業人員輪訓”。隨後,“中國演出行業協會”聯手微博、騰訊視頻、優酷和B站等14家平台,發起《構建清朗網絡文化生態自律公約》,標誌著文藝界與網絡平台高調合作,致力“清朗運動”。

那麼,中國文娛界被期待怎樣的“清朗”?這個領域是否真的“亂象”頻出?這些所謂的亂像是社會現實的表現還是根源?

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合作研究員郝建認為,中國的文藝輸出本質上是一種宣傳教化活動,大眾沒有自由選擇的權力。這次的所謂“整頓”其實是一個語焉不詳的整頓。

他說:“本來娛樂包括文藝,它的創作和生產其實也是重要的生產力。它生產的東西,按照馬克思理論講,最重要的東西就是人的再生產。但是中國的文藝創作和欣賞從來都不是大眾選擇,從來都不是大眾決定。實際上我們主旋律的政府的政策、報紙、媒體永遠強調的是宣傳、灌輸、教化、導向。你聽這個詞就不是讓你去自由選擇的,不是強調你的欣賞的,而是一個宣傳教化活動。在政府官員和整個政策導向中,把文藝的輸出跟社會現實變成了一個配方、圖解的關係。其實在我這種不可救藥的自由化分子來看,文藝絕不是簡單的'春播一粒種,秋收萬石糧'的投入產出關係,不是一個簡單的播種收穫關係。如果那樣的話,中國的事好辦了,中國共產黨和政府教化老百姓70多年了,中國應該早就六億神州盡舜堯了。我還是認為應該是一個大眾的文化,大眾文化就是大眾的選擇,自由的選擇。按照這種觀念考慮,我覺得這次的所謂'整頓'是一個語焉不詳的整頓。”

旅德資深時政評論作家長平認為,與西方不同,中國沒有為罹患名人崇拜綜合症的人提供心理諮詢和治療,而是採取社會運動的方式進行整治。整頓的目的就是要控制社會、統一思想,只能崇拜最高領導人。

他說:“名人崇拜綜合症在西方甚至在更貧窮的國家都有。名人崇拜表現為對名人強烈的、衝動的感情,嚴重的會達到病態的程度,甚至出現與名人有關而且無法控制的行為和幻覺。這種情況需要進行心理治療,這一點中外並無不同。不同的是,中國社會沒有給這些人提供心理諮詢和治療,而是採取社會運動的方式進行整治。當然其中大部分粉絲並沒有達到要治療的程度,更沒有達到要用社會運動或法律來製裁的程度。如果一個人真的有名人崇拜綜合症,應該由他和醫生一起檢查,確定怎樣治療。是個人和醫生之間的事情。但是在中國,有文化部、廣電總局、網信辦等行政部門發起整個整治運動。這是將絕大部分正常的娛樂愛好或者多元審美和多元社交活動一起打壓。而且將運動政治化,不准崇拜明星。背後實際上是要控制社會、統一思想,不准崇拜別人,只能崇拜領袖。”

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合作研究員郝建表示,當局這次發起的“清朗運動”沒有明確的標準,也沒有正式的文件,而是以“電話管理”的方式,這使得很多藝人不得不“臥倒”。

他說:“他們不知道標准在哪裡,不知道什麼叫所謂'低俗',不知道封殺的指令來自哪個方向。現在我給它起個名字叫'電話管理'。業內的人都知道很多情況都拿不到正式的文件。一個電話什麼什麼東西下架了,哪一類的書不要出了。甚至有的是講課老師,有的是脫口秀,包括說相聲的郭德綱,一天到晚都發牢騷說人家罵他低俗要取締他。現在整體的狀況,大家有時候會用一個詞'臥倒'。所謂臥倒就是在亂槍之下、高壓之下,謹慎小心。”

旅德資深時政評論作家長平認為,中共當局對中國文藝圈發動所謂“清朗運動”的最終目的仍然是加強自己的統治。

他說:“這個政權要達到什麼樣的目的呢?其實它不在乎清朗不清朗,它沒法在乎清朗,就是在乎它能控制,其它都是藉口。所謂亂象,甚至所謂愛不愛國、傳統文化不傳統文化,甚至分裂不分裂,都不是重點。重點還是集中在這所謂的清朗文化圈有沒有有利於它的統治。如果不利於它的統治,可能還會發動文化大革命,搞得更亂。”

(美國之音記者尹暄對本文亦有貢獻)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