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強拆抗爭者兩會期間遭維穩 被困鄉政府吞大量安眠藥


資料照:強拆抗爭者李煥君身穿寫有“我是訪民 向我開槍”的上衣保衛家園。 (2015年5月18日)

“兩會”閉幕前夕,也是政治敏感期,安保持續緊張。北京市丰台區南苑鄉石榴莊強拆受害者李美青在被維穩人員威逼恐嚇的情況下吞服大量安眠藥,被送醫急救。她的妹妹是五年多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美時攔車喊冤的李煥君。堅持維權多年的李美青兩會期間服用大量安眠藥被送醫急救,引起眾多維權人士和海外媒體關注。

李煥君:姐姐服毒前後都遭非法監禁

北京石榴莊強拆抗爭者李美青(李煥君推特圖片)
北京石榴莊強拆抗爭者李美青(李煥君推特圖片)

流亡美國的新公民運動成員李煥君3月10日對美國之音表示,她姐姐李美青一天前在北京市南苑鄉政府吞下一大把安眠藥片。她是在失去自由的情況下,受到維穩人員施壓、威嚇和刺激才這麼做的。

據李煥君介紹,在北京堅持維權抗爭多年的李美青每到政治敏感期都被維穩監控,有時被帶到外地數日後再放回。這次兩會之前,李美青逃離居住地,兩天后被地方當局抓回監禁起來。

據了解,李美青服了大量安眠藥後被送到南苑醫院洗胃急救,脫離危險後送到307醫院檢查,之後又回到南苑醫院。李煥君說,李美青獲救後第二天仍然昏昏欲睡,頭暈目眩,渾身無力。

國之音記者試圖聯繫仍在醫院病床上李美青,她的手機接通後不講話。據李煥君說,她姐姐的病房內有警察和保安看著她。

石榴莊村黨支部書記徐萬超的手機也是接起將近一分鐘,對方沉默不語。美國之音隨後撥通南苑石榴園派出所電話,接電話人員稱沒聽說,也不了解李美青的情況,但是會向領導報告記者來電。

李煥君表示,她們家遭強拆以來,她和姐姐李美青受到過種種磨難,其中包括毆打、凌辱、肉體傷害和精神折磨,都挺過來了。她說,她和李美青也曾約定絕不輕生、絕不放棄,這次顯然是李美青被逼急了才導致服安眠藥事件。

敏感時期維穩升級

近二十年來,每年中國舉行人大政協兩會、黨代會或者六四周年紀念日等政治敏感時期,當局都是高度緊張。異議人士、維權人士、人權律師、訪民、法輪功修煉者以及一些自由作家、藝術家等所謂敏感人物都面臨當局的穩控措施,這幾乎成為常態。

李煥君原來是一位幼兒教師。她家的住房2012年在她被行政拘留期間遭到強拆。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期間,當時37歲的李煥君和姐姐李美青被其戶籍地警察關在長辛店一個“黑監獄”數天。當年除夕夜,李煥君先後到天安門和中共中央領導人辦公地點中南海新華門,含淚向習近平“拜年”,陳述自己的冤情。

在美告洋狀 攔習總車隊喊冤

資料照:強拆抗爭者李煥君身穿寫有“我是訪民 向我開槍”的上衣保衛家園。 (2015年5月18日)
資料照:強拆抗爭者李煥君身穿寫有“我是訪民 向我開槍”的上衣保衛家園。 (2015年5月18日)

李煥君表示,她在北京維權多年無果反而遭受殘酷迫害,因此她不得不流亡美國“告洋狀”。她說:“(村支書)徐萬超原來就說過,'愛上哪告上哪告,上聯合國告去。'這是他給我指點的路啊。所以我就到這邊,到聯合國,到這來找主席來告。”

李煥君來到美國後,不僅到聯合國表達訴求,而且在2015年9月26日華盛頓攔下習近平車隊喊冤,遞交了訴狀,成功演出了現代版的“民女攔駕鳴冤”活報劇。

李煥君回憶說,當時護衛的摩托車隊剛過去,她就從路邊衝到車隊前面,整個車隊都停下,警察跑來把她撲倒拖走,差不多有5分鐘。車隊開走後,有兩名隨行人員過來找到仍在事發地點的李煥君和試圖攔車喊冤的其他中國人,表示領導讓他們來了解情況,收下了李煥君準備遞交的訴狀,並稱將向領導匯報,跟下面協調解決。

流亡美國的人權捍衛者李煥君觀摩美國選舉活動(李煥君分享圖片)
流亡美國的人權捍衛者李煥君觀摩美國選舉活動(李煥君分享圖片)

談到為什麼要攔截官府車隊、驚動遠道而來訪問的習近平,李煥君說:“我就想把訴狀直接交到他手裡。要他知道我的訴求,知道中國老百姓有多苦,北京市燈下有多黑。讓他調查調查。習近平反貪反腐,懲治惡霸村霸,這都是他做的呀!我就希望他把天子腳下先給整治一下。你自己腳下都整治不干淨,你還整治其他地方?”

不過,李煥君表示,訴狀遞交以後,她反映的問題至今沒有解決,而且石榴莊村委會還變本加厲,停發她和所有家人工資,停止她全家醫療保險等各項保障,連她女兒赴美跟她團聚也遭當局“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禁止。

這位流亡美國的北京維權人士表示,她對中共最高領導人收下狀子以後沒有任何答复而感到失望。她說:“杳無音訊,習近平等於是中國最大的、number one的領導了吧?都解決不了我們小老百姓那麼一點的問題。不知道說他什麼好了。”

兩會維穩 訪民被抓

每當北京兩會政治敏感期來臨之際,當局都對各地訪民採取圍追堵截和強制遣返等維穩行動。今年兩會被看作是中共20大權力最高層換屆之前人事佈局的重要一環,當局明顯加強了維穩措施。

因強拆失去房產而維權多年的江蘇訪民吳小燕對美國之音表示,2月26日(元宵節)11時半左右,她被蘇州市滄浪派出所便衣警員姚順等人非法綁架,當時她正在北京市靈境胡同附近人行道上正常行走。吳小燕曾因上訪被毆打致流產,還因揭露地方官員惡行而被下崗失業。

元宵節當天下午,遼寧維權者姜家文兩會前在北京被截訪。姜家文曾數十次被抓,遭囚禁,送勞教,但仍堅持維權上訪,在中國維權群體中有“被勞教冠軍”稱號。

兩會臨近之際,曾先後六次被送精神病院的退伍軍人朱永健告訴美國之音,他準備去北京見律師,但在蘇州北站遭蘇州胥口街道信訪負責人馬文國和派出所領導等人暴力攔截。當晚近10點才從胥口派岀所被送回家,住房四周出現多名身份不明人員盯守。

評論:高壓維穩=埋下火種

近二十年來,中國各地因房屋開發和農村城鎮化等建設項目而促使房地產經濟迅猛擴張,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都市及其周邊地區房市價格節節攀升,徵地拆遷引發的經濟糾紛和分配不公的矛盾成為重大社會問題。

中共黨媒央視多年前就推出長篇專題報導指出,“在中國基層,徵地拆遷和信訪這兩項工作都被稱為“頭號難題”。這兩個“頭號難題”又往往交織在一起。”

資料照:獨立學者楊子立
資料照:獨立學者楊子立

流亡美國的獨立學者、時評人楊子立認為,中共當局慣用的敏感期維穩升級手段只能靠高壓和嚴酷管控取得一時的表面平靜,實際上是在埋下仇恨和動亂的種子,相當於飲鴆止渴。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如不妥善解決強拆當中賠償不公的難題和從根本上化解這種影響廣泛的經濟矛盾,一味高壓維穩必然難以為繼,積累的矛盾有一天必然爆發。

“因為人民不相信政府了,你損害了他們的利益。”楊子立說,“他們把這種矛盾埋藏在心裡。這種討厭政府、痛恨政府的心理狀態會擴散開來,而且不會消失。甚至這種(受害)家庭,一家一家的這種矛盾會遺傳到下一代。這樣就會播下更多不安的種子。像楊佳這樣的事出現肯定不是偶然的。”

去年夏季以來,僅北京市近郊就有多處小產權房別墅區在業主集體抗議沒有賠償的情況下遭強拆。其中懷柔區水長城老北京四合院小區和昌平區香堂文化鄉村的業主在阻擋強拆人員時呼喊,“除非你們踩著我們屍體過去”,“這個政府古今中外空前絕後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