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律師聯署譴責徐純合案謝陽律師南寧被毆重傷

  • 海彥

慶安徐純合被擊斃案代理律師之一的謝陽被毆打成重傷(博訊圖片)

慶安徐純合被擊斃案代理律師之一的謝陽被毆打成重傷(博訊圖片)

與謝陽律師代理同一承租建材市場糾紛案的廣西覃永沛律師,星期一中午向美國之音講述說,南寧北部灣建材市場希望毀約的出租方僱用的“黑社會”人士,多天來一直到建材市場搗亂,試圖趕走承租方的公司。而星期天下午4點左右,約5、60人再次來到建材市場鬧事,報警後警察來到,查看了星期六趕赴南寧的謝陽律師證件,對其身份有所了解。

覃永沛律師說,晚上9點多,又有約100多不明身份的人前來攻佔建材市場,其中許多人拿鐵棍和砍刀。報警後,警察40多分鐘後來到。覃永沛表示,沒有調解或帶走任何人的警察走後不久,看到臨近午夜,他便離開幾分鐘去安排住宿,他剛走,這些不明身份的人又回來,持械毆打謝陽律師及其當事人,結果謝陽多處受傷,小腿被打骨折,另外幾位當事人也受輕傷。

覃永沛律師趕回撥打南寧市公安局報警電話幾十次,都無人出警,到謝陽等人12點半被送到醫院,也沒有見到警察的影子。

覃永沛律師表示,以前發生過一些商業糾紛案件出現暴力的情況,但毆打代理律師的情況很少發生,令人感到奇怪。

他說:“這個情況我認為比較惡劣,這個情況。他不管什麼人都打,我估計呢,謝陽不排除有別的可能。你說打,他只是打那個當事人,律師被打以前我們這裡沒有發生過。而且我們報警報了上百次。問題現在,他這麼搞,確實也搞不明白。”

由於謝陽律師是不久前發生的轟動海內外的黑龍江慶安訪民徐純合被擊斃案,代理徐純合母親調查真相,並控告央視的主要代理律師之一,因此,網上有人懷疑謝陽律師被毆打至重傷,是遭有意報復警告。但是,目前很難找到證據能夠證明這一點。

不過,人已住院的謝陽律師星期一上午接受美國之音詢問時表示,在那些持械不明身份人士動手毆打前,他幾次解釋說,他只是律師,依法代理案件,而那些人動手後,首先攻擊的目標則是人在更裡面位置的他,而同在現場的廣西律師吳良述則沒有被打。另外,他的6位當事人也是在暴徒要求他們離開現場而沒有離開後才被毆打的。

謝陽律師說:“當時有兩個律師,一個是我本人,還有一個是吳良述律師,他沒有被打,我被打了。我個人認為,我們不能夠排除,就是我有幫忙的那個慶安的案件,現在就是遺留問題。我認為這個報復來得太快。”

記者星期一下午撥打南寧市110報警電話,詢問周六晚毆打事件覃永沛律師幾十次報警卻無人出警的情況,接電話員警要記者向轄區的五一派出所詢問。而五一派出所接電話的女警表示,案件在調查中,記者非涉案本人,無可奉告。南寧江南區公安分局接電話的女士表示,不了解情況。

由北京律師張磊星期一發起的緊急聯署,強烈要求廣西公安部門對嚴重毆打律師的惡性事件立案偵查,儘早將所有犯罪嫌疑人緝拿歸案,確保謝陽律師能在安全環境下進行充分治療,並呼籲各級律協出面為謝陽律師緊急維權,提供及時有力的支持。

近年來,毆打律師和侵害律師合法執業權益的情況時有發生。今年4月21日,4位準備出庭的律師在湖南衡陽中級法院大門口,在眾多法警和武警在場情況下,受到不明身份人士圍攻毆打,身體多處受傷,4位律師遭到不同程度的抓傷、打傷、摔傷,衣服被撕爛,而被毆律師撥打110報警,警察遲遲不出警,儘管派出所距離法院僅僅3、4分鐘車程。

事件曝光後,引發輿論嘩然,中國律師群體發表聯署,強烈譴責和抗議粗暴踐踏律師執業權、人身權的行徑,要求衡陽當局調查事件,向律師和社會交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