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上訪村長死後風波未平

  • 張楠

中國浙江一位在卡車碾壓下慘死的村長﹐生前因帶領村民維權而身陷囹圄﹐死後又由於其死因而引起村民跟警方的對峙。儘管當局認定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但是眾怒並未因此而平息。分析人士認為﹐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一是“民眾積怨太深”﹑二是“政府缺乏誠信”。

*警方調查結果激化官民衝突*

事情發生在溫州市下屬的樂清市蒲歧鎮寨橋村。該村村長錢雲會六年來不斷上訪﹐帶頭抗議村民土地被強制征收﹐並因此三次入獄。12月25日﹐錢雲會被工程車碾壓致死。有人稱﹐他是被人強行按在地上碾死的。而當地官員排除了謀殺的可能性﹐說這只是一宗單純的交通事故。

警方的調查結果不但未能平息事件﹐反而火上澆油﹐成了事態升級的催化劑。1月1日﹐近千村民聚集村裡﹐為錢村長做“頭七”﹐跟到場警察形成對峙。

面對村民和網民的質疑聲﹐當局已經允許公民觀察團介入﹐進行獨立調查。目前事態仍在發展中。

*社會正義缺位導致民眾積怨太深*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眾怒難平主要是因為“積怨太深”。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說﹐中國社會長期以來缺少公平正義的制度基礎。

他說﹕“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把社會正義放在首位,而是把所謂的穩定放在了首位。當然,穩定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為了這個短期的穩定,而不惜一切代價、不惜犧牲社會正義,那最後就是導致像今天這樣的結果:老百姓不相信一些地方政府,不相信地方政府的調查結果。”

胡星斗還認為﹐民眾的積怨跟官員的腐敗有關。他說﹐腐敗地方官員與當地民眾的矛盾,已經達到了非常嚴重的程度。

在中國﹐隨着經濟的快速發展和貧富差距的不斷拉大﹐腐敗現象也變得日益突出。中央紀委秘書長吳玉良在去年底的一次新聞發佈會上透露﹕“今年1至11月﹐全國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共立案11.9萬件﹐結案10.8萬件﹐給予黨紀政紀處份11.3萬人。其中﹐涉嫌違法移送司法機關的4332人。”

*部份地方政府公信力太低*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地方政府和官員在老百姓當中的威信非常低。這幾年﹐在湖北的鄧玉嬌事件和云南的“躲貓貓”事件中﹐民眾都表現出對官方解釋的不信任。

就連去年年底發佈的《中國反腐敗和廉政建設》白皮書里的有些段落﹐也被轟造假。比如﹐白皮書說﹐從2003年到2010年﹐公眾對反腐敗和廉政建設成效的滿意度平穩上昇﹐從51.9%提高到70.6%。針對這個數字﹐有網民調侃道﹐“是不是小數點點錯了﹐滿意度是7.06%吧﹖”

作家韓寒向當局提出忠告。他在博文中說﹐政府應該好好想想﹐為什麼你們說的話那麼多人不相信﹐為什麼人們覺得謀殺掉一個老是上訪的人士你們能幹出來的事情......

*學者警告官民衝突危及執政黨地位*

不過﹐胡星斗認為﹐這個事件表面上看雖說是壞事﹐但未必不能轉化成好事。

他說﹕“如果中央政府能夠從這個事件中看出社會矛盾所在,能夠下定決心進行綜合的社會體制改革、政治體制改革,那麼中國最終能夠走上健康的發展之路。否則,中國的官民衝突未來還會愈演愈烈,最終可能威脅到執政黨的地位。”

北京理工大學的胡星斗教授說﹐這次溫州市當局允許民間調查團介入就是一個進步。

*公民觀察團的調查結論也遭質疑*

目前﹐前來樂清調查的民間團隊就有由知名網友王小山﹑中國社科院教授于建嶸和法學博士許志永牽頭的三個觀察團。許志永團隊得出的結論跟官方一致﹐也認為這是一起交通事故。

這個結論同樣遭到質疑。胡星鬥認為﹐只有在村民保證不會受到威脅和報復的情況下﹐才有可能找出真相﹐許志永等人的結論過於匆忙了。

胡星鬥說﹕“即使是學者,他的調查恐怕也是存在着問題的。所以怎樣才有真相?這個恐怕還得恢復誠信。也就是說,一些地方政府﹐比如說﹐它保證對村民不秋後算賬。如果它能夠做到,老百姓他能夠說真話,那麼就有了真相。”

*健康社會中政府與公民都要被制衡*

自稱“公民記錄者”的北京維權人士老虎廟認為﹐官方並不請願接受公民調查團。

他說﹕“政府呢﹐絕對不是說是喜歡他們或者讚揚他們,而是政府發現了一個機會。恰恰這時候,公民調查團遞給他們一個拐棍,當然是無意的。這是最好的危機公關的方法。”

英國《金融時報》的評論認為﹐政府需要被質疑﹑被制衡﹐微博上質疑政府的民間言論和組織公民觀察團的于建嶸等自由派學者也需要被質疑﹑被制衡﹐這才是一個健康﹑平衡的社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