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之音獨家專訪美國總統奧巴馬

  • 德內斯納拉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白宮接受美國之音記者獨家專訪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白宮接受美國之音記者獨家專訪

美國之音記者德內斯納拉在白宮採訪了美國總統奧巴馬﹐提到了從阿富汗撤軍計劃等多項問題。

問﹕ 你剛剛宣佈了減少美國駐阿富汗軍隊的決定。阿富汗人民應該如何看待這次撤軍行動呢﹖

答﹕我認為這個撤軍計劃顯示一年半年以前我們向阿富汗增兵取得了成功﹐同時也顯示我們對過渡的態度是嚴肅的。2009年﹐我宣佈我們要增派3萬名部隊。我們的目標非常具體﹐我們要阻遏塔利班控制地區擴大的趨勢﹐要利用這段時間確保對阿富汗軍隊的訓練﹐讓阿富汗人有能力維護國家的安全。我們在這段時間取得了巨大的進展。我們看到又有10萬名阿富汗部隊完成了訓練﹐我們看到像坎大哈﹑赫爾曼德等地區脫離了塔利班的控制﹐許多社區都感到要比以前更為安全﹑更有生命保障。我們現在要做的事情是﹐要在今年年底撤出一萬軍隊﹐在明年夏季再撤出2萬3千部隊。我們要把部隊數量減少到去年增兵之前的水平。隨着阿富汗軍隊的加強﹐我們要繼續推動過渡進程。我們的目標是在2014年完成這一過渡。雖然到2014年以後﹐我們要確保美國跟阿富汗人民和政府之間維持牢固的關係﹐只是我們在阿富汗的軍事存在不同於現在了﹐但是﹐在經濟與發展議題方面﹐我們同阿富汗人民的合作將會一如既往。

問﹕這個撤軍行動會對北約盟友有甚麼影響﹖比如﹐您將如何確保北約盟友不會急忙撤離﹖在某種意義上說﹐不會趕在我們之前就先行撤軍﹖

答﹕我們實際上是在做出決定之前就跟北約盟友進行了密切的磋商。後來我跟北約秘書長以及一些主要參與國討論了這個問題。它們都明白﹐我們先是增兵﹐現在呢﹐又撤回增派的部隊。但是﹐我們駐軍的基本兵力還是6萬8千人﹐這個數目要保持到明年年底。我們的過渡步調要能夠保持與阿富汗安全部隊確實能夠處理國家的安全事務相適應的水平。

問﹕所以您現在的決定是按照地面局勢的情況做出的。您是如何完成這一思考過程的﹖

答﹕你知道﹐我們不僅跟彼得雷烏斯將軍還跟地面指揮官們進行了討論﹐而且也考慮了同阿富汗政府磋商的結果。 這裡有一個關鍵問題是--我們要掌握好平衡﹐讓阿富汗人民知道﹐我們希望一個安全的﹑擁有主權的阿富汗﹐我們知道阿富汗方面承擔起的責任越多﹐各方的日子就會越好過。不過﹐我們也要保證我們不能過於急促﹐以至於阿富汗人發現自己再次被拋棄。我們認為﹐我們確定的撤軍數字就達到了平衡。這和分階段過渡進程是一致的。按照這個進程﹐我們依然保持跟阿富汗人的合作﹐只是不要忘記﹐現在每天都有阿富汗人在戰鬥﹐為了自己的國家﹑自由和尊嚴而犧牲自己的生命。我們要確保的是﹐我們仍然是這個進程的良好夥伴。不過﹐我們還要給阿富汗人民發出一個信號﹐就是“歸根結底這是你們的國家﹐你們要承擔起責任。”

問﹕您提到阿富汗政府。卡爾扎伊總統對美國和北約很有意見。您是否對他的這類評論感到很失望﹖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盟友﹖

答﹕總體上說﹐我認為﹐卡爾扎伊的戰略利益跟我們的是一致的。這就是﹐一個安全的﹑擁有主權的政府能夠決定自己的命運﹔廣大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是能夠支持阿富汗實現自己願景的強有力的合作夥伴。顯然﹐我們在阿富汗有着龐大的駐軍。在這個困難的環境中肯定會有一些矛盾。大家知道﹐日常的實地戰術分歧造成了一些矛盾。這些都是事實。但是﹐總體上說﹐確保阿富汗不是恐怖分子的避風港﹑確保阿富汗憲法能夠得到執行都是符合卡爾扎伊利益的。他做出的那些承諾跟我看到的美國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

問﹕我們談到了歐洲盟國和北約。您知道﹐歐洲對戰爭有股厭倦情緒﹐有種疲憊感。您是否感覺到美國國內也有戰爭疲憊感﹐您怎麼應對這種厭倦情緒﹖

答﹕毫無疑問﹐阿富汗戰爭持續將近10年後﹐不管是生命損失還是資金耗費﹐都會讓民眾感到疲倦。好消息是﹐我們正在從強而有力的位置進入過渡﹐---這是因為增兵﹐因為我們能夠阻遏塔利班的趨勢﹐因為我們在安全領域取得的進展和我們所看到的阿富汗安全部隊取得的進步。我認為﹐美國人民和我交談過的所有盟友都希望確保我們要完成自己的任務﹐希望我們向阿富汗人移交一個安全而且可以自行維持的國家。我們希望以合作的方式做到這一點﹐尊重所有阿富汗的法律和阿富汗的安全﹐但是我們也希望確保我們不會放棄一個我們投入很深的事業。

美國之音獨家專訪美國總統奧巴馬

美國之音獨家專訪美國總統奧巴馬

問﹕您難道不認為部份阿富汗民眾會認為這就是放棄﹖

答﹕我不認為如此。我的意思是說﹐別忘了﹐我們談的是在今年年底之前撤離大約1萬部隊﹐在明年夏天結束之前再撤離2萬3千人﹐而我們屆時在阿富汗還有6萬8千美軍。此外還有所有那些盟國軍隊。因此還會有相當規模的駐軍。但是它確實發出這樣的信號﹐那就是﹕阿富汗人正在慢慢接過越來越多的責任。

問﹕您知道﹐在阿富汗﹐人們用的詞是“和解”。您怎麼界定“和解”﹖美國在這個進程中發揮甚麼作用﹐是否支持至少跟塔利班內部的某些成員談判﹖

答﹕我們一貫表示﹐要想實現真正的地區和平﹐就一定要達成政治解決方案。但是﹐政治解決方案的條件很重要﹐我們對我方的標準是甚麼態度一直很明確。我們將鼓勵阿富汗人而且我們本身也將跟任何人對話﹐但是他們必須切斷和基地組織的聯繫﹐他們要誓言遵守阿富汗憲法﹐並停止以暴力手段奪取政權。如果他們採取了那些步驟﹐那我認為就很有可能達成某種政治解決方案﹐最終讓阿富汗人擺脫30年的戰爭。但是重要的是﹐我們要繼續用我們的軍事努力來支持這些政治努力﹐而這意味着讓塔利班和其他人明白﹐他們根本鬥不過我們﹐我們有能力繼續向他們施壓﹐確保他們本着遵守阿富汗憲法的精神走到談判桌上來。

問﹕當公眾提到阿富汗時﹐難免會談到巴基斯坦。現在我們要開始從阿富汗撤軍﹐那焦點是不是轉移到了巴基斯坦呢﹖

答﹕在我看來﹐焦點在兩年前就轉移到巴基斯坦了。你必須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看作成一個類似問題的一部份。在邊境地區﹐極端分子取得了控制權﹐並且向基地組織提供避風港﹐從當地向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世界各地發動襲擊。因此﹐我們一直試圖加強與巴基斯坦的合作。顯然﹐這也產生了一些矛盾。但是總體來說﹐在我們的情報收集努力﹑在打擊巴基斯坦境內高價值目標方面﹐巴基斯坦同我們進行了合作。我們認為﹐沒有哪個國家比巴基斯坦更身受恐怖襲擊之苦了。因此﹐這完全符合他們自身的利益。我們認為﹐做為和解進程的一部份﹐巴基斯坦可以發揮其合理作用。我知道﹐卡爾扎伊總統在訪問伊斯蘭堡期間同意﹐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以及美國應當設立一個核心小組來討論我們如何能夠推動這一進程。巴基斯坦不僅有責任﹐而且我認為還有切身的利益來對付仍在他們境內的恐怖分子。

問﹕不過﹐顯而易見﹐美國與巴基斯坦的關係已經冷卻下來。您打算如何修復伊斯蘭堡和華盛頓之間不斷惡化的關係呢﹖

答﹕我認為﹐實際發生的是﹐隨着時間的推移﹐我們雙方的關係更加坦誠。這產生了一些切實的分歧。顯然﹐消滅本‧拉登的行動引起了更多的矛盾﹐但是我一直明確地向巴基斯坦方面表面﹐一旦我們發現本‧拉登﹐一旦有機會除掉他﹐我們絕不會放過。我們認為﹐如果巴基斯坦認識到本國境內的極端分子給它的主權帶來威脅的話﹐我們沒有理由不攜手合作來保證美國的安全利益﹑巴基斯坦的安全利益和阿富汗的安全利益相互交融。

問﹕您認為巴基斯坦應該在反恐方面發揮更大作用嗎?

答﹕我想﹐長期以來﹐巴基斯坦把恐怖主義當作是他人的問題﹐或者是把塔利班分子當成維持巴基斯坦對阿富汗影響力的方法。我們給巴基斯坦的建議是﹐恐怖主義不僅僅給巴基斯坦帶來超出給任何一個國家帶來的威脅﹔不單只導致它與鄰國和與美國的朋友關係緊張﹐而且如果它要與阿富汗政府建立有建設性的直接關係的話﹐巴基斯坦沒有理由把塔利班當成保持自己在阿富汗影響力的工具。相反﹐他們應該把阿富汗政府當作可以合作的夥伴。

問﹕回到阿富汗問題﹐您認為歐洲盟友們應該出更多力嗎?因為您也看到了﹐國防部長蓋茨尤其在最近幾個星期對歐洲和北約的做法頗有微詞。他們是否能夠或者應該出更大的力呢﹖

答﹕我認為﹐我們的歐洲盟友在阿富汗作出的犧牲已經超乎尋常。只要看看英國軍隊傷亡的人數﹐看看法國﹑意大利﹑荷蘭﹐所有這些國家都犧牲了很多生命﹔再看看有很多傷亡的許多中歐和東歐國家﹐在某種程度上﹐他們超出了自己軍事實力的重量級而勇敢奮戰。他們的戰績讓我們印象深刻。現在﹐我認為真正的問題在於﹐當北約的角色不斷演變的時候我們應該何去何從﹐而且我們都感覺到軍事預算吃緊。我想蓋茨部長談論的重點並不是歐洲在阿富汗的參與情況﹐歐洲在這方面出力很大﹐也很持之以恆﹐我們實際上考慮的是未來的行動和未來的能力﹐就是歐洲是否認識到在北約的行動中必須成為美國完全的夥伴﹖

問﹕您提到軍事預算﹐我肯定您撤軍的考慮之一是戰爭的成本。一個更廣泛的問題是﹐在美國能做甚麼和不能做甚麼方面﹐當前的預算危機對您的外交政策有多大的影響﹖

答﹕真相是﹐這些考慮都不是基於預算﹐而是基於我18個月前列出的戰略﹐而且是我確保要實施的戰略﹐因為我向美國人民做出了承諾﹐增兵僅僅會持續18到24個月。最重要的是﹐這是受戰略認識的驅動﹐也就是﹐阿富汗實現長治久安的唯一途徑是保證阿富汗人自己掌握能力﹐我們無法在他們的村莊巡邏﹑在他們的街道充當警察。這些事情最終要由阿富汗人自己來做。毫無疑問﹐美國在財政上肩負了沉重的負擔﹐不僅是阿富汗戰爭﹐還有伊拉克戰爭。我向美國人民解釋減少駐軍時提出的理由之一就是我們的力量﹑我們的實力的最首要根基一向在於我們本國的經濟實力和繁榮。我們在投射實力時應該更加審慎。這是明智的策略﹐有利於我們的國家安全﹐碰巧也有利於我們的預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