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埃及議會 穆斯林兄弟會掌握主導地位

  • 葉拉尼安

卡塔特尼(右)1月23日在被提名為議長後與一位議員擁抱

卡塔特尼(右)1月23日在被提名為議長後與一位議員擁抱

星期一﹐埃及新選出的議會“人民大會”舉行了第一次會議﹐就選舉議長問題﹐進行了激烈爭辯。埃及穆斯林兄弟會支持的議長候選人卡塔特尼星期一晚間以399票當選。在議會498個席次中﹐穆斯林兄弟會掌握了235個。這一事實使埃及某些人士感到擔心。

穆斯林兄弟會掌握埃及新議會的主導地位﹐使埃及某些長期以來﹐致力爭取女權﹐少數族裔權利和伊斯蘭律法的組織﹐感到憂慮。

穆斯林兄弟會的口號是“伊斯蘭是一切準則”﹐他們在議會選舉三輪投票中﹐獲得百分之47的票數。令一些非宗教派系的觀察人員感到心驚。埃及一名長期推動民主運動的報刊發行人西沙姆‧卡瑟姆也承認﹐他對這個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組織在這次選舉中的表現大吃一驚。

他說﹕“我預測議會選舉﹐從來沒有這樣地離譜過。我不認為 沙拉菲黨能在議會有所作為﹐我預測他們能得到十個席位﹐而且我不認為穆斯林兄弟會能拿到百分之20以上的席位。”

**議會中伊斯蘭勢力龐大引人擔憂**

埃及的激進派政黨沙拉菲﹐或者稱作光明黨﹐希望時光倒流﹐回到第七世紀伊斯蘭先知時代的生活。穆斯林兄弟會和沙拉菲黨之間在某些問題上有共識﹐但在其它方面立場不同。

媒體發行人卡瑟姆強調﹐如果穆斯林兄弟會能遵守一些基本規則﹐他不在乎生活於他們的統治之下。

他說﹕“我一直為自由選舉而奮鬥。這是選舉的結果。雖然這與我的政治信念不同﹐但我接受這個結果。我們必須在政治上和穆斯林兄弟會保持接觸﹐希望他們會遵循良好的治理方式﹐實行權力輪替﹐ 該選舉的時候就舉行選舉。”

**穆斯林兄弟會與美方會面圖化解憂慮**

近幾個星期來﹐穆斯林兄弟會的高級官員曾經和美國副國務卿伯恩斯﹐中東事務助理國務卿費爾特曼以及美國駐埃及大使帕特森等美國官員會面。許多觀察人士說﹐穆斯林兄弟會無意採取任何讓國際社會感到擔心的極端立場。

英國埃克塞特大學的政治學教授奧瑪爾‧阿舒爾認為﹐穆斯林兄弟會希望同時和國際社會以及埃及執政的軍事委員會保持良好關係。

他說﹕“和國際社會對立將帶來經濟上的惡果。和軍方衝突會帶來政治上的不利。我想﹐他們將避免與這兩大主體發生衝突。至於他們是否擁有議長一職﹐並不重要。他們要盡力避免站在第一線上﹐太過顯眼而且要負起直接的責任。”

**學者不認為穆斯林兄弟會將強推伊斯蘭律法**

埃及的新臨時議會將在起草新憲法上﹐擔負重要任務。許多非宗教的派系擔心﹐在伊斯蘭強大的勢力下﹐議會將試圖推行伊斯蘭律法。不過阿舒爾表示﹐他相信穆斯林兄弟會目前還有比伊斯蘭律法爭議更重要的事需要處理。

他說﹕“我認為他們此刻還有更為優先的事項。他們需要在議會集中力量﹐影響將要成立的製憲會議。他們在憲法起草中需要有非常大的影響力。他們必須將焦點放在軍方當權派。一方面他們不要衝突﹐另一方面﹐他們不希望軍方在政治上影響太大﹐因為那樣會對他們產生破壞。所以﹐他們有太多的事需要奮鬥﹐我不認為他們會為伊斯蘭律法引起爭執﹐除非沙拉菲方面發難﹐迫使他們不得不在自己的群眾面前表態。”

自由埃及黨在議會中有百分之9的席位。黨魁納吉佈‧薩威里斯是埃及基督教的電訊大亨。他說﹐過去他一向堅決反對在埃及施行伊斯蘭律法。

埃及工商界或非宗教的資產階級中﹐仍舊有許多人擔心伊斯蘭律法終究實施﹐徹底改變國家的特性﹐包括禁酒﹐強制婦女戴面罩﹐嚴格區隔兩性﹐並且在金融界設立伊斯蘭銀行。

儘管穆斯林兄弟會的高級人員保證不會實施惡法來改變埃及的生活方式﹐一些工商界人士仍舊悄悄將資金送到國外。有些基督教徒和受過西方教育的人士已經移民出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