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反政府抗議推動公民社會 俄同性戀活動爭取權益

  • 白樺 莫斯科

莫斯科同性戀電影節上的表演 (美國之音白樺)

莫斯科同性戀電影節上的表演 (美國之音白樺)

面對社會保守心態和對同性戀仇視情緒的俄羅斯同性戀團體和活動人士積極爭取權利。有分析認為,反政府抗議活動推動了同性戀人士抗爭偏見和歧視的運動。

*同性戀電影節 警察維持秩序 安全人員要合同*

代表男女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的俄羅斯同性戀團體LGBT最近舉辦一系列活動呼籲社會關注同性戀人士的權益,反對偏見,和仇視行為,包括本月初的反對仇視同性戀行為週活動。一個星期前在莫斯科,聖彼得堡和俄羅斯其他幾個城市舉辦了名叫“一側到另一側”的電影節活動。

“一側到另一側”電影節活動的組織者說,這是他們第五次在俄羅斯舉辦類似的電影節,去年在莫斯科舉辦類似活動時,受到反同性戀的東正教極端人士騷擾。今年的電影節有警察維持秩序,活動還算順利,儘管來自聯邦安全局的人員曾一度要求他們出示租賃場地的合同。

*反同性戀情緒強烈 難找活動場地*

電影節活動的組織者之一,LGBT同性戀團體主要成員什曼科維奇說,莫斯科和聖彼得堡舉辦有關同性戀的活動要比其他城市容易一些,但幾年前俄羅斯同性戀團體第一次在莫斯科舉行有關爭取自己權利的活動時,曾受到警察和反同性戀人士的毆打,當時在場的幾名歐洲議會的議員也被打受傷。

什曼科維奇說:“當然俄羅斯社會強烈的反同性戀情緒也影響我們尋找場所來舉辦有關同性戀的活動。因為場地的主人害怕壓力,他們害怕因為類似的題目會引起一些極端人士的抗議和騷擾,或是受到罰款。”

*應公開討論同性戀 但傳媒回避*

什曼科維奇說,同性戀問題應該拿出來在社會上公開討論,這樣才能讓大眾了解同性戀群體,改變大眾的偏見和歧視。她透露,大眾針對同性戀的保守觀念在逐漸轉變。比如參加同性戀團體活動的義工中,類似她這樣的異性戀者的人數能佔三份之一,在聖彼得堡能到達一半。

這次同性戀電影節活動也吸引許多傳媒參加。但主要俄羅斯傳媒對活動的報導仍然不多,即使有的新聞記者有意報導相關題材,有時也很難獲得上級主管同意。

*同性戀教徒的困難*

電影節中放映了有關同性戀題材的電影,紀錄片,同時舉辦了有關宗教和同性戀關係,以及涉及同性戀家庭等題目的討論會。

一名同性戀活動人士透露,她本人是東正教徒,但東正教會反對同性戀的立場,她無法去教堂,因此只能同其他有相同命運的人聚在一起在家中做禮拜,這種宗教活動只能以地下方式進行,前來佈道的神父的身份也不敢對外公開。

*組建同性戀家庭*

莫斯科的女同性戀活動人士阿廖娜同她的女伴瑪麗娜組建了家庭並公開活動。她說,單位同事都知道她的性取向和同性戀家庭,她沒有感受到歧視。但她知道在俄羅斯一些地方,特別是保守的南方地區,許多同性戀人士為逃避歧視只能到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等大城市定居。

阿廖娜說,在家中的壓力下,她多年前曾有過一段婚姻,還生下一個女兒,丈夫知道她的性取向。但婚姻沒有維持太久,她母親至今不能原諒她,母女兩人已有十年沒有接觸。阿廖娜說,她的女兒和女兒週圍的朋友都知道她的同性戀家庭情況。

阿廖娜說:“在女兒成長的過程中,我同她討論過這方面的問題。我讓她自己來決定。我女兒週圍的朋友也常到我們這里來作客。”

*日常生活中對同性戀寬容 普京權貴反感*

阿廖娜說,她感覺在日常生活中,俄羅斯社會對同性戀日益寬容。但權貴和包括普京在內領導層卻反感同性戀。阿廖娜認為,這同俄羅斯的政治氣候,以及普京政府選擇的俄羅斯發展道路有關。

俄羅斯人權人士,莫斯科赫爾辛基俱樂部成員卡拉斯捷列夫說,俄羅斯排斥同性戀的趨勢似乎越來越嚴重。目前已有10個俄羅斯地區通過了禁止在未成年的人群中宣傳同性戀的法律。國家杜馬不久前一讀也通過了類似的法律,這使同性戀的活動將變得更加困難。

*普京倡導傳統價值 同性戀示威被毆*

卡拉斯捷列夫說:“比如在俄羅斯南部的沃羅涅日市,當地的同性戀人士最近曾試圖示威抗議有關排斥同性戀法律,但他們遭到反同性戀群體的攻擊,一些人被打傷,在現場的警察袖手旁觀。”

卡拉斯捷列夫說,除了教會的因素之外,排斥同性戀還因為普京執政之後大力倡導所謂的傳統價值觀念。那就是俄羅斯社會的基礎應由傳統的夫婦和有小孩的家庭組成,在家庭中,男人應佔主導地位。

*同性戀問題返回蘇聯時代?*

在蘇聯時代,同性戀活動受到秘密警察克格勃的監視,並會因為觸犯刑事法律被判刑入獄。蘇聯解體之後,有關法律被廢除,同性戀的活動合法化。

卡拉斯捷列夫說,在蘇聯解體後的10多年時間,同性戀人士沒有象今天這樣受到打擊和壓力。但同時,在過去,俄羅斯的同性戀人士也從未象今天這樣有組織,更積極地爭取權利。

*不接軌國際主流價值 較少政治力量支持同性戀*

關注同性戀問題的俄羅斯政治學者雷仁科夫說,俄羅斯目前的價值取向雖然越來越同國際社會主流價值觀念背道而馳,但權貴階層並不擔心俄羅斯因此會被孤立。因為西方仍然需要俄羅斯在許多領域合作,需要俄羅斯的能源。

他說,當今的俄羅斯政治氣候造成各主要政治勢力都不關注同性戀問題,象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以及共產黨都排斥和歧視同性戀。因為政治黨派關注同性戀不能為自己帶來政治利益。俄羅斯僅有極少的政治力量公開支持同性戀。

*同性戀爭權益 街頭抗議活動的一部份*

但雷仁科夫認為,俄羅斯同性戀團體積極爭取自己權益的活動也反映了俄羅斯公民社會的發展。90年代時,俄羅斯社會主要從學術的角度觀察同性戀。但現在爭取同性戀權利的活動正成為俄羅斯街頭抗議的一部份。俄羅斯的反政府抗議運動恰好推動了這一活動。

雷仁科夫說:“同性戀團體總是打著自己的彩虹旗幟參加反政府抗議活動。但我知道,同性戀團體他們也曾討論過策略,那就是在總的抗議團隊和集會中接近持無政府主義者的隊伍,遠離仇恨同性戀民族主義者的隊伍,這樣能避免暴力衝突。”

*權利只能靠自己爭取*

但參加反政府抗議的同性戀活動人士尼克斯說,在同性戀活動人士中也同樣有人支持普京。她對俄羅斯同性戀的未來持樂觀態度。

尼克斯說:“我想,只要我們能堅持下去,繼續爭取自己的權利,這樣一步一步社會最終能接受我們這個同性戀社群。如果我們不做任何事情,形勢永遠不會改變。越多的人參加我們的活動,肯定能有結果。歐洲國家的同性戀人士也是這樣一步步走下來的。”

*外長:同性戀可做他們想做的事情*

俄羅斯總統普京最近表示,在法國同性戀婚姻合法後,俄羅斯將修改同法國的有關領養兒童的協定,將考慮禁止法國同性戀家庭領養俄羅斯兒童。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說,同性戀人士可以在俄羅斯做他們想做的事情,但同樣應尊重俄羅斯的傳統道德和文化。

*多數人支持限制同性戀法律*

前聯邦安全局首腦,目前的俄羅斯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帕特魯舍夫說,應加強俄羅斯在精神道德領域的國家安全保衛工作。

民意調查顯示,俄羅斯社會有67%的人支持通過有關禁止宣傳同性戀方面的法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