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吾爾開希稱政改可能再為中共換來30年

  • 木風

吾爾開希(資料照片)

吾爾開希(資料照片)

當年六四運動的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在台北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說,中共如果再次改革走向民主政治,就有可能再次為自己贏得三十年的政治生命。



當年六四運動的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在台北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說,中共通過1979年的經濟改革贏得了30年的執政地位。在如今中共再次面臨各願意危機的時候,吾爾開希認為,中共如果再次動用手中掌握的改革法寶走向民主政治,它就有可能再次為自己贏得三十年的政治生命。

* 六四話題密集意義很大*

今年紀念六四的活動剛剛過去,記者聯絡到當年在天安門廣場領導學生民主運動的領袖之一吾爾開希,想听听他對今年六四紀念活動的看法。吾爾開希一上來就談到了網絡上公眾最感興趣的話題—為六四平反有希望。

吾爾開希說:“今年公眾對六四(平反)問題的討論,以及這願意說法的規模是相當的驚人。比以往任何時候討論六四話題的密度都要高得多。”

這一現象隱含的意義是什麼?是不是意味著中國政府或者中共上層已經開始思考為六四平反的問題呢?吾爾開希表示,這樣講還為時尚早。他說,目前有關中共可能不久就會為六四平反的說法也僅限於網絡上的傳聞,沒有任何實在的根據。

不過,吾爾開希說,現在有這麼多人在討論這個問題,網絡上在傳播,坊間也在耳語,這件事情仍然有很大的意義。雖然不能下結論說,共產黨正在思考這個問題,但這樣大規模的討論也會對中共產生壓力。

*世界上沒有永遠執政的政黨?*

雖然吾爾開希對中國政府是否會在近期為六四平反不抱樂觀期待,但他還是認為,中共有必要啟動政治改革,走出目前面臨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的困局。

1989年鄧小平拍板決定對北京發生的學生民主運動採取武力鎮壓的一個原因是擔心蘇聯、東歐發生的社會變革在中國重演。就像這位被西方媒體稱為中國的鐵腕人物在六四後多次內部講話中所說的那樣,中共一旦向學生退讓,就會產生連鎖效應,節節退讓,最後導致中共的垮台。

吾爾開希表示,鄧小平當時的思考邏輯過於狹窄,他只看到了“蘇東波”的負面例子,沒有能夠從另外一些積极的社會變革的例子中汲取正面的經驗。對中共最有參考價值的例子應當就是台灣的經驗。當年蔣經國總統考慮解除戒嚴,開放報禁,轉向民主制度的時候,他周圍也有很多人擔心,說這樣做會導致亡黨亡國。而蔣經國態度非常堅定,他回答說,“世界上沒有永遠執政的政黨”。

*蔣經國嫡系仍掌大權*

吾爾開希說,過去几十年的歷史顯示,蔣經國推動的台灣政治轉型是非常成功的。一黨專制變成了多黨民主制度。除了兩岸關系可能發生波動的因素之外,台灣自身的政治、經濟和社會保持相對穩定。

還有一個意想不到的結果是,吾爾開希說,蔣經國領導的國民黨不僅沒有在這場制度變革中垮台、消失,反而在經過了一段坎坷之後成為執政黨,對台灣的發展繼續發揮重要的影響。而蔣經國的嫡系人馬,如馬英九等,進入了權力的最高層,不僅延續了國民黨的政治生命,而且使該黨獲得了新的活力。

*鄧小平失誤讓歷史付出巨大代價*

吾爾開希回憶當年六四期間跟當局對話的情形時說,學生們向中共提出的並不是要推翻中共,而是要求中共進行政治改革,鏟除腐敗。但不幸的是,政府用坦克、機關槍和血腥鎮壓回答了學生們的要求。吾爾開希非常惋惜地表示,如果當年中共接受了學生的建議,啟動了政治改革,中國怎麼會出現現在的權貴專制制度,怎麼會出現系統性腐敗呢?

這位學運領袖說,鄧小平當年的失誤讓歷史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多少生命被殺害,多少人坐牢,多少異議人士流亡海外無法與家人團聚。但更大的損失是,由於政府和民眾之間失去了信任,政府只能夠撥出巨額經費強化國家機器,通過暴力等各願意手段來維持社會穩定。雖然“維穩”經費超過了中國的軍費,但社會存在的危機和不穩定因素並沒有消減,反而在繼續發展。中共在維穩怪圈中不可自拔。

*民主政治未必是中共末日*

吾爾開希說:“二十多年之後,我今天還想繼續跟共產黨再苦口婆心一次,共產黨一直認為維護它政權統治的是它的軍隊,是它的警察,是它的國保,是維穩力量。實際上,從1979年文化大革命結束的時候,中共已經面臨即將崩潰的一種狀態。它之所以沒有崩潰,而又延續了三十多年的政治生命,並不是因為它的軍警,而是因為改革開放。如果共產黨意識到這是它手中的法寶,那麼它應該看到,在今天中國面臨危機的時候,它應該再拿出這個法寶,進行改革開放,是政治上的改革開放。”

吾爾開希說,如果中共能夠啟動政治改革,讓中國走向民主政治,中共有可能因此而給自己再換來30年的政治生命。如果是這樣,吾爾開希表示,他個人也願意接受。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