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維權人士屠夫江西被抓網友質疑遭報復

  • 海彥

吳淦(右一)與堅守高院前要求閱卷的律師等合影(網絡圖片)

吳淦(右一)與堅守高院前要求閱卷的律師等合影(網絡圖片)

近期自發調查黑龍江“慶安徐純合槍殺案”真相和徵集現場視頻的中國維權人士吳淦,星期二上午在江西高院門口聲援外界所稱的“樂平冤案”四位當事人時被警察帶走,引發網友關注,擔心他因“慶安槍殺案”而遭到報復。

維權人士吳淦在江西高院前抗議(網絡圖片)

維權人士吳淦在江西高院前抗議(網絡圖片)

5月19日上午,網上消息稱,網名“屠夫”的吳淦,在江西高院門口進行“賣身籌錢,準備行賄”江西高院院長的行為藝術,抗議高院拖延3年不讓律師閱卷時,被多名警察強行抓捕,帶到與江西高院一牆之隔的東湖區大院派出所。

記者下午2點左右撥通吳淦的手機,他表示已經做完筆錄,派出所在請示上面等待決定。

他說:“我現在做完筆錄,他們派出所,等候他們請示匯報,然後作出決定。(記者:會不會因為你做慶安的調查,會跟這個有沒有關係?)現在因為情況還不明朗,我自己也不清楚,因為這個,怎麼做出處理決定也不清楚。”

記者經過多次撥打後撥通了大院派出所的電話,接電話的員警表示,不知道如何處理吳淦,目前在等上級指示。

屠夫被抓的消息引發眾多網友通過微博、推特、微信等社交媒體轉發信息,呼籲關注,並撥打派出所等相關電話詢問,表達關注。此外,許多南昌網友趕到派出所,在大廳圍觀等候,並為屠夫送水、送牛奶、送飯、送水果。

中國維權界所指的江西“樂平冤案”,是2000年5月江西樂平縣一起兇殺案,4名被告稱遭刑訊逼供認罪,被判死刑,後改判死緩,在後減至重刑。但被告人及家屬至今仍堅持申訴。

2011年11月,另一案件的嫌疑人被捕後,供認對樂平縣兇殺案負責,但檢方始終沒有對樂平案作出撤訴。而幾年來,先後幾十位維權律師免費為4名被告申訴。

今年5月上旬,再有張凱、王飛等4位委託律師依法到江西高院要求閱卷,但該院卻一再拒絕律師閱卷,逼迫律師在江西省高院門前堅守多日,以爭取獲得針對樂平冤案的合法閱卷權利。

對於屠夫吳淦被抓,維權律師劉士輝發文表示,“必須聲援屠夫!前腳剛剛揭出了慶安槍案的部分真相,後腳就被抓走。這不是報復是什麼?”

此前,代理“慶安槍擊案”的徐純合母親調查真相並起訴央視的律師之一的湖南律師謝陽,5月17日深夜在廣西南寧辦案時被毆打致右腿骨折,引發外界懷疑是否遭到報復警告。

此外,安徽合肥民主人士柴寶文(網名,合肥潑婦男),因近日微博上發佈消息稱,“有良知未泯的工作人員願意實名舉報:慶安槍殺訪民案有某華社兩位黑心記者收受有關部門好處費3.8萬元,爾後顛倒黑白進行歪曲報導,美化行凶者李樂斌”,而在5月19日凌晨2點被抓。

人在南寧看望謝陽律師的湖南維權人士歐彪峰,星期二下午對美國之音表示,近日涉及慶安槍擊案的一些人士相繼出事,讓外界懷疑有對他們進行報復的可能。

他說:“這三個人正好都跟慶安槍擊案有很重要的關係,吳淦他是慶安事件最先收集到第一手資料向外界公佈的。這三個人相繼遭受這種狀況,被打或被帶走呀,讓我們不得不去浮想聯翩,對公民參與公眾事件起到了一個打擊報復,這是很耐人尋味的。”

作為江西樂平死刑冤案申訴組成員之一的屠夫吳淦,星期一抵達南昌,聲援已經在江西高院門口堅守了8天的爭取閱卷權的多位維權律師。吳淦週二下午近3點發推特說,如果3點過後還不放人,估計就可能麻煩,不過表示,他完全可以應對。記者4點半在截稿前曾幾次致電屠夫吳淦,手機都沒有人接聽。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