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與南韓關係緊張 或令更多北韓難民被遣返

  • 葉林

2016年的北韓難民論壇資料照。

一名熟悉北韓事務的美國前官員說,在現今中國與南韓關係緊張的情況下,中國可能會遣返更多的在中國的北韓難民。研究北韓人權問題的學者和活動人士說,中國強制遣返北韓難民是在支持金正恩政權的反人類罪行。

冒險穿過中朝邊界藏身在中國的北韓難民人數可能有3到5萬,有些報導認為實際數字會更高。中國往往將這些脫北者視為非法經濟移民,他們一旦被發現就會面臨遣返的可能。

美國國務院2016年度人口走私報告說,這些北韓人被中國遣返回國後可能面臨嚴厲懲罰、勞動教養、甚至是死刑。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2013年設立了北韓人權狀況調查委員會。該委員會2014年發表的調查報告中提到,很多在中國的北韓民應被視為逃避迫害的難民或就地承認為難民,有權受到國際保護。報告說,中國強制遣返北韓難民,也違反了遵守國際難民和人權法的不驅逐義務, 在某些情況下,中國官員似乎還向北韓政府的有關部門提供關於被拘押者的情況。
曾經擔任美國北韓人權特使的羅伯特金3月27日在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說,曾經有一段時期,中國願意允許北韓難民前往南韓。

去年4月,13名持“合法證件”在中國的北韓餐廳打工的北韓人成功逃到南韓,北韓方面因此表達了對北京的不滿。

羅伯特金說:“有關北韓難民的問題,他們的唯一出路是通過中國。有些難民其實被允許離開中國,有些人中國不允許他們離開,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與中國和南韓的關係。我想,現在北韓難民想通過中國前往南韓一定是非常困難的,他們會被遣返。”

*南韓學者:“合法“僱傭北韓外勞等於參與強制勞動*

一些學者和活動人士認為,那些在外國“合法”打工的北韓人受到北韓當局的嚴重剝削,實際上成為了強制勞動的受害者。

南韓情報部門和聯合國官員說,超過5萬名北韓勞工被派往50多個國家,其中大部分在俄羅斯和中國。

據南韓峨山政策研究院研究學者高明鉉介紹,在中國的北韓勞工一部分從事服務業,還有很多人在中國的製造行業工作,他們生產的產品以“中國製造”的名義銷售到全世界。

高明鉉27日在布魯金斯學會表示,估計在中國工作的北韓人大約有2萬到3萬。

關注北韓外勞的活動人士說,北韓勞工在海外的工作條件極為艱苦,他們的大部分工資需要上交國家,北韓政權從他們身上每年獲取20多億美元的收入。

高明鉉建議,需要弄清哪些中國企業僱傭了北韓工人。批評人士認為,僱傭北韓外勞的公司應被視為參與強制勞動這一違法行為。

高明鉉還說,中國工廠僱傭北韓工人不是因為北韓工人工資低,而是因為北韓工人的流動率極低。

他說:“他們在三年內不會去任何地方,所以工廠願意用北韓工人。這些在海外工作的北韓工人的工作條件非常糟糕。他們受到持續的監視,他們與當地人的交流受到高度限制和禁止。如果他們希望了解和體驗當地社會,會受到非常嚴格的控制。”

即便這樣,還是有很多北韓人願意到海外工作。不過,高明鉉說,北韓勞工回國後面臨很高的政治風險,他們因為政治原因受到懲罰、甚至被送入政治犯監獄的機率都高於沒有出過國的北韓人。

*聯合國前官員:應將金正恩送上國際刑事法庭*

對於如何應對北韓的人權問題,各方有不同看法。

南韓外交官認為,在北韓核威脅問題愈來愈嚴峻的情況下,北韓的人權問題必須和地區安全問題合併處理。

南韓外交部北韓人權問題特使李鍾勛說: “對於北韓人權,現在已經不能把它分離出來作為獨立的問題來對待。我們必須同時把北韓的人權問題與北韓的導彈彈道和核威脅問題、北韓的跨國犯罪問題和恐怖主義問題全面、整體地對待。”

不過,曾經擔任聯合國北韓人權狀況調查委員會主席的前澳大利亞大法官邁克爾柯比仍然堅持認為,北韓政權在人權問題上劣跡斑斑,應該追究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直接責任。

聯合國的報告認為:“聯合國必須確保追究對在北韓所犯危害人類罪負有重大責任的人的責任。實現這一目的的可選擇辦法包括由安全理事會將情況提交國際刑事法院或由聯合國成立一個特別法庭。”

柯比在2014年1月在直接寫給金正恩的信中明確了這一建議,表示安理會可能將追究包括金正恩本人在內的所有涉嫌犯下危害人類罪的人的責任。

有些認為,以這樣的方式“威脅”北韓政權對全面解決朝鮮半島的複雜問題沒有幫助。

柯比3月27日在布魯金斯學會說,在報告作出結論後不採取任何行動,這是不能令人接受的 。

他說:“有人說,有那種報告是全面解決問題的障礙,我理解這種論點。但是,作為一名調查專員,我的工作是查明事實,我們也這麼做了。外交官的工作可能是達成某種交易,但是我不能支持這樣的做法,因為反人類罪必須要受到追究,這也是調查委員會所建議的。”

柯比還說,國際法中的“指揮責任原則”可以適用於金正恩的情況。他解釋說,如果當權者有能力阻止危害人類的罪行卻未能執行這一權力,當權者本人也應對發生的相關罪行負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