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沙特和中國提高經貿與國防合作

  • 葉林

沙特阿拉伯國王薩勒曼3月16日訪問中國﹐習近平(左)陪同下巡視歡迎儀式。

沙特阿拉伯國王薩勒曼通過高調的亞洲之行,顯示出這個美國的中東盟友為了自身的經濟利益與國防獨立正在尋求中國等亞洲國家的支持。

*美國進口需求降低 沙特石油著眼中國市場*

石油貿易的彼此需要仍然是讓中國與沙特阿拉伯愈走愈近的最重要因素。中國外交部16日表示,在薩勒曼國王訪問北京期間,兩國簽署了金額約650億美元的經貿備忘錄和意向書,領域涉及能源和航天。中國外交部沒有提供中沙協議的更多細節。

另外,中國方面也與沙特就中國企業參與沙特阿美(沙特國家石油公司)的首次公開上市(IPO)進行了討論。據彭博新聞社報導,沙特阿美計劃通過這次IPO出售公司5%的股份,中投和中國石油可能參與沙特阿美這次價值數千億美元的股票上市。

沙特阿拉伯是最大的原油出口國,它的傳統市場美國因為頁岩油產出增長大大降低了對沙特石油的需求;同時,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費國,沙特現在是中國在中東地區最大的貿易夥伴,中國也是沙特最大的石油買家。

居住在英國的沙特阿拉伯政治分析家納塞爾塔米米認為,沙特顯然正在尋求市場的多元化。他對美國之音說:“沙特國王現在對亞洲的訪問強烈表明他們正在拓寬對外關係、經濟關係和他們的石油市場。從長期來看,沙特阿拉伯對美國的石油出口將減少,所以他們對中國、日本和其他亞洲國家的訪問是為了給他們的石油尋找市場。”

塔米米表示,中國對沙特的投資目前有限,但是正在穩步增長。目前有160多家中國公司在沙特經營,在沙特的項目有175個,主要集中在電信和建築領域。

*美國保護傘下 沙特仍在尋求軍力自強*

在經濟領域外,沙特也在尋求與中國在國防方面的合作。

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未來五到十年內將增加對沙特的武器出口,這主要是因為沙特對美國保護傘的不確定性。

美國與沙特的聯盟關係近十幾年來極不穩定。美國認為沙特支持恐怖主義組織,向外輸出保守、嚴酷的伊斯蘭教義,國內政治環境不民主。沙特不滿美國在中東“阿拉伯之春”民主運動中扮演的角色,還批評美國2015年與其宿敵伊朗達成的核協議。奧巴馬政府時期強調美國向亞洲轉移的“再平衡”策略也讓沙特感到強化軍事實力的必要性。

沙特2015年介入也門內戰顯示出,該國希望通過軍事力量謀求中東地區的強勢地位。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學者雷塔克耶說:“沙特阿拉伯已經不再受控於與美國結盟的牽制”。

歷史上強烈反共的沙特直到1990年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建交。不過,沙特在1988年就秘密從北京方面購得中程彈道導彈,原因是美國當年拒絕對其出售戰鬥機燃料設備。

2016年9月,據多家媒體報導,沙特阿拉伯從中國購買了具備偵查和打擊能力的“翼龍”無人機。去年10月,中國和沙特的特種部隊在重慶附近舉行反恐聯合軍事演習。分析人士認為,中國在反恐領域也希望與沙特阿拉伯加深合作。

政治分析家哈米米說:“沙特阿拉伯已經下定決心,要作為一個獨立的國家、同時作為一個海灣國家加強自己的國防。”

*中國與伊朗關係是揮之不去的陰影*

中國與沙特全面加強關係的同時也保持著和沙特的地區勁敵-伊朗的緊密關係。但是在多方壓力和地區考量下,中國正在謹慎處理與伊朗的關係。

哈米米認為,對沙特來說,伊朗是一個嚴重的威脅,但他同時表示:“伊朗對中國和沙特的關係不是一個障礙,但一直會是雙方關係中的一個陰影。”

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中國是伊朗的主要武器來源。在美國的壓力和聯合國制裁的約束下,中國從90年代末期開始大幅減少對伊朗的武器出口。

政治分析家哈米米說:“沙特方面對中國與伊朗目前的關係還是滿意的,因為中國和伊朗的關係十分有限。中國向伊朗出售過武器,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哈米米還說:“沙特現在不擔心中國和伊朗的軍事關係。中國人很小心,他們在權衡,他們沒有向伊朗出售任何先進武器。”

*美國智庫:中國不給中東帶來負擔*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中心(CSIS)本月發表報告認為,沙特、埃及等中東國家認為美國正在背棄他們這些老朋友,所以中國是美國在這一地區無法忽視的競爭對手,也是他們獲得美國不肯銷售的產品的重要渠道。

CSIS中東項目主任喬恩奧特曼在報告中說:“幾乎所有的中東國家都認為,中國在中東地區發揮更大作用對他們是有利的,儘管各自對中國的期望有所不同。”

報告寫道,對於中東地區來說,中國的號召力很大程度上體現在中國不帶來負擔,而不是中國能負擔甚麼。報告還說,中國官員在處理與中東國家關係時不附加條件,不進行道德說教,是中東各國可以描繪的“另一番大國關係藍圖”,而美國已經成為了一個“繁瑣的合作夥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