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劉霞國內就醫屢碰壁 家人律師盼國外治病

  • 海彥

胡佳等維權人士剃頭明志聲援劉霞(推特圖片)

胡佳等維權人士剃頭明志聲援劉霞(推特圖片)

香港 - 遭當局軟禁已超過3年的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劉霞目前身體狀況堪憂,不僅罹患嚴重的失眠和抑鬱症,身心到了崩潰的邊緣,1月中旬更突發心臟病送醫急救。劉霞上星期原定在北京一家住院兩星期檢查治療,僅一天就被趕走。劉霞的代表律師表示,仍在爭取劉霞的就醫權,如國內不行,則出國治療。

據劉霞好友、獨立中文筆會副秘書長王金波不久前撰文透露,劉霞今年1月中旬突發心臟病,送醫急救後暫脫險境。回到家後電話獲准“開通”,這也是春節期間少數好友能與劉霞通上電話、短暫交談的原因。

劉曉波的辯護律師莫少平星期六向美國之音介紹說,劉霞的家人與警方交涉過很長時間,要求劉霞能進行全面的體檢和治療。警方起初只答應由警方指定醫院和醫生,劉霞不同意。隨後,劉霞和家人提出到國外治療,警方拒絕但做出讓步,允許家人自行聯繫醫院。

曾為多位中國知名異議人士辯護的莫少平律師說,經過朋友幫忙很久才聯繫好北京石景山區的玉泉醫院。劉霞2月8日下午入院,原定住院兩星期進行全面診療,手續辦好,費也交了。但是第一天只做了些簡單檢查,抽了些血以後,就被醫院要求離開。

莫少平表示,目前還不清楚具體原因是因為劉霞在醫院受到5位警察和國保的跟蹤監視,影響了醫院的秩序,造成醫院反悔,還是由於警方直接向醫院施壓不讓診治。莫少平說,劉霞的家人已經向警方正式提出,如果國內的醫療機構無法讓劉霞診療,那就允許她出國治療,而目前警方仍沒有明確的答覆。而作為代表律師,他們也曾向警方提出允許劉霞出國治病的要求。

他說:“劉霞本人和親屬都有這個願望,如果在國內這麼得不到診療的話,希望去國外進行診療、治病,但是官方一直沒有給回覆。我們也明確跟它講,人家需要出去治療嗎,如果你國內這麼根本無法容忍人家,應該允許人家治病嗎,這是一個人的基本權利嘛,是吧。人家也不是所謂的罪犯,你連治病都不允許人家治病,你這本身是不對的。”

劉霞母親星期六對美國之音表示,劉霞身體非常不好,不清楚上一家醫院沒有住成的原因,目前在聯繫一家新的醫院。

她說:“我也不知道甚麼原因,反正就出來了,現在等一家新的,另外去一個醫院,時間和地點都沒定,所以我也不太清楚。她是身體不好,吃了藥,是在家呢,等著呢。”

劉霞的近況引發外界廣泛關注。在香港,由支聯會、獨立中文筆會等多個人權團體組成的“劉霞關注組”,2月14日元宵節及情人節當天中午,在香港鬧市銅鑼灣的時代廣場,發起“我們都是劉霞”的“剃頭撐劉霞”活動,抗議自身在獄中的中國異議作家劉曉波2010年10月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以來,他的妻子劉霞被當局非法軟禁長達3年多,諷刺當局無“發”無天。

香港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何俊仁、何秀蘭等人身穿印有劉霞頭像的T恤衫為包括立法會議員、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街工”議員梁耀忠、資深媒體人程翔等在內的9位關注組成員剃劉霞式樣的發型。他們還在現場發表講話,呼喊口號,向民眾介紹因起草呼籲中國民主憲政的“零八憲章”而被當局判刑11年的劉曉波,以及只因是劉曉波的妻子而受株連,3年多來一直遭受當局軟禁,被基本上隔斷與外界聯繫的劉霞。

另外,在北京的人權活動人士、劉霞好友胡佳等維權人士,以及人在美國的人權組織“公民力量”的創建人楊建利等人,也都響應剃頭,並將圖片發上網。同時,還有一些中國網民將自己的剃頭照片上傳到微博,但很快便被刪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