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歐洲極右翼勝利日前在俄聚會受譴責

  • 白樺 莫斯科

去年秋季莫斯科市中心的反戰示威中,俄羅斯反法西斯人士手舉標語:支持俄羅斯和烏克蘭,不要法西斯和帝國主義。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去年秋季莫斯科市中心的反戰示威中,俄羅斯反法西斯人士手舉標語:支持俄羅斯和烏克蘭,不要法西斯和帝國主義。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親克里姆林宮政治勢力最近組織歐洲極右翼政黨在聖彼得堡聚會招致眾多譴責。批評人士說,普京當局一方面在準備5月9日戰勝法西斯70周年慶祝活動,但另一方面卻同法西斯的支持者密切關係,這是俄羅斯的恥辱。

大約150多名歐洲極右翼政黨和俄羅斯民族主義勢力的代表星期天聚會聖彼得堡,舉行了一個名叫俄羅斯保守論壇的活動。這次活動由帶有排外色彩的俄羅斯民族主義勢力“祖國黨”,以及俄羅斯民族文化中心主辦。

參加會議的歐洲極右翼政黨來自德國、奧地利、希臘、意大利,英國,瑞典等國。俄羅斯波羅的海通訊社說,這些歐洲極右翼政黨代表了新納粹和極端民族主義勢力。新報的報道說,他們中的許多人都是希特勒的信徒,這些人見面時以行納粹舉手禮互致問候。

俄羅斯著名新納粹分子米里恰科夫也參加了這次會議。他幾年前曾因為虐待動物,甚至把一隻寵物幼犬砍頭,並把這些照片放在社交媒體上招致各方強烈批評。米里恰科夫目前是烏克蘭東部俄羅斯支持的分離武裝的一名戰地司令。

主辦會議的俄羅斯“祖國黨”同克里姆林宮關係密切,“祖國黨”領導人同時也是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成員。這個政黨的創建人和前領袖是目前主管俄羅斯國防工業的副總理羅格津。“祖國黨”幾年前在一次競選活動中曾播出電視宣傳廣告,被批評有意侮辱高加索人。

多年來一直在關注和研究極端民族主義勢力活動的俄羅斯索瓦人權中心領導人維爾霍夫斯基說,這次來開會的德國國家民主黨領導人以其極端言論和活動被當成歐洲新納粹的明星人物。維爾霍夫斯基認為,沒有當局的支持和默許當然無法邀請這樣多的極右翼勢力來聖彼得堡開會。但不能因此得出結論,克里米亞被吞併後,普京政府的意識形態同極端民族主義勢力日益接近。

維爾霍夫斯基說:“俄羅斯的國家意識形態當然不能被稱作是極右翼的。如果說通過一些官方人士表現出國家民族主義色彩的話,在這方面也具有較溫和的特點。但另一方面的區別卻是,國家民族主義體現出了帝國心態。而那些極右翼和極端民族主義勢力主要表現在種族歧視方面。”

民主派政黨亞博盧集團領導人米特羅辛批評說,普京領導下的俄羅斯在國際舞台上已變成流氓國家。俄羅斯同幾乎所有的文明世界國家都在爭吵。

參加聖彼得堡會議的人都表態支持普京,克里姆林宮希望在法西斯的追隨者中尋找支持。但這些人卻崇拜納粹蓋世太保和黨衛軍。聖彼得堡二次大戰中被德軍圍困蹂躪有近70萬人喪生,在那裡舉辦類似會議是俄羅斯的恥辱。米特羅辛說,俄羅斯過一個月多後就要舉行戰勝法西斯二戰70周年勝利慶典活動。而戰勝法西斯的國家現在卻邀請法西斯的支持者們來聖彼得堡開會,以這種方式迎接慶典是在褻瀆歷史記憶。他呼籲俄羅斯領導人應對聖彼得堡的這次會議作出解釋。

莫斯科共青團報副主編姆日達巴耶夫說,任何國家領導人都不應該在5月9日那天去莫斯科紅場為普京政府捧場。

俄羅斯猶太人聯盟發表聲明說,參加聖彼得堡會議的大多數政黨本應作為極端組織在俄羅斯禁止活動。他們對發生這樣的事情極為關注。

俄羅斯社會學家愛德曼說,今天的普京體制同法西斯政權有非常多的相似之處。這主要表現在:個人專權,民族領袖,國家意識形態中的沙文主義和排外情緒,無處不在的秘密警察和安全機構,對外政策中對鄰國的侵略,集權體制下的國家宣傳,對反對派的鎮壓,國家對經濟的控制,以及財閥和權貴階層的融合等,因此,在聖彼得堡舉辦類似會議並不讓人驚奇。

普京總統的新聞秘書佩斯科夫說,普京已被通報在聖彼得堡舉辦有關會議,但佩斯科夫拒絕做任何進一步評論。

一名俄羅斯新聞記者說,一直大力為克里姆林宮宣傳,並批評烏克蘭政府是“基輔法西斯”政權的俄羅斯各家官方媒體對聖彼得堡會議未做任何報道。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俄羅斯共產黨,聖彼得到市政府對這次會議沉默不語。

人權人士維爾霍夫斯基說,聖彼得堡會議的主要目的是在歐洲尋找親俄力量,反制歐盟對俄羅斯的制裁。

維爾霍夫斯基說:“聖彼得會議同俄羅斯的國家對外政策遙相呼應。官方層面上當然不會同這些如此極端的歐洲民族主義勢力合作,俄羅斯官方僅同法國的民族陣線領導人瑪麗娜勒龐接觸較多。對這些極端民族主義勢力來說,克里姆林宮派出了相應級別,類似‘祖國黨’這樣等級的團體同它們聯繫。”

聖彼得堡會議的組織者說,參加會議的都是俄羅斯在歐洲的盟友,他們反對西方對俄羅斯制裁,支持俄羅斯的烏克蘭政策。會議的目的是把持傳統價值觀念的歐洲和俄羅斯的保守力量聯合在一起。

一批聖彼得堡的反法西斯人士當天在會場外舉行了示威,其中一些人被警方拘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