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經貿在中哈關係互動中的作用

  • 木風

中國經過30多年的高速發展﹐跟自己的鄰國在經濟方面似乎已經水乳交融﹔然而在地緣政治方面﹐它跟鄰國的猜忌卻仍然不能消釋。而美國重返亞洲的努力則在這個地區得到了廣泛的積極回應。

要了解中國和中亞地區最大的國家哈薩克斯坦之間的經貿關係發展狀況最好的辦法可能就是到兩國邊界的霍爾果斯邊貿合作中心看一看。在這個方圓21平方公里的平原上分佈著貿易區﹑倉儲區﹑綜合貿易區和進出口加工區。來來往往的車輛絡繹不絕。

這個合作中心的一頭是新疆境內的312國道﹐由此通往上海﹑四川﹑和中國其它許多地方。另一頭通過哈薩克斯坦直達歐洲的鹿特丹港口。它可稱得上是名符其實的亞歐大陸商道的咽喉。

據中國方面的統計﹐去年這個邊貿合作中心的通關貨物63萬噸﹐通關貿易額十七億八千萬美元。而今年一季度﹐通關貨物量四十七萬九千噸﹐較去年同期增長百分之264.5%﹐通關貿易額達五億五千八百萬美元﹐增長百分之87.7%。

中國和哈薩克斯坦之間的雙邊貿易增長速度﹐如果用“形勢比人強”來形容﹐可能並不誇張。在2007年﹐兩國領導人確定了在2015年把雙邊貿易額增加到一百五十億美元的宏偉目標。當年﹐中哈雙邊貿易額就增長了百分之66%﹐達到一百三十八億美元。在2008年﹐貿易額就已經衝破了一百五十億美元的目標﹐達到一百七十五億美元。如果從中國與哈薩克斯坦載1992年建交算起﹐雙邊貿易額已經增長了超過25倍。

*學者﹕哈薩克斯坦起經濟戰略作用*

美國東部蒙特克萊爾大學的中亞問題專家伊麗莎白‧維什尼克對美國之音記者說﹕“對中國來說﹐哈薩克斯坦的經濟戰略作用極為重要。哈薩克斯坦擁有豐富的資源。中國一直在發展雙邊在資源領域的合作﹐比如鋪設石油管道﹑投資礦產資源﹐如鈾﹑銅。此外﹐哈薩克斯坦又是中亞地區面積最大﹐人口最多而且經濟發展水平最高的國家﹐其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市場。”

總體上看﹐維什尼克認為﹐雙方的經濟需要明顯屬於互補型的。中國需要能源﹐是一個商品製造大國﹐需要海外市場。而哈薩克斯坦則擁有巨大的石油和其它礦產資源。同時﹐哈薩克斯坦經濟持續高速增長﹐市場規模日益擴大﹐急需資金更新基礎設施。環視週邊﹐中國是哈薩克斯坦最理想的貿易夥伴。

*哈薩克斯坦國內對中國感到不安*

不過﹐中哈關係的快速發展給哈薩克斯坦帶來的並非都是讚揚。哈薩克斯坦國內無論是政府內部還是民眾之中對中國企業和中國商品的大舉進入越來越感到不安。

華盛頓智囊機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中亞項目主任安德魯‧庫欽斯對美國之音說﹐非法貿易規模很大﹐讓哈薩克斯坦方面非常擔心。

庫欽斯說﹕“難題之一就是非法貿易﹐也就是在哈薩克斯坦政府檢測範圍之外的貿易活動。中哈貿易量本身就很大﹐但是還有很大一部分中國產品是通過非法渠道進入哈薩克斯坦的。”

庫欽斯表示﹐有消息說哈薩克斯坦和有著同樣問題的俄羅斯和白俄羅斯準備組成經濟聯盟﹐加強邊界監控﹐解決中國和哈薩克斯坦邊界的漏洞。

另外一個問題是﹕中國對哈薩克斯坦能源資源的控制。在今年年初﹐哈薩克斯坦的部份議員對該國的能源部長表達了他們的關注。哈薩克斯坦國會議員們提出的問題包括﹕在哈薩克斯坦能源行業的15家企業中﹐中國控制的資產比例從百分之50%到百分之100%不等。預計在2010年﹐哈薩克斯坦的原油總產量中有四份之一將出口到中國。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中亞問題教授弗里德裡克‧斯塔爾也指出﹐中哈之間另外一個主要的矛盾是人口遷徙。

斯塔爾對美國之音說﹕“再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是人口問題。數量很大的中國人居住在距離中國邊界附近的一些城鎮。有些人在當地政府那註冊了﹐有些則沒有。這個地區有這樣一種恐懼﹐擔心在19世紀和20世紀發生在東南亞國家的情況在這裡重演。城市居住的是富裕的中國商人﹐而貧窮的當地人則居住在農村。”

斯塔爾說﹐這種恐懼很少在公開場合得到表達﹐但對許多哈薩克斯坦人來說﹐都是揮之不去的陰影。據多種估計﹐在哈薩克斯坦的非法中國移民在十萬到三十萬人之間。這在一個只有一千五百多萬人口的國家里不算是一個小數目。

斯塔爾認為﹐其實哈薩克斯坦對中國在哈薩克斯坦的擴張感到不安主要是因為哈薩克斯坦和中國相比太小﹑太弱﹐也就是一些專家提到的“小國”心態。他們擔心﹐過度依賴中國將來某一天可能削弱哈薩克斯坦的獨立地位。

*矛盾不會妨礙兩國關係繼續發展*

蒙特克萊爾大學的政治學副教授維什尼克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指出﹐從大的方面看﹐中國與哈薩克斯坦關係的發展對這個國家是起到了積極的作用。中國的廉價商品對對哈薩克斯坦戰勝獨立之初發生的物資短缺﹑穩定社會發揮了關鍵的作用﹔中國在哈薩克斯坦鋪設的石油管道打破了俄羅斯對哈薩克斯坦能源的壟斷﹔中哈經貿關係的迅速擴大在哈薩克斯坦長期保持快速經濟增長中的作用也不能忽視。

維什尼克認為﹐目前的雙邊矛盾應該不會妨礙兩國關係的繼續發展。她說﹕“有跡象顯示﹐哈薩克斯坦地方上對中國商人和當地人之間關係感到有些緊張﹐對中國工人進入哈薩克斯坦工作感到不安。哈薩克斯坦政府方面也不時有人提出要對此保持警惕。但我認為﹐這些關切不會對哈薩克斯坦發展與中國的關係產生很大的影響。”

維什尼克說﹐中國因素在哈薩克斯坦平衡大國關係的努力中提供了一個新的選擇。這對這個追求自由的國家具有很重要的意義(“哈薩克”在土耳其語中的意思是“自由”) 。中國希望通過哈薩克斯坦打通亞洲到歐洲的貿易通道客觀上來說對哈薩克斯坦也是有好處的。當然﹐維什尼克也指出﹐也正是因為有了中國因素﹐哈薩克斯坦才能夠在大國博弈中從其它大國那裡爭取到更多的利益。

不過﹐維什尼克對中國影響的持續增長是否會影響哈薩克斯坦政府的政策也不是沒有擔憂。她提到今年中哈聯合反恐軍演。中國戰機獲准前往哈薩克斯坦執行長途奔襲任務。維什尼克說﹐也就在幾年前﹐中俄軍演時﹐哈薩克斯坦還拒絕中國軍機越過其領空。哈薩克斯坦政府立場變化如此之大﹐令人感到耐人尋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