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週邊麻煩多 原因何在?

  • 木風

中國海軍士兵2005年8月聚集在青島參加中俄聯合軍事演習

中國海軍士兵2005年8月聚集在青島參加中俄聯合軍事演習

中國週邊麻煩日漸增多,原因何在?台灣知名外交專家認為,主要原因不在美國,而在於中國的“自信外交”。自信是國力增長的反映,但中國的自信外交卻讓週邊感到不安。專家認為,中國在短期內很難走出這種困境。

*中國週邊關係全面緊張*

中國和菲律賓在南中國海黃岩島的爭議還在升溫。菲律賓外長羅薩里奧4月22日呼籲南中國海週邊相關的東盟國家公開表明立場,否則“不只是菲律賓,所有國家最終都會受到負面影響。”

觀察人士認為,羅薩里奧的這個行動等於是在串聯東盟國家,對抗中國。

黃岩島糾紛升級只是中國在自己週邊遇到的諸多麻煩中的一個。中國和越南在南中國海的主權爭端還在持續;中國跟日本在釣魚島的爭議近日又因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揚言買下釣魚島而再度引起國際關注;中國和南韓圍繞蘇岩礁的糾紛最近顯著加劇,兩國外交部展開唇槍舌戰;印度成功發射遠程導彈,令中國感到相當不安;北韓導彈試射計劃造成朝鮮半島局勢緊繃,中國也備受壓力。

*問題出在“自信外交*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研究中心第三研究所所長丁樹范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研究中心第三研究所所長丁樹范



中國媒體經常把週邊關係摩擦的增加歸咎美國,認為是美國在幕後拉攏甚至唆使這些國家對抗中國的結果。但是,台灣一些知名的國際問題專家則指出,真正的原因不在美國,而在中國自身。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國際研究中心第三研究所所長丁樹范就是持有此類觀點的專家之一。他說,美菲軍事演習是很早就確定的,不可能是在菲律賓跟中國在黃岩島上的糾紛激化後,短時間跟美國商定搞一次軍演以遏制中國。同時,在中菲對峙期間,美國保持冷靜,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這也足以說明,美國是不希望局勢失控的。

丁樹范認為,中國週邊關係緊張總的來說是由於它的週邊政策搖擺造成的。過去很多年,中國一直奉行鄧小平制定的“韜光養晦”的政策,對鄰國採取“睦鄰、友鄰和富鄰”三個方針,對安撫鄰國產生了很大的作用。但是,最近幾年,丁樹范對美國之音表示,隨著國力的增強,中國民眾信心滿滿,民族主義情緒上漲,中國的睦鄰外交轉向了“自信外交”,在處理週邊糾紛中態度開始強硬。

他說:“中國崛起以後,很多人認為,中國不需要再忍氣吞聲了,當然會造成跟很多國家的摩擦,特別是海洋領土方面的糾紛會蠻多的。”

丁樹范說,從中國本意看,中國是希望跟週邊國家保持睦鄰友好的,希望實現共同繁榮。特別是在美國重返亞洲以後,中國意識到更要加強這方面的工作,不要讓美國把自己的鄰國拉走。但是,中國的民族主義情緒對社會的影響力正在擴大,甚至已經開始影響到外交事務。

*林中斌:“自信外交已經造成廣泛傷害* 台灣淡江大學教授林中斌

台灣淡江大學教授林中斌



台灣另外一位著名的國際問題專家淡江大學教授林中斌也持類似的看法。他近日在台北舉行的一個研討會上指出,從2009年中國轉向“自信外交”以後,週邊關係全面緊張。印度立場轉趨強硬,越南歡迎美國海軍艦隻訪問,馬來西亞和菲律賓對中國的誘惑興趣減弱,積極推動東盟達成共同立場,在漁業、資源和主權糾紛等方面對抗北京的自信外交。

此外,林中斌教授說,澳大利亞也同意美國海軍陸戰隊常駐,新加坡與美國的合作關係也進一步擴大。馬來西亞和緬甸也都大幅度調整了內外政策,加強了跟西方的關係,而疏遠了跟北京的關係。目前在中國週邊國家中,林中斌說,只有老撾和柬埔寨作為北京事實上的衛星國的地位沒有變化。

林中斌認為,儘管“自信外交”給予中國的利益造成了廣泛的傷害,但由於三個因素的出現,北京遲遲沒有做出相應的調整。一是金融危機之後,中國迅速復蘇,而美國和歐洲則遲遲不能走出經濟疲軟。這更增強了中國人的自信心。二是,前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退出決策圈子。曾慶紅曾經主導了同日本、台灣、香港和美國全面改善關係的務實的對外政策的制定。他的退出給強硬派影響的擴大提供了空間。

*黨內權力爭鬥波及外交政策*

林中斌提到的第三點是以薄熙來為代表的左派勢力通過“唱紅打黑”把影響擴及全國,為胡錦濤和溫家寶構成了挑戰,迫使決策者在處理國際事務的時候攜帶了更多的極端保守主義和民族主義的元素。

台灣政大外交關系專家丁樹范對林中斌提到的第三點也表示認同。他對美國之音說:“過去兩年來,中國搞唱紅打黑,主要是唱紅。有一派毛式的民族主義跟隨薄熙來在重慶的發展,感染到全國各地。”

*中國還要回歸睦鄰外交*

丁樹范認為,這股民族主義勢力的興起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影響到中國的週邊政策現在還缺少足夠的證據,但是兩者之間的關係已經為不少學者感覺到。

在談到“薄熙來案子”的時候,林中斌認為,北京將會從中吸取教訓,對中國的週邊政策進行調整,至少會部分恢復以“睦鄰、友鄰和富鄰”的週邊政策,增加和美國的合作,減少雙邊的衝突。

丁樹范的看法略有不同。他表示,中國已經是世界上僅次美國的最大經濟體,相伴而來的自信心和民族主義情緒不可能和決策機製完全隔離開來。他認為,未來短期內,中國的週邊政策將難以擺脫“睦鄰”與“自信”之間的矛盾,鄰國也會因此而跟中國保持一種若即若離的狀態。他預測,在未來三年里,中國和週邊國家的摩擦和對抗將會更多,但是還不至於發展到武力衝突的地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