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希拉里新書:營救陳光誠 如同間諜小說

  • 東方

2012年5月2日,中國盲人律師陳光誠和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乘車離開美國大使館前往醫院,陳光誠在車上打電話。

2012年5月2日,中國盲人律師陳光誠和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乘車離開美國大使館前往醫院,陳光誠在車上打電話。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在剛出版的新書《艱難抉擇》中,披露了2012年中國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逃到美國大使館後,中美兩方談判的內幕。營救過程,一波三折,如同精彩的間諜小說。

*黃機子*

希拉里在書中說,她就職美國國務卿後不久,她的桌子上被安裝了一台顏色鮮艷的黃色電話機。這台黃色電話機可以和美國總統以及世界任何角落的美國大使館官員就敏感議題進行無法監聽的討論。它也標誌著世界各地的麻煩事就在距離希拉里的不遠處。

2012年4月25日星期三,晚上9點36分,希拉里桌上的黃色電話機響了。電話是從國務院內七層政策計劃部門主任傑克蘇利文打來的。他說,美國駐北京使館遇到危機,需要指示。

幾天前,陳光誠和美國大使館的一名女外交官聯絡,說他已經逃到北京。這位女外交官與中國的人權活動人士有聯繫。她立即明白了局勢的嚴重程度。

陳光誠被稱作赤腳律師。他在逃亡過程中腿被摔傷,並向美國駐華使館尋求幫助。在北京的凌晨,兩位美國使館的工作人員秘密會見了陳光誠。中國國家安全部門正在追捕他,他提出可否在美國駐華使館避難,至少在使館內待到他接受醫治並想出新的解決辦法為止。兩名美國使館官員表示將將他的請求向華盛頓請示,同時,陳光誠在汽車里圍著北京郊區兜圈子,等待美方的回覆。

希拉里在書中寫道,諸多因素使得這件事成為一個相當艱難的決定。首先,陳光誠是當局的重點監控對象,如果美方不能夠快速採取行動,他很可能被逮捕。中國當局在使館外部署了大批警力,如果陳光誠試圖走到使館門口,他們一定會在他進入使館前,就以最快的速度將他帶走。所以唯一的辦法是,美方派一個小組去使館外將他接走。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副大使王曉岷(Bob Wang)認為,陳光誠進入美國大使館的可能性只有10%,十有八九他根本無法進入美國駐華大使館的院子。如果美方將他接進來,無疑加重和中方的緊張關係。

時間也是一個重要因素。當陳光誠事件發生時,希拉里正准備前往北京,與財政部長蓋特納一起參加一年一度的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這是一年中最重要的外交活動,美方有一系列重要而敏感的議程要與中方討論,包括南中國海危機,來自北韓的挑釁,人民幣匯率和知識產權保護等等。如果美方幫助陳光誠,很有可能惹怒中國領導人,他們可能會取消此次峰會。退一步講,美方也可以預見到,美中之間有很多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合作項目將會受到削弱。

很顯然,希拉里需要在是否保護一個具有標杆意義的個人和美中大國關係中做出選擇。天平的一側,是美國的核心價值觀,美國是自由和機會的燈塔;另一方面,美方必須考慮安全與經濟等方面的重要議題。

據希拉里回憶,在她正在考慮如何處理陳光誠事件時,另一個事件映入腦海。2012年2月,也就是兩個月之前,重慶公安局的局長王立軍進入成都總領館,要求幫助。在被免職前,王立軍曾是薄熙來的親密助手,他們曾經竊聽過胡錦濤的電話。

*王立軍事件 中方感激美方*

王立軍在美國駐成都總領館時,忠於薄熙來的武警包圍了美國總領館。王立軍不是持不同政見者,但是美方也不能把王立軍交給外面的人。美方無法讓王立軍永遠呆在總領館內。所以在美方徵求王立軍本人意見後,和北京中央當局取得了聯繫,並建議他投降,讓當局聽取他的證詞。美方當時也不知道這個事件的嚴重性,也不知道北京如此看重這個事件。美方同意對這個案件不說一句話,中方對美方十分感激。

書中,希拉里說,她告訴傑克安排一個和美國負責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Campbell)、副國務卿伯恩斯(Bill Burns),以及米爾斯(Cheryl Mills)之間的電話會議。她決定成立一個小組。坎貝爾對希拉里說,需要一個小時之內作出決定。使館已經成立了特別工作組,可以到達和陳光誠事先約定的集合地點。現在只等她一句話。希拉里只說了三個字,“去接他”。

其實,這不是一個非常難做的決定。希拉里一直相信比美國的經濟、軍事力量更為重要的,是美國價值觀,它是美國力量和安全的最大保障。

這不僅僅是一種理想主義,美國在過去幾十年間一直在中國談論人權。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沒有例外。現在美國的信譽在中國以及世界其他國家受到了懷疑。如果美方不幫助陳光誠,將會有損美國的國際形象。

希拉里自己說,她的這個賭經過精心盤算:中國作為此次峰會的主辦國,至少需要保證峰會順利進行。薄熙來醜聞和即將開始的新一代領導班子換屆,讓他們已經無暇它顧,他們不希望再面對一個新的危機。希拉里傾向於認為,北京不會因這個事件破壞整個美中關係。

希拉里繼續寫道,美國駐北京副大使王曉岷開始行動。他離開了使館,前去和陳光誠會面。希拉里向白宮做了匯報。

總統的一些助理擔心這個事件會損害美國和中國的關係。但是沒有人願意拋棄陳光誠並為這件事負責。總統團隊只希望迅速處理陳光誠問題。

*營救場面如同間諜小說*

一場間諜小說般的場景在北京街頭展開。使館的車輛到達集合地點,大概45分鍾後,王曉岷看到了陳光誠,同時看到了中國的安保人員就在附近。機不可失,鮑勃王一把將陳光誠推進車里,扔過去一件夾克擋在陳光誠的頭上掩護他。隨後鮑勃在車上通報了華盛頓。當時美國官員們都屏住呼吸,十分緊張,擔心中國當局在汽車抵達使館前攔住他們。最終,在華盛頓時間凌晨3點的時候,鮑勃來電,報來喜訊:任務完成。美國大使館的醫生正在為陳光誠檢查和治療。

希拉里在書中回憶說,在之後的兩天,美方開始商量下一步。第一步是與中國政府取得聯繫,通知他們陳光誠在美方這里。美方希望在美中戰略經濟對話前會見中方官員,商討出一個解決方案。第二步,美方和陳光誠談話,問他的目的是甚麼?他是否准備接下來的15年都在使館度過,像當年在美國使館尋求庇護的匈牙利樞機主教明曾蒂那樣。

同時,希拉里讓助理國務卿坎貝爾盡快趕往北京,從而可以當面和中方進行談判,并召回在印尼巴厘島渡假的駱家輝(Gary Locke)。米爾斯還設法找到了美國國務院法律顧問,前耶魯大學法學院院長高洪柱(Harold Koh)。他當時正在中國一個偏遠地區旅行。米爾斯問他,你能接觸到安全電話的地方有多遠,他回答說,四個小時。她說,趕快去,她將通過安全電話討論。

*使館三樓 海軍陸戰隊嚴陣以待*

希拉里寫道,坎貝爾到達北京後,直奔美國使館三樓。美國海軍陸戰隊在使館三樓設置了警衛區。使館外面,中國警方也明顯加強了警力。美國使館內部,美國海軍陸戰隊嚴陣以待,似乎是防御即將到來的襲擊。陳光誠戴著黑眼鏡,看上去很虛弱。很難想象這樣一個人會成為國際事件的中心人物。

這時候,至少有一個好消息傳來,中國政府同意和美方會面。同時,陳光誠和王曉岷以及使館其他說中文的工作人員建立了友誼。他表示了強烈的意願,說他希望留在中國,而不是尋求政治庇護,也不希望留在美國使館大院內一輩子。陳光誠描述了在山東所遭受的虐待,並希望北京的中央政府能夠介入主持公道。他對當時的總理溫家寶頗有好感,說溫家寶對窮人和被剝奪權利的人十分關注,稱溫家寶在中國有良好的聲譽。他說,“溫爺爺”知道他的經歷後,一定會幫助他。

*強硬的崔天凱*

坎貝爾的談判對手是崔天凱。崔天凱後來被任命為中國駐美大使。美方當時的策略是小心謹慎,設法和中方找到共同點。美方的底線是,美方不可能將陳光誠交出來,但是也希望這個事件不損害美中峰會,美方希望和中方在這個事件上達成雙贏。

中方的態度十分強硬。崔天凱說,我告訴你們這個事件應該怎樣處理。你們立刻將陳光誠交出來。美方提出,可以讓中方官員到美國大使館和陳光誠會面。崔天凱聽到這個建議後更加憤怒。

在美國大使館內部,陳光誠說,他希望留在中國國內,並學習法律。

為了給中方留有面子,美方希望中國的一所大學能夠給讓他學習法律嗎,而陳光誠則不直接提政治庇護。

中方雖然對這個方案有所懷疑,但最後仍然接受了這個方案。崔天凱得到來自中國最高層的指示,讓這個事件趕快結束。

五天後,希拉里從華盛頓安德魯斯空軍基地乘專機飛往北京參加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這離在北京和中方的談判只有不到20個小時。美國總統關於陳光誠談判的指示非常簡單:不要搞砸了。

*校友*

美方終於和中方達成了協議:陳光誠將前往北京一所醫院接受治療,並和家人團聚。隨後他將離開北京,前往中國其他地區的一所大學學習法律兩年,在隨後可能去美國留學。美方向中方提供了五六所大學的名單。崔天凱看到後大怒說,華東師大絕對不可能,他不可能成為陳光誠的校友。

希拉里在回憶錄中寫道,陳光誠此刻的態度有些猶豫。他說,他想和家人商量後再做最後決定。陳光誠提出見家屬的要求,美方覺得再向中方提條件會非常困難。因為中方已經做出了一些讓步。但陳光誠很堅持。

希拉里認為,美方需要加大壓力,要求中方把陳光誠的家屬接來。美方提出的觀點很明確,美中兩國需要專注即將舉行的峰會,盡快把這件事放到身後。

崔天凱同意向上級請示。希拉里的專機當時還在太平洋上空。午夜時分,消息傳來,陳光誠家屬已經乘車從山東前往北京。美方也按照和中方達成的協議,讓陳光誠走出大使館。

*陳光誠:我要吻你*

陳光誠有些緊張。他呆在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保護圈里,感到非常安全。而且,還有使館的醫生為他治療。他還和駱家輝大使建立了友誼。

駱家輝和Harold Koh拉著陳光誠的手,安慰他,並兩次讓陳光誠和在火車的妻子通電話。陳光誠最後站起來,說,“走吧”。這場冗長而困難的危機終於告一段落。

陳光誠靠在駱家輝大使的臂膀上,拉著Kurt的手,離開了海軍陸戰隊的保護圈,慢慢走進了一輛面包車。傑克撥通了希拉里的電話,並把電話遞給了陳光誠。陳光誠對希拉里說,我想吻你。希拉里在回憶錄中稱,當時她也有同樣的想法。

面包車到達朝陽醫院。門口有很多傳媒和保安。陳光誠見到了他的妻子和孩子,然後接受了治療。希拉里公佈了一份精心措辭的聲明:美國大使館非常高興陳光誠進入使館,並以一種反映他自己的意願和美國的價值的方式離開。中方則譴責了美方干涉中國內政。美中峰會繼續進行。

崔天凱和戴秉國在萬壽寺為美方舉行了晚宴。戴秉國帶領美方參觀萬壽寺並介紹了里面的藏品。這件事終於畫上句號。隨後,希拉里和戴秉國私下里舉行了聚會。戴秉國給希拉里看了他孫子的照片。雙方都認為要讓下一代有一個和平的未來。美方終於解決了一個棘手的問題。不過,戴秉國對希拉里說,美方如此信任陳光誠是一個錯誤。他是一個罪犯。戴秉國還提醒希拉里說,當希拉里會見胡錦濤和溫家寶的時候,不要談到這個案件。

*美國使館失控*

在朝陽醫院,美國大使館的官員希望給陳光誠和袁偉靜夫婦一點私人空間。他們夫婦終於獨處一室了。不過,陳光誠開始懷疑美方和中方達成的交易。中方會履行嗎?他開始和一些人權活動人士聯繫。他們建議陳光誠出國。陳光誠也開始接受記者的採訪,一些記者告誡他,留在中國不明智。隨著夜幕的降臨,陳光誠改變了主意。

當希拉里結束和戴秉國的會談,出來見到記者。記者引述陳光誠從醫院病床上的話說,陳光誠感到不安全。陳光誠還說他沒有講過要吻希拉里。陳光誠開始接受從華盛頓到北京的各家傳媒的採訪,唯獨不與美國大使館的官員交談。他使用的手機還是美國使館提供的。朝陽醫院外面的中國警力不斷增加。希拉里似乎可以看到戴秉國和崔天凱的表情:我已經告訴過你。

希拉里在回憶錄中稱,當時Kurt表示,如果情況失控,他願意辭職。希拉里當場表示拒絕,然後說,應該制定一個另外的方案。首先,美方可以發表聲明:陳光誠沒有提出政治庇護。第二,如果陳光誠還堅持去美國,不管有多困難,美方將和中國政府談判新的協議。美方不能讓這個問題影響了整個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第三,希拉里可以裝作甚麼都沒有發生,按照原定計劃和議程參加美中戰略和經濟對話。希拉里團隊成員臉上都寫著憂慮和疲倦,那天晚上,沒有人睡好。

*美中對話 照常舉行*

第二天,北京的霧霾稍有減輕,堵得水泄不通的北京街道,在美方車隊經過的時候,也暢通無阻。美國代表團來到釣魚台,這里也是1971年基辛格和周恩來談判的地方。希拉里在和戴秉國等人談判時,避免談陳光誠的問題,主要談伊朗、北韓、敘利亞和其他一系列美方需要中方合作的問題。但是,希拉里補充說,只有保護所有公民的權利,中國才能更加強大和繁榮,當然這也是結成更穩固的伙伴關係的共同目標。

美方會談持續了幾個小時,Kurt不停地離開會談的桌子接電話,了解朝陽醫院陳光誠的情況。傳來的消息非常不好,美方大使館的官員仍然無法接通陳光誠的手機。中國禁止任何人接近陳光誠,一些抗議者在醫院外面出現,有些抗議者身穿支持陳光誠的T恤。醫院外的保安人員似乎越來越焦躁,而陳光誠則拿著大使館提供的手機和美國記者侃侃而談,大談他要離開中國去美國﹐並對使館是否做出足夠的努力幫助他提出疑問。

*華盛頓 人聲鼎沸*

在美國國內,大選年的政治也開始介入這個事件。華盛頓人聲鼎沸,美國眾院議長博納對記者說,他聽到有關陳光誠在壓力下違反自己的意願離開美國大使館,並有可能導致他和他的家人受到傷害,對此他深表不安。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稱之為奧巴馬政府羞恥的一天,自由的黑天。白宮則進入危機處理模式,從白宮到北京來的指令非常簡單:趕快彌補。

希拉里下令讓Kurt和駱家輝大使立即和中方進行新的談判,讓陳光誠離開中國。中方簡直不相信美方,崔天凱搖著頭對Kurt說,你趕快回華盛頓辭職吧。同時,陳光誠向外聯絡的行動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他不但拒絕和美國大使館的任何人談話,還設法通過總部設在美國的一位華裔基督教牧師傅希秋的蘋果手機,直接和美國眾議員史密斯通話。陳光誠說:“我擔心家人的生命安全,我要求前往美國。”這段話在美國的黨派政治中起到火上澆油的作用。

*親自出馬*

希拉里在回憶錄中說,是自己必須親自過問的時間了。如果崔天凱拒絕談判,那希拉里就準備和戴秉國直接談。難道美方多年和中國建立的關係會一點作用不起嗎?另外,星期五,希拉里還計劃會見胡錦濤和溫家寶。戴秉國和希拉里恐怕都希望這個事件能夠平穩地解決,這符合中美雙方的利益。

星期四早上,希拉里和戴秉國舉行了會見。希拉里首先感謝中方遵守協議,並向他解釋了美國國內的政治局勢。希拉里向戴秉國提出了一個雙方都不失顏面的解決方案。在美中達成在第一個協議中,陳光誠將在中國的一所大學學習法律,美方現在只需要將其改成在美國的一所大學學習法律,而不需要再重新進行達成新的協議,只需前雙方達成的協議做出很小的修改。戴秉國一言不發,盯著希拉里看了一會。希拉里也不知道戴秉國嚴肅表情後面到底是甚麼想法。戴秉國緩慢的把頭轉向崔天凱。崔天凱則明顯顯得有些激動。戴秉國對崔天凱說,去和Kurt一起制定這個方案的細節吧。

*中方讓步*

希拉里在會議錄中回想起她前往人民大會堂會見胡錦濤和溫家寶的路上,雖然心情有所放鬆,但仍然不是很確切。希拉里遵守了和戴秉國達成的承諾,沒有和胡錦濤以及溫家寶談到陳光誠的事情。希拉里說,在她與胡錦濤以及隨後和溫家寶的會見中,兩位中國領導人似乎很高興,雙方互相兜圈子,談到未來美中關係的大局。胡﹑溫馬上就要結束10年任期,美國也要進入新一輪總統大選,雖然兩國領導人變了,但美中之間的基本盤並沒有改變。

崔天凱和Kurt以及雙方的團隊午飯後開始就陳光誠事件的下一步舉行談判。崔天凱的態度有了明顯轉變,儘管雙方還有分歧,但最後美方找到了解決方案。雙方達成了一項措辭簡單但意義明確的協議“陳光誠作為一個中國公民,將申請去美國的簽證,中美雙方都將按照相應程序處理。陳光誠可以帶著他的家人前往紐約大學。”

*圓滿結局*

美中戰略經濟對話之後,中方領導人一如既往地不願意在會議結束後召開新聞發佈會回答記者的問題。而希拉里則回到酒店,舉行了了她到達北京之後的首次記者會。第一個問題是來自美聯社的馬特李。他問了一連串的問題:中國領導人對陳光誠事件有何反應?你是不是有信心中方允許陳光誠離開這個國家,和家人一起赴美?你對美國國內對你的批評,有何反應?

希拉里拿出了一張事先準備好的美方和中方達成的協議,在記者會上宣讀了這篇聲明,並做了一些補充和解釋,這也是陳光誠事件的圓滿落幕。

希拉里回憶道:隨著照相機快門聲逐漸逝去,記者們合上了採訪本,她本人也覺得這次的解決非常圓滿。記者會後,希拉里邀請了美方的團隊吃了北京烤鴨和其他中國美味,他們完全值得這次慶功晚宴。第二天,希拉里離開北京,飛往孟加拉。

陳光誠仍然在醫院里。希拉里知道知道第二個協議也有可能會像第一個協議一樣破裂。除非陳光誠一家能夠安全踏上美國,否則美方不可能完全放心。根據美方和中方達成的協議,這一過程也許需要幾個星期的時間。不過,中方在這場危機的整個過程中表現出他們願意履行協議,希拉里認為,這次他們也會同樣坐到。果真,5月19日,陳光誠和他的家人抵達美國,並前往紐約大學學習法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