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論壇探討暴動罪與抗爭激進化趨勢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獨立媒體舉辦「上街隨時被暴動﹖」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獨立媒體舉辦「上街隨時被暴動﹖」論壇。(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年初一旺角衝突事件發生超過一個月,40多名被捕人士被控暴動罪。有民間團體最近舉辦論壇,探討暴動罪對示威者帶來的心理壓力,以及香港抗爭激進化的趨勢。被控暴動罪的學民思潮成員林淳軒在論壇上表示,心理壓力很大,他認為暴動罪是當局的政治示警,對抗爭者及市民造成心理陰影,日後更難組織大型的群眾運動。

香港民間團體「獨立媒體」最近舉辦題為「上街隨時被暴動﹖」論壇,邀請多位人權組織的代表、法律界人士以及學生代表出席,探討旺角衝突事件之後,40多名被捕人士被控暴動罪,對示威者帶來的心理壓力,以及香港抗爭激進化的趨勢。

暴動罪涉複雜政治歷史哲學問題

香港執業大律師郭憬憲在論壇上表示,暴動罪在香港由來已久,1970年代已經有,不是當局新近發明出來的字眼。而非法集結罪是比較普遍,很多時候是控告一些搶鐵馬,或者推撞警方防線的人士。郭憬憲表示,如果示威者推鐵馬導致有人受傷,或者衝擊警方防線導致有保安或警員受傷,這樣就是有實質上破壞社會安寧,但是當局很少控告這樣衝擊的示威者暴動罪。

香港執業大律師郭憬憲。(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執業大律師郭憬憲。(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郭憬憲說:換言之就是以往一直將一些衝突的場面告低了,告了非法集結,實質上要入很容易入了暴動罪的門檻,不過律政署很多時候只是說,我們這個非法集結罪,控方雖然告非法集結,但是我們的主張,是有實質破壞社會安寧發生了,讓大家聽起來,就是非法集結沒那麼大件事(嚴重)。但是以法論法,如果你控告非法集結,但同一時間主張有實質的破壞社會安寧發生,就即是暴動。

郭憬憲並表示,暴動罪的背後涉及複雜的政治、哲學及歷史問題,不容易解釋。

傘運後香港警察武力升級加快

出席論壇的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表示,2014年底雨傘運動之後,警方使用武力的升級加快了,從過往港英年代的徒手式處理示威,但是旺角佔領區清場的時候,就出現不少武力的場面。

羅沃啟並表示,很多過往很少控告的罪名,最近恢復使用,例如暴動罪已經幾十年沒有在香港出現,他擔心這樣情況會愈來愈普遍,製造更多暴力衝擊,對未來抗爭的趨勢感到悲觀。

羅沃啟說:看到現存的政府它是沒有一個基本的民意授權,沒有選舉代表的合法性,也沒有表現出管治的正當性,只會愈來愈多這樣的糾紛,而警方又是被縱容而唯一可以用來維持政權的主要機器,我相信面前我們的情況是會愈來愈困難,尤其如果是主張激進行動的朋友,是會付出更加大的代價,或者甚至你是不是有參與,可能都會被捲入其中。

人權組織指暴動罪政治含意高

香港人權監察總軒事羅沃啟。(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人權監察總軒事羅沃啟。(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羅沃啟表示,在香港要控告暴動罪的門檻很低,很容易可以控告,但是政治含意很高。羅沃啟表示,以英國的標準,香港年初一的旺角衝突應該是「武力集會」,未到暴動的階段,英國最高判處5年監禁,而香港最高是判處10年監禁。羅沃啟並表示,當建制內的方式不能夠解決問題,會導致香港的抗爭激進化。

羅沃啟說:所以大家要面對的就是這種這麼恐怖的國家機器,在香港的實現,你可以想像社會的回應就是繼續上升,最後是甚麼呢﹖就是恐怖主義了。

在旺角衝突事件被控暴動罪的學民思潮成員林淳軒在論壇上表示,被控暴動罪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因為暴動罪最高可以被判入獄10年,無可能認罪,而且要不斷詢問法律意見,在心力和金錢上都有很大消耗。林淳軒並表示,他剛獲准保釋後,也要面對輿論及公眾壓力,曾經被人無故以粗口指罵是暴徒,令他留在家中一星期不想外出,避免被人指指點點。

學民林淳軒指暴動罪心理壓力大

林淳軒說:即是所謂壓力的來源,我一定是想如果判10年怎麼辦﹖同時有一種悔恨的感覺就是我不是打了一個警察而判10年,而是無原無故行過而已,我不知那一晚行過,我不是說那一晚,那晚是指那一晚我也不知道。即是我行過無原無故被拘捕,要判10年,這個壓力大不大呢﹖這個幸好我是一個樂天知命,以及我是一個比較核心參與社會運動的人,我還承受得到這個壓力,因為我一直以來的信念,以及我身邊很多朋友支持我。

學民思潮成員林淳軒。(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學民思潮成員林淳軒。(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林淳軒表示,社會運動最主要是一般市民被感動出來參與,如果一般市民要面對被控告暴動罪的風險,將來的抗爭可能會愈來愈少人參與。他認為,暴動罪是當局的政治示警,透過傳媒的報道,示威可能會監禁10年,對抗爭者及市民造成心理陰影,日後更難組織大型的群眾運動。

憂暴動罪影響市民參與社運

林淳軒說:示威跟著就是暴動及監禁10年,基本上你只要抓住這些關鍵字眼,你就可以大概明白政府嘗試投射甚麼樣的影像給所有的示威人士。這個就是將來我們要面對的問題,就是那個陰影相對地是大,而且對於群眾,對於一般更加多的市民,他們願意參與我們的示威的能耐,我們是更難去組織到他們。

林淳軒表示,雨傘運動失敗之後,下一步不一定使用暴力抗爭,非暴力抗爭仍然有很多可能性,但是目前很多社運人士,在這種社會氣氛下,不知道怎樣去組織。

林淳軒說:即是會「被暴動」的可能性,但我真的不希望大家覺得暴動就是「食生菜」,即是暴動當食生菜是一件、對社會來說不是一件很理想的一件事,它本身涉及一個邏輯,好像就是面對刑責,在這個時代只不過是食生菜,即是誰人沒有坐牢3個月出來,就沒資格搞社會運動,不是這樣的。

和平集會受法律及國際公約保障

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民權觀察成員王浩賢在論壇上表示,過往香港一直強調和平集會,主要由於和平集會受到香港的法律以及國際公約的保障,而且非和平的集會可能會造成當局介入以及限制的藉口。

王浩賢表示,很多香港人面對目前的政治困局,都感到失望及無力,但是他認為使用暴力手法的抗爭,是否能達到政治目的值得商榷,也可能會失去國際上的支持。

王浩賢說:你的集會如果真的使用了很高度的武力、暴力的時候,有時別人都不知道怎樣去幫你。我們自己回顧譬如在雨傘運動的時候,我們整個集會大體上是一個和平的集會,其實在聯合國譬如禁止酷刑委員會,他們去看香港的情況的時候,其實他們對警方的批評及鞭策,是非常之狠而且到位,特別是非常之關注警察有沒有使用過量武力。

傘運後暴力抗爭不一定有效

王浩賢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雨傘運動後面對香港政治的困局,使用暴力抗爭的成本非常高,而且不一定有效。

王浩賢說:如果我們純粹說覺得非暴力抗爭失效,所以我們就去探索一下,去使用暴力的方式去做抗爭,我覺得這個是未夠深思熟慮,如果有人去主張武力抗爭的話,我覺得他背後整套的理念,整套的目標、計劃,以至綱領其實應該要去清楚交代,以及大家真的要有一個很深入的討論。

王浩賢表示,和平抗爭還有很多方式,例如發動大型的罷工、罷市,學生也可以發動更大規模的罷課等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