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國民教育反洗腦風波來龍去脈

  • 湯惠芸 香港

學民思潮5月13日發起的「不要染紅教育大遊行」,只有超過100人參加

學民思潮5月13日發起的「不要染紅教育大遊行」,只有超過100人參加


香港特區政府即將在9月新學年實施的國民教育,被教師、學生等民間團體認為是政治任務。有關國民教育的爭議,主要是7月初公開的一本由親北京教育團體出版的國民教育手冊引起。有教師指出,手冊是一本具體的洗腦教材,讓港人對政府產生不信任。

香港教育局去年5月推出《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諮詢文件,教學目標要求學生「加強和諧團結、關愛家國的情懷」,對國民身分有自豪感,但無涉及中國民主發展題材。同年6月多名90後中學生組成「學民思潮」,反對洗腦式國民教育,並發動7月1日上街遊行。

今年2月,香港教育界要求當局將六四事件等爭議議題納入《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專責委員會再次提交修訂文件。今年5月,當局宣布9月新學年起,於小學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以3年為開展期,小學及初中最遲於2015年及2016年獨立成科;又訂定最新課程指引,刪去「和諧團結」及「愛國」目標,但教師討論爭議事件被要求保持中立。
729萬人反洗腦大遊行有9萬人參加,兩個多月間,參加反洗腦教育的香港市民增加了數百倍

729萬人反洗腦大遊行有9萬人參加,兩個多月間,參加反洗腦教育的香港市民增加了數百倍


今年5月13日,學民思潮發起「不要染紅教育﹗撤回國民教育課程大遊行」,多個政黨及教師團體參與,但只有超過100人參加,社會上對當局實施國民教育並沒有廣泛關注。

直至7月6日多份香港主要報章大篇幅報道,一本由香港教育局資助,親北京教育團體、國民教育服務中心出版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簡稱手冊),這本手冊7月初起陸續派發到全香港的中、小學,香港各界開始關注國民教育。
7月初公開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被香港各界認為是洗腦教材

7月初公開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被香港各界認為是洗腦教材


因為手冊有很多爭議內容,包括「中國模式」是世界焦點、中共一黨專政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另一方面批評歐美國家,例如自由市場的「華盛頓模式」令拉丁美洲政治失序、模式不可持續;美國民主、共和兩黨透過選舉輪流執政是「政黨惡鬥,人民當災」。而涉及中國社會問題的內容則隱惡揚善,例如四川汶川大地震,對豆腐渣工程及死傷情況隻字不提,只讚譽救災是「共赴國難」。34頁的手冊,只有2頁以短文交代毒奶粉、動車追撞等爭議事件反思。
國民教育手冊介紹美國民主、共和兩黨輪流執政,是「政黨惡鬥、人民當災」

國民教育手冊介紹美國民主、共和兩黨輪流執政,是「政黨惡鬥、人民當災」


教授通識科的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育研究部主任張銳輝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去年5月香港教育局推出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諮詢文件之後,雖然引起國民教育可能存在洗腦的疑問,但是很多教師仍然覺得洗腦是抽象的概念,直至手冊公佈之後,香港各界都具體知道洗腦教育的內容可以很離譜。

張銳輝說:當推出這本教材之後,大家就很具體地發覺洗腦教育可以去到這樣的地步,即是我想這份教材普遍的香港人只要花時間一看,都會覺得很離譜,你認為還是六、七十年代的中國嗎﹖就算現在的中國可能都沒有這樣寫法的、對於政府的看法,其實這份教材帶來很多對於政府的不信任。

張銳輝並表示,學生從這本手冊認識的中國,肯定不夠全面,只是執政者高度美化,隱惡揚善,是一本不折不扣的洗腦教材,會造成很多負面的影響。
教協教育研究部主任張銳輝

教協教育研究部主任張銳輝


張銳輝說:這份教材我想另一個更壞的示範是,如果老師礙於形勢,一定要在校內教這個教材,或者一個很大的政治壓力,我要用這個語調去說中國的話,我想無論老師或者學生,他們收到的訊息就是,原來我要弄虛作假,我在公眾場合就不能夠說真話,我就要講這個政權要我講的美好的中國。我想這個指鹿為馬、不敢說真話,掩著良心做事的做法,可能是更壞的影響,無論對學生或老師而言。

手冊出版後引起香港社會極大的反應,學民思潮7月初連續多日向香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請願,送上特製的示威物品、又在香港特區政府總部靜坐,要求與吳克儉公開對話、促請當局撤回洗腦式國民教育。
國民教育手冊形容中共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

國民教育手冊形容中共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


學生家長也打破沉默,7月初在社交網站成立「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關注組),一星期已經有超過1千人加入。關注組發動籌款並收集超過1千人的聯署,7月23日在香港三份報章刊登全版聯署聲明,要求當局立即撤回《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暫緩在今年9月推行國民教育科試行計劃,重新啟動全面諮詢。

關注組與學民思潮、教協等多個民間團體7月22日宣佈成立「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
並於7月29日舉行「全民行動、反洗腦萬人大遊行」,有9萬人參加,受到香港以至國際媒體高度關注,也成為9月9日立法會選舉重要議題。

香港教育局局長吳克儉7月初回應國民教育手冊的爭議表示,手冊內容只有第10頁比較中國和美國政制的內容有偏頗,但不應以一頁的情況作為對手冊的整體評估。直至爭議不斷升溫,吳克儉7月18日主動向傳媒表示,國民教育手冊今年3月出版,而香港教育局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是今年4月刊出,手冊無可能按照課程指引編寫,若認為手冊等同國民教育科,是有誤導成分。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在香港報章刊登超過1000人的聯署聲明,要求當局立即撤回國民教育科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在香港報章刊登超過1000人的聯署聲明,要求當局立即撤回國民教育科


面對9萬人大遊行的民意壓力,香港有關當局沒有即時回應遊行訴求,撤回國民教育科,只是宣佈設立一個有廣泛參與的委員會,就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在未來3年開展期的推行,向香港教育局提供意見,並重申國民教育不是洗腦教育。

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7月30日回應遊行表示,國民教育並非香港特區新政府的政治任務,當局不會強推國民教育。科目有3年開展期,學校可以自行決定今年、明年或後年推行,並可以自行決定教材,不存在洗腦的問題。梁振英並表示,各界最關心的國情教育內容,會在互聯網上公佈,釋除各界疑慮。

7月中,教協舉辦國民教育座談會,退休教師譚先生在會上發言表示,國民教育有如二次世界大戰時德國的毒氣室,毒害香港的年青人,如果教育界人士協助當局設計教材、提供意見,只是將毒氣室包裝得舒服些。
香港退休教師譚先生認為,當局應該撤銷國民教育

香港退休教師譚先生認為,當局應該撤銷國民教育


譚先生說:無論在課程指引、編寫教材、那本偏頗的中國模式,一些舉行了活動的國民小先鋒、或者一些到中國的訪問,都存在一些問題。我會說一個我個人的經驗,到最後的課程評估,這四方面其實是洗腦一條龍,你只是改善一部份,其實改變不了整個洗腦活動,或者毒害香港下一代的行為。

據多份香港主要報章報道,國民教育手冊的編製及出版背景都「極紅」。負責編製的是香港浸會大學當代中國研究所,由中國全國人大代表薛鳳旋擔任所長,香港主權移交前,薛鳳旋是香港特區籌委會成員,現任北京大學、中山大學等多間院校榮譽教授,並曾經出版多本關於中國經濟、政治的書籍。

出版手冊的國民教育服務中心由親北京的教育工作者聯會營辦,獲香港教育局資助於2007年成立。由2008至2010年,每年平均獲接近120萬美元的公帑資助。出版類似手冊的國情教材,年花接近8萬至13萬美元左右。該中心主席楊耀忠現任天水圍香島中學校長、曾任中國全國人大代表,其他成員有中國全國政協王國強、基本法研究中心副主席馬豪輝、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以及多名左校校長及中資機構高層。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