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佔中發起人﹕要推動香港社會深化認知民主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天主教團體舉辦「獅子山下話民主」研討會,探討後佔領行動香港民主運動發展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香港天主教團體舉辦「獅子山下話民主」研討會,探討後佔領行動香港民主運動發展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據香港中文大學公佈一項最新的民意調查顯示,約有120萬港人曾經參與佔領運動。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在一個論壇上表示,參與佔領運動的人數超出預期,但是當初要求北京讓步的目標未能達到,不過可以引起公民覺醒,未來將會推動社會約章運動,在日常生活中深化民主的認知。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轄下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今年8月成立「香港民意與政治發展專題研究小組」,最近公佈第四輪「香港民意與政治發展」民意調查結果。調查於12月8至12日進行,以電話訪問了1,011名15歲以上的香港市民。調查期間旺角佔領區已被清場、學聯與學民思潮號召包圍政府總部並承認行動失敗、和平佔中三位發起人已經自首、金鐘佔領區也被「終極清場」。

民調結果顯示,大約兩成受訪者曾到現場參與佔領,推算出約有120萬港人曾經參與佔領運動。結果並顯示,如果「政改方案令到與中央政見不同的人不能成為候選人」,超過38%受訪者認為仍然應該通過方案,較佔領運動展開前的9月份同一調查,上升9個百分點;認為要否決方案的比率就下跌10.6個百分點,至超過43%,支持「通過」和「否決」方案的比率進一步收窄。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李立峰在公佈民調的記者會上表示,結果反映佔領運動展開後,增加了香港市民的討論及對政改的認識,例如明白到港府「讓步」的空間可以很大,加上港府仍然未拋出具體的政改方案,受訪者可能認為不需要立即否決。

李立峰並表示,在泛民主派和「雨傘運動」角度來看,結果或者反映建制派在輿論上的成功,令「中間派」以及無政治傾向的香港市民取態走近建制派。不過,李立峰認為,這個趨勢不一定會持續,如果港府的政改方案最終「寸步不讓」,民意可能會反彈。

李立峰說:“任何一場大型的社會運動或者任何一個大的社會事件,它會帶來很多很多社會討論,它會引發很多相關的資訊不停流傳,在這個情況之下,越來越多市民的思考會開始複雜了,到最後他接不接受那個基礎會扎實了,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可能會有一種這樣的轉變。但我想最後補充一句,任何民調有基本的道理就是,過去3個月的趨勢是這樣,不等於未來3個月的趨勢都會是這樣。”

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最近出席一個題為「獅子山下話民主」的研討會表示,參與佔領運動的人數超出預期,按參與商討日的大約2,500人估計,參與原計劃10月1日在中環遮打道行人專區佔領行動的人數,可能有1萬人,影響交通也可能只有一日,甚至考慮過警方可能會冷處理。

戴耀廷說:“爆些料給大家,當時我們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討論的是,如果我們在那個行人專區由10月1日靜坐到3日,它(警方)都不理我們,我們怎麼辦呢﹖當時有考慮過衝出去夏愨道吧,有討論過的,但當時討論的時候覺得不可以,無人夠膽這樣說。另外,我們申請一個遊行,當時未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當時有想過,如果當局不讓我們在行人專區集會的話,跟著我們怎麼辦呢﹖我們從維園出來之後,當時有想過在崇光百貨對面靜坐、或者在金鐘道靜坐,當時全部都有討論,最後當然發生的不是按我們想的方法去發生。”

戴耀廷表示,民調顯示超過120萬港人曾經參與佔領運動,遠超預期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戴耀廷表示,民調顯示超過120萬港人曾經參與佔領運動,遠超預期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戴耀廷表示,本來和平佔中的目標是要逼使北京讓步,而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31的特首普選落閘方案,反映這個目標是失敗,不過引起公民覺醒已經遠超預期,據香港中文大學最近公佈的民意調查顯示,超過120萬港人曾經參與佔領運動,反映公民覺醒以及願意為爭取民主付出的程度,遠超過和平佔中估計。

戴耀廷說:“雨傘運動所達到的成果,把餅造大了很多,以及這個餅造大了之後,是更加堅韌的這一班人,79日啊,沒有人想過佔領是會到79日,我們剛剛精密計算之後,最多只是5日而已,但竟然發生成為79日,即是這個就是我們未來的運動,要爭取民主下去的一個很堅實的基礎。”

戴耀廷表示,雨傘運動顯露出香港民主運動的新世代,未來香港的民主運動必須掌握這個新世代的特點,包括多元化、沒有任何單一的理念,可以讓所有人支持及擁護,例如對於特首普選的模式,是否有公民提名以及策略、步伐都有不同看法;其次是橫向的世代,即是沒有任何組織或者個人可以做代表和帶領運動等。

戴耀廷並表示,未來的民主運動必須回應新世代的特點,他認為將來不可能期望有一個政治領袖出來帶領香港的民主運動,他建議未來推動社會約章運動,連結不同的、多元化的新世代群體,在生活上深化民主的認知,不單是討論特首普選制度的問題,而是在各個政策層面上實踐民主的價值。

戴耀廷說:“由約章、到商討過程、到公民授權的過程的時候,我們就可以有大家共同接受的、就著整個社會管理、各方層面,有一個共同,透過民主程序而得出來的一個共同綱領。而如何去實踐,因為是一個橫向網絡的世代,未必須要一個中央統籌各方如何實踐,反而是個人在自己的生活範疇裡面、影響到的範疇裡面去實踐約章的內容,議員就在議會裡面去推動約章的內容,在政策層面,民間團體可以在它影響到的範疇裡面,與一些市民推動他們認識更深,有行動去實踐,甚至學生也可以在學校裡推動去實踐。”

戴耀廷回應觀眾提問表示,未有計劃第二次佔中行動,他認為旺角清場後出現的「購物團」流動佔領行動有創意,但是這樣的抗爭行動未必能夠達到「佔領人心」的效果,而且可能有被警方拘捕的風險,參與者應該考慮是否值得冒這樣的風險,他個人沒有準備參與「購物團」,避免招徠反佔中人士的衝擊。

戴耀廷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社會約章未有具體的推動計劃,和平佔中未來的行動,也要看下月初港府推動第二輪政改諮詢工作後,推出怎樣的政改方案。

戴耀廷說:“因為現在和平佔中構思的是,我們的義工落區的工作,到(港府)方案出來,估計機會率都很低的了,如果符合國際標準,我們就辦全民投票,但也要看方案出來的結果才可以考慮我們下一步做甚麼。”

出席同一個研討會的香港立法會議員、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回應觀眾提問表示,香港最主要是向中國當局爭取民主,而最重要的力量來自香港及中國的公民社會,他認為香港未來的民主運動,不單是爭取民主,更是社會保衛。

李卓人認為香港未來民主運動,不單爭取普選,更要保衛社會價值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李卓人認為香港未來民主運動,不單爭取普選,更要保衛社會價值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李卓人說:“即是我們捍衛到我們的價值都已經很厲害了,我有時覺得,坦白講現在是「殺到埋身」了,即是它(北京)一定會在香港搞定所有傳媒、搞定你的大學,將來所有大學的教授、等他(戴耀廷)這一代沒有了,我不知道下一代的教授會不會中國共產黨篩選過,學聯也最好所有學生會消滅了,學聯也不能存在,全部紅化,但是我又相信我們頂得住,但我們也要有這個敏感度去頂得住才可以,即是不可以好像生活如常那樣繼續去爭取真普選這麼簡單,普選、真普選一定要爭取,但是每個生活的細節我們現在都要抗爭。”

李卓人並表示,目前香港六四永久紀念館約有4成的參觀者是大陸遊客,他認為如何讓大陸民眾認同香港的價值觀,讓香港的價值進入中國大陸,才可以在香港成功爭取真普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