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外相訪東盟謀求結盟抗衡中國


2016年5月6日,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河內與越南外長范平明會晤後在記者會上。

2016年5月6日,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河內與越南外長范平明會晤後在記者會上。

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剛剛結束了出訪中國、泰國、緬甸、老撾和越南的8天外交行程。一些日本主流媒體指出,岸田此行的主要目的,很可能是為本月下旬在日本伊勢召開的7國集團(G7)峰會就南中國海主權糾紛議題做前期鋪墊準備,務求國際社會監督解決。

日本外相岸田文雄4月30日在這次出訪的第一站北京展開的首個外長會談上,就與中國外長王毅圍繞南中國海問題激烈爭執。王毅重申,中國一向主張“南海問題應由當事國之間解決,與日本無關”的立場。岸田則強調,南中國海糾紛影響了地區安定局勢,是日本以及國際社會憂慮的重大安全問題。他說,南中國海主權糾紛應依據國際海洋法的規定和平解決,而不是中國獨特的“九段線”主張,以及基於強大軍力來迫使其他當事國讓步的單方面手段。

一些日本主流媒體紛紛引述日報外務省事後的簡報報導說,有關南中國海問題的會談結果,是中日外長各執己見的平行線。王毅向日本提出的四點要求中,“放棄對抗意識”被相信是指南中國海問題。不過外長會談後,與岸田會談的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和總理李克強還是以微笑展示了中國有意努力改善中日外交關係的立場。

東盟之

結束訪華後,岸田依次訪問了泰國、緬甸、老撾和越南四個東南亞國家。除了最後一站越南外,岸田到訪的其他三國都不是與中國在南中國海主權糾紛的當事國,但都同屬東盟。

研究東南亞國際關係的日本青山大學教授山影進說:“東盟由東南亞多個小國構成,從冷戰時期起至今,他們看大國像看海獸 一樣。二十一世紀後,中國崛起,東南亞國家又開始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小心翼翼,務求不得罪雙方並從中謀求最大利益。隨著中國崛起,並逐漸提升南中國海行動, 東盟內部存在偏重美國或偏重中國的國家。”山影指出,東盟各國對中國的立場基本根據兩大要素,即經濟上依賴中國大小和是否憂慮中國威脅,憂慮的具體表現是 對南中國海問題的關心大小。

他分析說,經濟上依賴中國大,同時不大憂慮中國威脅,具體表現在不大關心南中國海問題的親中國家有柬埔寨、老撾;經濟上依 賴中國少,但也不大關心南中國海問題的有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經濟上依賴中國大,但又憂慮中國威脅、關心南中國海問題的有緬甸、越南;經濟上依賴中國 小,同時憂慮中國威脅、關心南中國海問題的有文萊、印尼、菲律賓。

對日關

東盟各國與日本關係良好,大部分國家二戰後或多或少地接受過日本的經濟援助。2006年日本《讀賣新聞》和《韓國日報》等外國集團曾聯合實施對東南亞國家民意調查,結果說明各國被訪者近九成認為本國“與日本關係良好”。

中國新浪網去年12月發表一篇去過東南亞國家的中國作者文章。這篇文章的作者也承認,儘管日本二戰期間也侵略過東南亞多國,但東南亞民眾並不像中國民眾那樣仇日。作者說,他在馬來西亞參觀一個紀念碑時,遇到一群當地人圍問“你是日本人嗎?”當他回答“不是,是中國人”時,驚訝人群竟如鳥獸散逃離。該文作者分析認為,東南亞國家民眾對日好感的原因是“二戰前那裡就是日本的殖民地”。

不過日本政權二十世紀後期起經常是“走馬燈”的局面,顧不上與東盟發展外交。直到現任首相安倍晉三第二次執政時,基於構築外交包圍中國和提倡“海洋鑽石安全網”,日本加強了與東盟的安全合作,具體表現在協助部分東盟國家加強海洋行動,近年遇到中國在南中國海活躍行動,日本更重視與東盟關係。而東盟國家歡迎日本接觸,不僅因安全合作,還普遍有乘日本分散在中國投資的趨勢,積極謀求吸引日資的目的。日本防衛研究所還有研究報告指出,日本立法行使集體自衛權後,不少東盟國家感到振奮,期待加強與日本的國防合作。

訪問泰

岸田這次訪問的東南亞四國中,泰國雖屬於不大關心南中國海問題的國家,但泰國在東盟中較有影響力。岸田在與泰國總理巴育的會談中提出南中國海問題時說,日本認為東盟國家應團結一致地應對南中國海問題,希望泰國進一步扮演東盟的重要角色。對此,巴育贊成日本提倡的南中國海問題應以國際法和平解決的主張。

緬甸經濟上依賴中國,已經訪問過中國的昂山素姬至今並未訪日。儘管緬甸憂慮中國威脅,但也關心南中國海問題。不過,根據日本外務省和緬甸外交部雙方事後公佈的內容,岸田與昂山素姬會談中並沒提南中國海問題。

事實上,由於日本政府曾給緬甸前軍政府提供經濟援助,所以現在日本政府憂慮緬甸新民主政權對日本存有心結。不過這次在會談後的聯合記者會上,昂山素姬還是客氣地表明了對日本國民援助她的謝意。據日本外務省透露岸田訪緬的說明稱,此行主要目的是與緬甸民主新政權構築信賴關係。

邀請訪

老撾是不大關心南中國海問題的親中國家,但老撾是今年東盟議長國,不僅預定主持今年9月舉行的東盟加中美日三國峰會,而且預定列席本月日本伊勢G7峰會。日本籌劃在峰會討論南中國海問題時,讓包含主權紛爭當事國成員國的東盟列席觀察。

岸田在與老撾外長沙倫塞會談時,繼訪問泰國後再次呼籲東盟“團結應對”南中國海問題。他表示,日本期待老撾能“作為一個團結應對南中國海問題的議長國”。岸田還對沙倫塞說:“希望老撾作為東盟代表,在7國峰會討論南中國海的議題上作出貢獻。”對此沙倫塞表示贊同日本“用國際法和平解決南中國海問題”的主張。

越南是在南中國海主與中國有領土主權糾紛的當事國。日越近年國防合作暢順,4月份日本兩艘護衛艦剛剛首次訪問了越南。由於越南總理阮春福今年4月剛上任,日本希望加強與越南新政府的關係,所以也邀請了阮春福列席伊勢7國集團峰會。

岸田訪越,可能是他此行最輕鬆的一站,不僅與越南外長范平明會談確認了兩國擴大安全合作的意向,而且與阮春福也討論了南中國海問題等。

岸田在越南記者會上說,雙法都認為,中國“單方面地改變南中國海現狀是國際社會共同的憂慮,東盟也有必要發出團結一致應對的重要訊息。”

輿論悲

不過日本國內主流媒體和輿論對岸田這次出訪的關注和議論基本只集中在訪華部分,其中以批評王毅態度無禮和要求過分的議論居多。

日本輿論並未太關注岸田訪東盟,隨岸田訪問的主流媒體記者們報導岸田東盟行程時,也透著對東盟應對南中國海問題意見渙散的看法。共同社一篇題為《日本外相出訪意在團結東盟制約中國但結果難料》的評論說,岸田在東盟訪問的連串會談中“一些國家表現出對中國的顧慮”,並引述日本政府人士分析認為“中國搶先一步對相關國家發動了外交攻勢”。共同社預測,“今後日本也許會陷入未能維持與東盟的合作關係,反而受制於中國的場面。”

電子媒體對岸田東南亞之行的反應也比較冷淡。日本聯網上有評論說,“東盟國家搖擺不定、變臉頻繁,不要認真他們說的話”,“印尼建設高鐵案,翻臉投靠中國現在還令人記憶猶新”,“東盟內部不團結,各國都是只顧自己利益,靠不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