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哈薩克斯坦暫停共產黨活動

  • 白樺 莫斯科

今年74歲的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不久前簽署命令,將在4月26日提前舉行總統大選。

今年74歲的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不久前簽署命令,將在4月26日提前舉行總統大選。

共產主義運動在俄羅斯之外的前蘇聯地區處境艱難。共產黨在哈薩克斯坦被暫停活動,甚至可能被取締。一些左翼人士認為,某些共產黨不捍衛勞工階層利益,已不是真正的共產黨。

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的一家法院去年12月25日做出裁決,暫停哈薩克共產黨活動三個月。法院不久前再次宣佈,把暫停共產黨活動的時間延長到5月份。

法院是根據哈薩克司法部的訴訟做出這一裁決的。司法部認為,哈薩克共產黨的活動違反了相關法律。因為共產黨辦公室的實際地址與注冊地址不符合。共產黨的實際人數更少於法律規定。哈薩克法律強調政黨的黨員人數不應少於4萬人,每個地區的黨員人數不應少於6百人。哈薩克司法部和內務部去年10月曾專門針對共產黨進行了大規模檢查。

哈薩克共產黨說,法庭審理完全在秘密狀態下進行,甚至沒有邀請共產黨參加。共產黨領導人僅在今年1月10日才知道了法院的決定,那時上訴期已過。
為了抗議哈薩克當局禁止共產黨活動,為數不多的大約十多名俄羅斯和哈薩克左翼人士上個星期在莫斯科的哈薩克斯坦大使館外舉行了單個人示威活動。
來自“俄羅斯共產黨聯盟”的謝多連科娃說,左翼人士擔心當局在5月之後可能完全取締哈薩克共產黨。她說,共產黨發行的“哈薩克真理報”已停刊,當局禁止共產黨員聚會和集會,共產黨的所有活動都已停止。

謝多連科娃:“哈薩克共產黨的所有賬號被關閉,最重要的是,當局甚至禁止共產黨員公開表達自己的立場。這等於紅色的共產主義運動在哈薩克斯坦完全停了下來。哈薩克4月將舉行總統大選,當局的舉動不僅是不讓共產黨參加選舉,乾脆是不讓共產黨對選舉活動施加任何影響。”

今年74歲的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不久前簽署命令,將在4月26日提前舉行總統大選。同鄰國烏茲別克斯坦總統卡里莫夫一樣,納扎爾巴耶夫也將在沒有任何實際競爭對手的情況下參選。今年77歲的烏茲別克總統卡里莫夫在幾天前的大選中以90%的得票率再次當選。納扎爾巴耶夫和卡里莫夫都是前蘇聯共產黨在當地的領導人。蘇聯解體後的20多年來,兩人在這兩個獨立的中亞國家一直執政至今。

哈薩克記者杜瓦諾夫說,馬克思、列寧和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今天的哈薩克社會沒有市場,沒有吸引力,很少有人相信。在意識形態上,哈薩克共產黨其實更偏向於社會民主黨。但不管怎樣,共產黨在哈薩克社會影響很小。他認為,被當局禁止的其他反對派勢力在民間社會都有支持基礎,共產黨在哈薩克斯坦看不到任何前途。

批評納扎爾巴耶夫的左翼政治勢力,哈薩克社會主義運動領導人庫爾馬諾夫認為,原油價格下跌重創哈薩克經濟。為了能長期執政,納扎爾巴耶夫決定赶在經濟形勢尚未徹底惡化之前提前舉行大選。哈薩克共產黨儘管不對納扎爾巴耶夫構成任何威脅,但當局仍然擔心共產黨能吸引一些因為生活水平下降而不滿的選民。

庫爾瑪托夫說,禁止共產黨也同當局進一步限制示威抗議活動的大趨勢有關。新的哈薩克工會法對工人們組織和參與罷工,組建和參加工會以及政黨,參加和組織集會,示威活動等都做出嚴格限制,違法者會受到懲罰。

居住在莫斯科的哈薩克捍衛工人聯盟領導人文科夫說,從2011年末到2012年,哈薩克石油城市扎納奧津的油田工人們曾罷工抗議,後被當局開槍射殺,造成幾十人喪生。哈薩克共產黨曾支持和幫助過那里的石油工人,因為參與這起事件,當局一直對哈薩克共產黨不滿。

文科夫說,中國共產黨雖然也強調代表工人階級利益,但在扎納奧津事件中,中國資本卻同哈薩克當局合作共同迫害石油工人,中國官方媒體更對事件沒有真實報道,這使中國在當地民眾中的形象掃地。他說,扎納奧津附近油田都有大批中國資本參與,當地局勢目前已經平靜。

文科夫說,共產黨曾多次在哈薩克被禁止活動。但哈薩克的共產主義運動早已經分裂,當局組建了支持納扎爾巴耶夫的傀儡共產黨。

文科夫:“哈薩克斯坦其實有兩個共產黨。一個是這個被禁止的共產黨。另一個名叫‘哈薩克人民共產黨’,這個黨支持政府,也參加總統大選。”

文科夫說,他雖然與哈薩克共產黨分道揚鑣,但反對當局禁止共產黨活動,因此加入了在莫斯科的哈薩克大使館前的抗議活動。

左翼活動人士謝多連科娃抱怨說,共產主義運動在世界許多地方,特別是在前蘇聯陣營國家的活動都非常困難。俄羅斯共產黨勢力同樣四分五裂。她同其他一些左翼人士認為,久加諾夫領導的俄羅斯共產黨不斷靠攏當局,不捍衛勞工階層利益,背叛了共產主義理念,早已墮落,不是真正的共產黨。當哈薩克共產黨被禁止活動時,也根本看不到俄羅斯共產黨有任何表態。

其他帶有專制政權色彩的中亞國家,烏茲別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都禁止了共產黨的活動。格魯吉亞、波羅的海國家和烏克蘭,都把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和標誌與納粹法西斯等同。不過,俄羅斯共產黨一直在支持處境艱難的烏克蘭共產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