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日均群體抗議500宗

  • 申華

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 (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 (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最新數據顯示,以環保議題為中心,中國各地民眾群體抗議事件呈大幅上升趨勢,目前達到每天平均約500宗。這類民眾集會正在成為民眾渲洩對社會現實不滿的“非正式渠道”,不過,當局對這類活動撼動力的容忍度將非常有限。

日均500宗

學者:中國環保群體事件上升,目前平均每天達500宗。

學者:中國環保群體事件上升,目前平均每天達500宗。

中國每天都有環保群體事件發生,最新統計達每年十八萬宗,平均每天500宗。在集會自由受到當局嚴厲管控的中國社會,這成為一種獨特的社會現象。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副教授兼博導吳逢時博士 (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副教授兼博導吳逢時博士 (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吳逢時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員副教授,3月23日,她在華盛頓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對媒體說:“是的,中國有抗議活動。上次我們得到官方數字是一年七萬五千宗,但是學術界估計一年有十八萬宗,幾乎每天500宗。不過,其中只有10-12%的抗議活動規模可能會發展到百人以上。”

最近幾星期,四川和雲南兩省就發生三次針對石油精煉廠施工建設的抗議活動。抗議者擔心石油精煉場對週邊民眾健康和環境可能造成影響。夏竹麗(Judith Shapiro)是美利堅大學自然資源與可持續發展項目主任。她對美國之音說:“現在中國老百姓已經不耐煩了。他們現在不敢吃、不敢喝、也不敢呼吸。中國政府知道,必須處理污染問題。要不然,民眾就會抗議。”

非正式“容忍”

中國當局對涉及環保問題的抗議活動,總體似乎很容忍,而且不乏官方藉此聽取民意。報道說,2016年1月官方批准昆明煉油項目後,當地民怨四起,昆明市長為此在微博開戶,一天三小時內,其微博猛增2萬粉絲,收評論數千條。

不過,以環境議題為中心的“群體事件”,實際上已成為民眾渲洩對社會不滿的“非正式渠道”,抗議活動內涵經常超出環保範圍,不可避免地涉及官員貪污腐化、瀆職或者無作為、以及對社會財富分配不公的不滿。有抗議者公然挑戰中國政治制度的弊端。每年十八萬宗群體抗議的撼動效應,考驗中共政治承受力。

殺雞儆猴

夏竹麗說:“容忍?環保部希望一定數量的抗議活動,不過中國政府會感到有點害怕,因為中共不希望動盪。共產黨要想掌權,必須處理污染,腐敗和不平等問題。這三個問題令中國人民深惡痛絕。為此當局經常是'殺雞給猴看',難道不是嗎? 例如,王荔蕻被關事件。”

美利堅大學自然資源與可持續發展項目主任夏竹麗(DR. JUDITH SHAPIRO)(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美利堅大學自然資源與可持續發展項目主任夏竹麗(DR. JUDITH SHAPIRO)(美國之音申華拍攝)

夏竹麗說,當局對各類群體抗議活動的容忍將是有限的:“容忍是有限的。無論是好抗議,小規模抗議,還是令政府不舒服的抗議,都是如此。然而中國的常態是,分界線總在變動。抗議活動本星期沒事,不等於下星期可以;昆明可以抗議,北京抗議則不行,因為中共必須堅持人民民主專政、黨的領導、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和社會主義道路。由此看來,這些環境英雄真的非常勇敢。”

吳逢時對美國之音說,當局對環境群體抗議近年來在持續收緊:“總體氛圍來講,最近兩三年整體有所收緊,社會控制有所收緊,尤其是最近幾個月來網絡上的一些情況。所以現在要看,無論什麼樣的群眾性集體行為,是不是能夠很快地變成文明出行,和平集體集會,使之成為一個正能量的東西。”

微妙共存

與此同時,中國官方環保行動與民間群體抗議繼續微妙共存。 2015年1月1日,被稱為“史上最嚴”的新《環保法》正式生效,環保部第一次“約談”地方政府第一把手,顯示中央對地方政府問責在強化。在地方,4月1日起北京環保局將對舉報環境違法行為者最高獎勵五萬元人民幣。

另外一方面,當局對群體活動組織者和參與者,例如王荔蕻等的打壓絲毫沒有放鬆,同時進一步收緊網上輿論空間,刪除或者屏蔽可能引起社會動蕩的信息;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也正在製定之中,顯示中國政府絕不允許非正式的環保群體抗議活動成為威脅中共政權的導火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