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國會聽證:南中國海為什麼重要?

  • 斯洋

美軍偵察機拍到的圖片顯示中國施工船隻2015年5月在美濟礁吹沙造島(美聯社圖片)

美軍偵察機拍到的圖片顯示中國施工船隻2015年5月在美濟礁吹沙造島(美聯社圖片)


美國眾議院兩個小組委員會上個星期就南中國海問題舉行了分別聽證。國會議員們最關注的話題是南中國海為什麼對美國很重要。議員們擔心中國會在美國新舊總統交替期間,在南中國海採取挑釁的行動,來挑戰美國的決心和承諾。專家們在作證時呼籲美國在南中國海地區展示決心。

9月21日,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下屬的海權暨軍力投射小組委員會就南中國海問題舉行了聽證。在聽證會上,小組委員會主席福布斯(Randy Forbes)表示擔心,中國會在奧巴馬總統任期的最後期間和新總統上台期間,採取挑釁的動作。

他說:“ 我擔心,中國國家主席可能會把奧巴馬總統的最後幾個月當成一個機會在南中國海宣布航空識別區,加強在斯卡伯勒淺灘(中國稱黃岩島)地區填海造島行動,並加快在這些人工島嶼上的軍事化建設行動來考驗我們的決心。”

9月22日,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也就國際仲裁後南中國海地區的外交和安全問題舉行聽證。小組委員會主席邵建隆(Matt Salmon)強調, 南中國海領土爭端是長期安全挑戰,短期內也是引發矛盾和摩擦的地方。

他對作證的專家提出的主要問題包括:南中國海有多重要, 美國要關注南中國海?如果美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不採取行動, 那又怎麼樣?

在作證時,專家們強調了南中國海對美國的戰略重要性,對美國的國家利益的重要性,他們說,這是關於美國的領導權和可信度的問題。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葛來儀( Bonnie Glaser)在9月21日的聽證會上說,美國在南中國海地區有很多的利益。

她說: 我們在維護自由航行方面有國家利益,特別是可以進入亞太地區的海事公共疆域(maritime commons)。我們在維護基於規則的體系方面,包括遵守7月12日的仲裁裁決方面也有國家利益。南中國海地區爭議得到和平解決,沒有大國凌霸小國,當然也符合我們的國家利益。更重要的是保障我們的盟友和夥伴的安全也符合我們的國家利益。我列出的這些國家利益,現在在我看來都遭到了中國的挑戰。”

專家們建議,美國應該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展示決心。

來自新美國安全中心的研究員埃爾布里奇·科爾比( Elbridge Colby)說:“面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咄咄逼人的行為,美國應該更加強硬和堅定,不管是直接的還是間接的。華盛頓不應該在這個問題上覺得猶豫。”

他覺得奧巴馬在這個問題上沒有展示足夠的決心,他建議美國政府繼續自由航行行動, 加強美國的盟友的軍事力量,使得盟友們擔負更多的責任。並同時加強與亞太地區的經濟聯繫,批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等。

他說: 如果美國在有優勢的時候,不展示自己的決心, 那麼,等中國更加強大了,美國就更束手無策了。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的艾立信(Andrew Erickson)提出的建議更具體。他說,中國傾向在南中國海地區利用海警和民兵活動,嚴重影響到美國在南中國海地區的利益。美國應該公開揭露這些“小藍人”的真實身份和活動。

英國BBC記者比爾·海頓( Bill Hayton)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美中在南中國海的角力,即是戰略上的也是情感上的。

他說:“從中國的角度來講,情感的成分很明顯, 因為你聽過這樣的故事,中國被帝國主義侵略,另外,這也是有關國土統一的事情,香港、澳門回歸了,但是台灣還沒有。……對美國來說, 從情感角度來說,是關於哪個第一大國的問題,他們不願意被看成是世界第二。”

海頓出版過題為《南中國海,亞洲權力之爭》的專著並指出,雖然美中並沒有主權糾紛,但是在南中國海的權力之爭主要是美中之間的角力。

聽證會後,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邵建隆有一個總結發言。他說:“看來如果我們現在不在南中國海採取行動,將來就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值得一提的是,國會眾議員布拉德・謝爾曼(Brad Sherman) 認為,南中國海的重要性被誇大了,特別是美國國防部,把這些“岩礁看成大山”。

他說,相對於南中國海的岩礁,北韓、巴基斯坦和恐怖主義對美國來說是更大的威脅。

他還強調,雖然南中國海年貿易量為5萬億美元,但是大部分是出入中國的港口的。他還說,甚至菲律賓和日本都不那麼看重這些礁石,比如,菲律賓新總統杜特爾特都不願高調提南中國海仲裁的結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