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法律窗口:朱迪克拉克-犯罪嫌疑人辯護的著名律師

  • 亞微

朱迪克拉克-犯罪嫌疑人辯護的著名律師

朱迪克拉克-犯罪嫌疑人辯護的著名律師

根據美國憲法原則,刑事案件中,被告享有律師為其辯護的權利,即使是臭名昭著的犯罪嫌疑人也是如此,而為他們提供辯護的律師同樣得到美國法律的保護和社會的尊敬。接下來的法律窗口節目,主持人要為給為介紹波士頓爆炸案嫌疑人的辯護律師、代表過多位重大刑事案件被告的著名律師朱迪克拉克以及她受理的案子。

2013年4月15日,波士頓馬拉松比賽終點發生連環爆炸,造成三人死亡,兩百多人受傷。4月20日,爆炸嫌疑人之一焦哈爾_薩納耶夫被警方抓獲,他的哥哥在和警察交火中喪生。4月22日,當局以使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指控對焦哈爾提起公訴。

由於焦哈爾無錢聘請律師,法庭制定負責麻薩諸塞州、新罕布什爾州和羅德島的聯邦公共辯護人辦公室為他辯護,之後又批准了首席公共辯護人米里亞姆康拉德提出的讓著名刑事辯護律師朱迪克拉克加入辯護團隊的請求。

現年56歲的康拉德是著名的公共辯護人,曾經為“鞋子炸彈客”理查德。雷德擔任過公共辯護人。雷德曾2001年12月22日試圖用藏在鞋子裡的炸藥炸毀一架從巴黎飛往邁阿密的飛機,但是陰謀未遂,雷德因此被判無期徒刑。

此外,康拉德還為麻薩諸塞州青年雷茲萬費道斯辯護過,2011年9月28日,費道斯因試圖用裝載炸藥的遙控飛機襲擊五角大樓和國會大廈被判17年徒刑。
朱迪克拉克-犯罪嫌疑人辯護的著名律師

朱迪克拉克-犯罪嫌疑人辯護的著名律師


朱迪克拉克(Judy Clarke)現年61歲,1977年畢業於南卡羅萊納大學法學院,曾擔任出庭辯護律師和公共辯護人,因在多起重大刑事案件中成功地為被告辯護而享有盛名。她應邀加入波士頓爆炸嫌疑人焦哈爾薩納耶夫的辯護團隊,再次引起人們高度關注。

1994年,南卡羅萊納州婦女蘇珊史密斯被指控謀殺親生兒子,3歲大的邁克爾和14個月大的亞歷山大。蘇珊最初謊稱孩子遭人綁架,最後承認是自己將車子滑入湖中,使孩子溺水身亡。作為辯護律師之一的克拉克以蘇珊患有依賴型人格障礙並在幼年時受到性虐待為由,使蘇珊免於死刑。目前,蘇珊仍在監獄服刑。

被人們稱為“大學航空炸彈客”或“郵包炸彈手” 泰德卡克辛斯基在1975年到1995年期間向包括美國大學和航空公司在內的目標郵寄了 10多枚炸彈,導致3人死亡,23人傷殘,1996年,他被聯邦調查局抓獲。克拉克和辯護團隊一起與州政府達成訴訟交易,免除卡克辛斯基的死刑,判予他無期徒刑,不得保釋。

1996年,在亞特蘭大奧運會期間,宗教激進分子埃里克魯道夫在公園裡引爆炸彈,導致1人死亡,100多人受傷,之後,他一直在逃並且從事了多宗致命的炸彈爆炸事件,直到2003年被警方逮捕。在克拉克等辯護律師的幫助下,魯道夫和政府達成訴訟交易,接受了4項連續性無期徒刑,從而避免了庭審和有可能的死刑。

2001年,摩洛哥裔法國人扎卡里亞‧穆薩維作為“九一一事件”的嫌疑人被美國警方逮捕。克拉克也參與了為穆薩維的辯護。辯護律師在法庭上提出,穆薩維患有精神分裂症,並沒有參與“九一一”事件。2006年,美國聯邦法庭判處他終身監禁,聯邦上級法院之後維持原判,駁回了他提出的複審的請求。

2011年,亞利桑那州地區法院委任克拉克擔任槍擊案嫌犯杰瑞德李拉夫納的公共辯護人。拉夫納在圖桑市一個超市向正在與選民會面的聯邦眾議員吉福茲開槍,導致包括吉福茲在內的13人受傷,6人喪生。克拉克再次為他的當事人爭取到訴訟交易,拉夫納最後被判處7個連續性無期徒刑,外加140年監禁。

20多年前,克拉克擔任加州聖迭戈聯邦公共辯護人辦公室負責人時,格雷琴凡赫爾姆斯是她的下屬。赫爾姆斯現在是聖迭戈市一名刑事辯護律師。

赫爾姆斯指出,美國憲法第六條修正案規定,被告享有由公證的陪審團迅速和公開的審訊以及取得律師為其辯護的權利。如果某人無錢請律師,法庭還會為他指派公共辯護人。

赫爾姆斯說﹕“我們國家採取的是無罪推定的原則。我們不會說。他是壞人,所以不應該給他辯護律師。相反,我們說,他是無辜的,如果要證明他是壞人,就必須經過庭審,只有在庭審後,才能確定他是不是壞人。因此落案之前,他有權請辯護律師證明自己是無辜的。”

据赫爾姆斯律師介紹,在刑事案件中,由12名陪審員組成的陪審團要對犯罪證據進行審議,以確定被告是否有罪。她指出,美國人非常珍視憲法賦予的權利,大多數情況下,律師都會受到公平和禮貌的對待,而不會因為替罪犯辯護就受到攻擊或詆毀。

“犯罪嫌疑人的辯護律師會得到執法人員,法官,甚至對方的律師,亦即檢察官辦公室的尊重,因為這些人知道,作為辯護律師,他們只是為自己的當事人辯護而已,他們的職責不在於是否同情犯罪嫌疑人的行為,而在於維護美國憲法。他們辯護的不是某人的犯罪行為,而是這個人受到公正審訊以及享受正當法律程序的權利。”

目前,波士頓馬拉松爆炸嫌疑人焦哈爾_薩納耶夫的案子正在展開。由於在以往重大刑事案件中,克拉克都為其當事人爭取到免除死刑,人們預期,她在焦哈爾一案中也會做出同樣的努力,那就是,和聯邦檢察官達成訴訟交易,讓她的當事人承認所犯的罪行,從而避免陪審團的審訊,以及繼續生存下去的機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