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上海訪民呼籲廢除勞教的公開信

  • 海彥

上海訪民呼籲廢除勞動教養制度公開信(參與網圖片)

上海訪民呼籲廢除勞動教養制度公開信(參與網圖片)

12月4日是中國從2001年開始的全國法制宣傳日,也就是普法日。今年的這一天,上海的幾十位訪民發表呼籲廢除勞動教養制度的公開信,指責勞教已經成為當局打壓和懲治合法維護自身權利的訪民的工具。

鑒於多位上海訪民今年或在十八大召開前夕被當局勞教,幾十位上海訪民星期二在網上發布呼籲中共廢除勞教的公開信。

公開信說,十八大報告將“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確立為推進政治建設和政治體制改革的重要任務,但是要真正走向法治社會,必須要保障公民的合理訴求,保障司法公平正義,必須要廢除違反憲法和國家法律的勞教制度。
上海維權人士每週一集體上訪,要求維護公民訴訟權

上海維權人士每週一集體上訪,要求維護公民訴訟權


始於1957年的勞教制度近年來爭議愈來愈大。而今年的幾起勞教案更是引發了各界對勞教制度對公民自由權利剝奪的隨意性和非理性的關注,包括湖南永州因11歲女兒被逼賣淫而上訪的媽媽被勞教案,重慶渝北居民彭洪轉發漫畫被勞教案,重慶大學生村官任建宇轉發網上言論被勞教案等。

今年8月,浙江杭州律師王成發起了“千萬公民大聯署廢除勞教制度”的簽名活動,短短幾個月就獲得了上萬人的簽名支持。王成律師11月22日已將萬人聯署的呼籲書寄達全國人大常委會和國務院,希望官方傾聽百姓心聲,取消違憲、違法的勞教制度。

在上海訪民廢除勞教公開信上簽名的丁菊英曾先後被刑拘14次,她星期二向美國之音表示,她們上訪是為了維護自己的權利,沒有任何犯法的事情,當局就拿勞教作為打壓她們的手段。

她說:“我們都是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上訪的,在北京我們沒有違法的事。回到上海當局把我們拘留呀、勞教呀、判刑。當地的政府就是打壓我們。”

51歲的上海訪民毛恒鳳多年來堅持上訪,今年十八大前被第3次勞教,時間1年半。她的丈夫吳學偉告訴美國之音,勞教制度愈來愈不人道,完全成為當權者維護自己利益的便利工具。

他說:“勞教制度變成既得利益者、腐敗集團打壓維權人士的工具了,是個很惡劣的制度。現在在執行中就更惡劣了。”

吳學偉表示,他的妻子在勞教所竟然遭受酷刑,讓人驚心。

他說:“維權的、上訪的人員在那裡面受到很多的迫害。我的妻子毛恒鳳在勞教所受盡了迫害,她的身體狀況很差。她被用繩子捆綁,用四馬分屍,用塑料黏膠帶封住口鼻,種種酷刑。但是勞教所他們就這麼做。說什麼?說毛恒鳳的血壓高,我們是防止她的血壓上去,才把她這樣捆綁起來的。那我說,這樣醫院就不要了呀,所有血壓高的人都把他捆綁起來血壓就不上去了,那還要醫院做甚麼,都到你們勞教所裡就好了。”

另一位被勞教的上海訪民崔福芳的家人因擔心電話被監聽,不願向記者講述情況,說說得愈多,當局打壓愈厲害。

他說:“手機可能被監聽的。沒辦法,你對付不過他的。反正你有甚麼辦法呢。我不好多說呀,可能會被監聽的。”

杭州律師王成星期二向美國之音表示,從各方面講,勞教都是一個違背“依法治國”的陳舊制度,不經任何司法程序就剝奪人身自由,應當予以廢除。

他說:“主要有4個原因吧,第一是,勞教這個行政法規本身違反了現行的憲法;第二是違反了中國現行的立法法和行政處罰法;第三是說違反了中國已經參加的保護人權的國際公約;第四就是最近幾年來講,勞教在現實生活中已經發生了變異, 它的實際運用也違背了當初的本意,而更多的是體現為地方的不法官吏,把他作為一個打擊維權的公民、上訪的訪民的工具,一個惡劣的手段。”

王成律師表示,聯署信寄發出去後,目前還沒有得到有關方面的任何答覆,而他本人也沒有受到有關方面直接因此事的“關照”,只是前不久因為阻止他外出接受香港媒體的採訪而將他傳訊多時,期間問到有關聯署的事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