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為何更多俄國人眷戀蘇聯?不改革恐難逃解體命運

  • 白樺 莫斯科

2012年俄共在莫斯科舉行十月革命節遊行時,共產黨的年輕支持者手舉標語希望能生活在蘇聯。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2012年俄共在莫斯科舉行十月革命節遊行時,共產黨的年輕支持者手舉標語希望能生活在蘇聯。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被稱為邪惡帝國的蘇聯25年前解體。但現在越來越多的俄羅斯人懷念蘇聯時代。分析人士在解釋這種現象時認為,其他的前蘇聯地區不會像俄羅斯那樣懷念蘇聯,多數俄羅斯人並不想真的返回共產黨統治時代。但如果俄羅斯不走民主改革道路,將有步蘇聯後塵進一步解體的風險。

多數人遺憾蘇聯解體

有官方背景的全俄民意調查中心最近發表的報告說,大約三分之二,多達64%的人認為,如果今天再次舉行全民公決,他們會投票支持保存蘇聯。但同時仍有不少人,大約20%的被訪問者反對蘇聯存在。在60歲以上的人中,支持蘇聯的人數高達76%。即使沒在蘇聯時代生活過,在蘇聯解體後出生的18-24歲年輕人中,有將近一半,大約47%的人也表示支持蘇聯。

另一家著名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一個月前發表了相似的報告,多數俄羅斯人對蘇聯解體感到遺憾和惋惜。雖然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被認為給俄羅斯帶來了民主和自由,但許多人仍然對他們持否定態度。有超過一半,56%的人認為葉利欽執政期間的狀況很糟糕。僅有14%的人對葉利欽評價正面。

25 年前蘇聯公決

這位普京支持者反對蘇聯解體。他打著烏克蘭東部親俄勢力的旗幟在莫斯科市中心向行人介紹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等人的行動如何導致蘇聯滅亡。2014年8月。(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1991年3月17日的蘇聯全民公決中,有將近78%的人投票主張保存蘇聯,有22%的人反對。但三個波羅的海國家,以及摩爾多瓦,亞美尼亞和格魯吉亞當時都未參加那場公決。不過幾個月之後,蘇聯仍然沒有避免解體的命運。

25年過後,把今天的民調結果與那場全民公決比較可以看到,否定蘇聯的人數比較穩定。支持蘇聯的人數下降幅度並不大。

唯獨俄羅斯眷戀蘇聯

時事評論人士伊赫洛夫認為,恐怕唯獨在俄羅斯才有這樣的民調結果。主要原因是俄羅斯人的帝國心態。俄羅斯人作為一個民族,在創建本民族國家和尋找民族定位方面,這個過程僅剛剛起步。伊赫洛夫說,俄羅斯人現在有的僅是帝國定位感。

伊赫洛夫:“其他別的前蘇聯地區的人都不會像俄羅斯人這樣投票。因為在蘇聯解體後出現的14個甚至是更多的國家中,那裡的 人基本都能對本民族有一個定位。但在俄羅斯,至今還沒有這樣的民族定位感,俄羅斯人把今天的俄羅斯仍然看成是一個大俄國和多民族組成的帝國。他們懷念蘇聯 其實是幻想能重返帝國時代。”

帝國心態 難找民族定位

蘇聯代表性標誌,位於莫斯科市北部的工人與農民雕塑幾年前被修復一新。(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伊赫洛夫說,上個世紀30年代時,奧地利人會投票主張重返奧匈帝國,但捷克人、匈牙利人和克羅地亞人會反對。土耳其人也會投票支持奧斯曼帝國復活,但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塞爾維亞,埃及等國絕不會對此同意。

著名經濟學家雅辛認為,俄羅斯人在過去的幾百年中一直生活在帝國里。先是沙皇俄國,接下來蘇聯共產帝國。蘇聯解體,標誌著俄羅斯人第一次試圖建設一個自己的民族國家。

民眾同普京一致

2012年5月普京再次就職總統前夕莫斯科爆發大規模反政府和反普京再次執政示威。一名示威者手舉共產黨紅旗,身穿蘇聯標誌服裝表達他對蘇聯的懷戀。(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伊赫洛夫說,普京否定和放棄了葉利欽的民主道路,現在有這樣多的俄羅斯人眷戀蘇聯紅色帝國,這同普京領導下俄羅斯的前進方向有直接關聯。

多數俄羅斯人今天對蘇聯的態度與普京幾乎一致。普京多年前就曾公開表示,蘇聯解體是20世紀一次巨大的地緣政治災難。

懷戀的是超級大國 不喜歡共產黨統治

曾是克格勃上校軍官的前國家杜馬議員古德科夫說,雖然有這樣多的俄羅斯人支持蘇聯,但他們所喜歡的絕不是蘇聯一黨專制和蘇聯社會制度,以及共產黨領袖的獨裁領導,這些人只是希望能生活在一個被世界其他國家看得起,能同別的大國平起平坐的國家裡。

古德科夫認為,在最近的幾百年中,即使得不到外界的尊重,但至少許多人害怕沙皇俄國和蘇聯。但帝國突然崩潰,許多俄羅斯人充滿自卑,很難找到自己的定位。俄羅斯頻繁發出各種威脅,並捲入一些國際衝突,目的就是想獲得外界的重視。

帶有民族主義色彩的俄羅斯祖國黨領導人彼柳科夫說,越來越多的人現在懷念蘇聯一點也不讓他意外。但這些人並不是想真的重新返回共產黨時代,他們只是想重新建立一個超級大國。

帝國夢不實際

評論人士伊赫洛夫說,俄羅斯人的帝國心態僅是幻想,很難付諸實施。因為重新創建帝國意味著更多的付出和寬容,但俄羅斯社會對此沒有準備。他舉例說,敘利亞的軍事行動在俄羅斯很少得到人們的理解,也較少支持。吞併克里米亞後,俄羅斯的軍事實力可佔領俄語系居民較集中的烏克蘭南部和東部,但目前俄羅斯僅控制著烏克蘭東部的一小片地區。

伊赫洛夫:“因為那樣做將會付出非常巨大的代價,所以沒有繼續下去。如果真的想創建帝國的話,肯定會把軍事行動持續下去。”

俄將步蘇聯後塵

2014年4月莫斯科的一場反對官方媒體宣傳入侵烏克蘭,煽動戰爭的抗議集會上,一名示威者手舉標語認為,今天的俄羅斯並沒有挺直腰桿站了起來,而是蘇聯想從棺材中爬出。(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古德科夫認為,波羅的海國家現已融入歐洲。格魯吉亞,摩爾多瓦正在民主道路上前進。烏克蘭也決定加入文明世界,儘管烏克蘭所走之路崎嶇坎坷遍布困難,但人們對未來仍然充滿了希望。

古德科夫說,這個名單上卻不見俄羅斯。俄羅斯社會如果不依靠改革走民主道路,如果不通過發展經濟提高綜合國力來克服自卑感和病態心理獲得人們的尊重,相反如果試圖重返官僚獨裁時代,那樣或許將面臨蘇聯式的結局。

蘇聯體制崩潰不值得惋惜

古德科夫說,蘇聯體制僵化沒有能力解決各種社會問題,更不能給人們創造富裕和有尊嚴的生活。蘇聯共產黨更與民眾嚴重脫節,黨內沒有競爭,共產黨得不到更新和自身改造。而本可以保存蘇聯的政治改革嚴重遲到,所以蘇聯體制崩潰根本不值得人們惋惜。

他警告說,蘇聯解體的過程仍未結束,而且蘇聯解體基本未發生流血。如果今天的俄羅斯領導人不能吸取蘇聯解體教訓,俄羅斯未來的命運將會更加悲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