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陳光誠論中國法制

  • 宋德成 紐約

陳光誠座談會 (左起: 孔傑榮, 陳光誠, 貝爾金)

陳光誠座談會 (左起: 孔傑榮, 陳光誠, 貝爾金)

於去年5月來到美國的維權人士陳光誠, 接受了紐約“新學校”(The New School)的邀請,在2月6日晚間,就中國未來的法制化之路,與美國民眾面對面的交流。

紐約大學法學教授孔傑榮首先問陳光誠, 如果有機會見到習近平最想說些甚麼?
陳光誠回答說﹐如果沒有一個主持公正的社會體系,那整個社會是不會安定的。
陳光誠說:“我建議他真正作到實事求是,解放思想,實行憲政,實行民主,放開言論。”

陳光誠說中國的社會應該提供一個能說真話,說真相的環境,否則的話, 那這個社會是很難走向正常化的。

*與當局漸行漸遠*
孔傑榮 紐約大學法學教授

孔傑榮 紐約大學法學教授

孔傑榮說陳光誠雖然是個盲人,但靠自學成功而成為一名律師。

他問陳光誠,他山東老家的地方官員曾拿他來當年輕人的榜樣, 後來怎麼會走到那種地步呢?

陳光誠表示,他起初只是幫一些殘疾人士爭取權利, 因為根據中國的法律,殘疾人士可以不承擔義務勞動,或不必繳交某種稅, 但還是一直被迫負擔;後來維權擴展到農民, 以及被迫墮胎的婦女, 於是與政府當局愈走愈遠。

在討論到法院是否能公正審判案件、不受任何外力的控制時,陳光誠說,他目前還沒有看到這種跡象,他舉例說,她侄子陳克貴無法自行聘請律師,必須要接受當局安排的兩名律師。

*孔傑榮: 中國法院透明度不夠*

孔傑榮又詢問了一些有關陳克貴的案子進行的情況,並批評中國的法院透明度不夠。

孔傑榮說:“我告訴他們(聽眾)透明度非常重要,到目前為止,刑事訴訟法院行使權力,沒有很多透明度。”
陳光誠

陳光誠

陳光誠說如果甚麼事都透明了,那許多黑暗的事情就遮蓋不住,這就不是當權者所想要的;不過讓一些不公正的事情, 在法院裡經過合理合法的程序來解決, 總比逼著民眾用暴力來解決要好。

在開放問答的時間裡,有一位聽眾問陳光誠:他這麼尖銳地批評中國政府,有沒有想到會使在大陸的親友處境更加困難?是不是換一種低調一點的方式,也許比較容易解決問題?
陳光誠回答說:人家都拿槍對著你了, 你還能怎麼辦呢?

*民主學台灣也行*

也有人問:中國有自己傳統文化,是否能百分之百地接受西方的民主與法治?
陳光誠說:百分之百他也不贊成,因為英國還有個女王,他想,中國不需要皇帝了。

陳光誠說:“98%我覺得還是可以的。如果大家覺得連98%也不行,那我們就乾脆不學西方的,我們就學東方的,台灣的行不行?”

大約有5百人參加了這場座談會, 出席的除學生外,還有許多一般民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