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團體在中聯辦前 悼念六四難屬

  • 海彥

香港“天安門母親運動”悼念六四難屬蔣培坤教授(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

香港“天安門母親運動”悼念六四難屬蔣培坤教授(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

香港民間組織在中國國慶日當天,前往位於中央政府駐港機構中聯辦,悼念中秋節當日病逝的“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起人之一丁子霖的丈夫、六四死難者家屬蔣培坤教授,並呼籲中共平反六四,停止迫害六四受難者家屬。

由香港支聯會等多個團體和個人組成的香港“天安門母親運動”, 10月1日上午發起“平反六四 撫平傷痛”的悼念六四死難者家屬蔣培坤的活動。該組織的約30位成員,手舉悼念蔣培坤和其他過世的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的標語,以及紅黃玫瑰花,一路沉默,從西區警署遊行到附近的中聯辦。

在中聯辦前,悼念者首先默哀一分鐘,然後由“天安門母親運動”的成員宣讀祭奠文,介紹“天安門母親”群體的成員蔣培坤教授,以及“天安門母親”群體。

悼念者依次向擺放在中聯辦外﹐警方鐵馬上的敬獻給蔣培坤教授的大花籃鞠躬鮮花,全體列隊向蔣培坤遺像三鞠躬。

香港天安門母親運動的發言人陳詩韻﹐在悼念現場對美國之音表示,她們對天安門母親群體中風骨錚錚的老人的過世深感悲痛,希望向其家人丁子霖教授表達慰問。

她說:“對於蔣培坤老師的離去,我們很痛心。不但是蔣老師,許多天安門母親群體的成員,因為年紀很大了,過去的幾年都相繼地離去,都沒有看到平反六四的希望。所以,我們覺得很遺憾。”

蔣培坤是人民大學哲學系教授、美學家。他和天安門母親群體發起人丁子霖教授的獨生子蔣捷連,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鎮壓當晚,離家前往天安門廣場途中,在木樨地被解放軍戒嚴部隊的子彈擊中身亡,年僅17歲。
1993年,因參與妻子丁子霖教授發起的‘天安門母親’群體,呼籲平反六四,蔣培坤被人大撤銷美學研究所所長等一切職務,停止招收研究生,停止一切教學與研究活動。幾十年來,蔣培坤與丁子霖一起受到當局的嚴密監控。

據報道,終年82歲的蔣培坤教授病逝後,丁子霖處於失聯狀態,丁子霖夫婦的幾位好友前往無錫途中失聯。

陳詩韻表示,由於當局極力要抹滅民眾對六四的記憶,不允許公開悼念,所以,她們要堅持在香港悼念六四死難者,以及幾十年來蒙受巨大心靈創傷的六四死難者的家屬。

她說:“在過去,許多其他的天安門母親成員過世的時候,家屬都不能公開地悼念。這個就說明中共政權不想任何人提起六四,甚至希望把所有人的六四記憶都要清除。”

天安門母親群體多年來歷盡艱辛,搜集了202個有真實姓名的死難者名單。現在已有38位難屬相繼過世,而在世的128位難屬大都是七八十歲的老人,其中部分人體弱多病。

香港支聯會前任主席、工黨主席李卓人議員表示,香港人不會忘記六四死難者及其家屬,不會放棄要求中共政權平反六四的目標。

他說:“我們知道他(蔣培坤)一定有一個很遺憾的事,就是還沒有平反六四,這個也是他的遺志。所以,我們要很清楚地表明,我們要承傳他的遺志,我們在香港一定努力。我們也希望中國人民也和我們一起去努力,要求平反六四。”

香港天安門母親運動在中聯辦的悼念活動即將結束之際,六七位不願向美國之音記者透露姓名和身份的中青年男女,在不遠處拉起一面五星紅旗,高聲指罵參加悼念活動的李卓人、何俊仁、“長毛”梁國雄議員以及其他人是“漢奸”、“賣國賊”,是要“搞亂香港”。現場的警方將兩批人用鐵馬隔開,並阻止這些親中人士靠近悼念活動地點的中聯辦門前。警方勸導參加悼念活動的人士從中聯辦另一端離開,避免了雙方發生衝突的可能性。

蔣培坤教授去世後,包括八九民運學生領袖王丹、吾爾開希和馬少方在內的“八九一代”,向丁子霖教授發出唁文,表達深切的悲傷與哀痛。同時,北京之春雜志社和美國的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同學會,計划10月3日在紐約舉辦蔣培坤先生追思會,紀念他睿智博學、風骨不凡的一生,以及他鐵骨錚錚、矢志不渝的精神遺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