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流亡藏人華盛頓紀念310 “抗暴日”漢族學者講述歷史

  • 美國之音

3月10日下午,藏人在白宮前請願。

3月10日,流亡藏人及他們的支持者在華盛頓舉行集會遊行,紀念他們所說的西藏“抗暴日”58週年。與此同時,一位漢族西藏問題學者講述了西藏1959年的那段歷史。

數十位華盛頓地區的流亡藏人星期五聚集在中國駐美大使館外舉行和平抗議。他們舉著“雪山獅子旗”,口喊“西藏自由”的口號。他們隨後遊行至白宮,向川普政府請願。

3月10日上午,藏人在中國駐美大使館外舉行和平集會,紀念西藏”抗暴日“58週年。

非政府組織“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的副主席布窮次仁對美國之音說: “這是1959年3月10日藏人在拉薩反抗中國佔領軍的周年紀念。那標誌著西藏歷史上的分水嶺。每年,全球各地的藏人和西藏支持者都會紀念這個日子,用以緬懷先人,同時也是讓我們繼續為藏人抗爭。”

58年前的那一天所發生的事被稱為“拉薩事件”,當時數萬藏人包圍達賴喇嘛居住的羅布林卡宮,阻止他前往中國解放軍駐地觀看演出。事件之後的一個星期,達賴喇嘛秘密出走,三天後,中國人民解放軍與藏人之間發生激烈武裝衝突,“拉薩事件”演變成了“拉薩戰役”。

對於這段歷史,中國官方和流亡藏人有不同的敘述。前者稱之為“武裝叛亂“,解放軍所做的是“平叛”,但是流亡藏人則稱“拉薩事件”是藏人反抗中共非法統治的“抗暴運動”或“起義”。

留美獨立西藏問題學者、《1959拉薩!》一書的作者李江琳對美國之音說:“3月10日,它是西藏近代史上的轉折點,不僅是導致了達賴喇嘛的出走,我也可以說,它是藏人獨立意識以及自我民族意識的覺醒。”

在藏人紀念“抗暴日”58週年的幾天前,李江琳在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華盛頓分部向公眾講述了她經過多年研究而梳理得出的那段歷史面貌。去年10月,她《1959拉薩!》一書的英文版《西藏之殤:拉薩1959》(Tibet in Agony: Lhasa 1959)由哈佛大學出版社出版,並被全球許多大學圖書館收藏。

李江琳指出,在解放軍1951年入藏的時候,藏人並沒有怎麼反抗,而且1954年達賴喇嘛去北京的時候,也沒有藏人阻止他前往,但是1959年3月10日,達賴喇嘛只是去看一場表演,卻引起了數万藏人的阻撓。她說,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這其中“是有它的邏輯的”,肯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她認為,中共在西藏周邊四省藏區進行“民主改革”是其中的一個重要前因。她說,這種“改革”中包括的摧毀寺廟、強迫僧人還俗、牧業合作化等等措施引發許多底層藏人的反抗,而中國動用解放軍和軍機進行殘酷鎮壓,許多藏民逃往達賴喇嘛控制的、尚未進行“民主改革”的拉薩。她還指出,當時中共為了控制藏人的反抗,還通過請客吃飯和辦學習班的方式將藏人中有威望的人控制起來。

她說,四省藏區發生的情況都被逃難的藏人帶到了拉薩,在3月10號這一天,當藏人聽說達賴喇嘛受邀前往解放軍駐地看演出,而且被要求不得帶武裝警衛時,他們自然會擔心自己的精神領袖是否也會遭遇被中共控制的情況。

她也指出,從駐拉薩的解放軍的角度來看,周邊為了“平叛“反抗,已經是烽煙四起,他們也自然會把藏人的聚集和包圍羅布林卡寺看作是一個有預謀、有組織的“叛亂”,而且毛澤東也下定決心通過一場“總決戰”來解決西藏問題。她說,之後便發生了解放軍攻打拉薩的戰爭,狀況慘烈,血流成河,解放軍對陣的並不是藏軍,而是沒有武器的藏人平民。

李江琳認為,“拉薩事件”的發生有其必然性。她說: “改造是主要的原因。但是中共的意識形態是不可避免的肯定會這麼做。這是它意識形態的一部分。”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的布窮次仁表示,如果漢人了解了歷史真相,他們很可能也會支持一個對漢藏兩族人民都有利的解決方案。

出生紅色軍人家庭的李江琳也是為了了解真相而致力於研究西藏流亡史。她1988年留學美國,先後獲得波士頓布蘭戴斯大學猶太歷史碩士和紐約皇后學院圖書館學碩士學位。她說,當她接觸到了藏人,見到了達賴喇嘛之後,發現她所知道的西藏歷史和藏人的敘述完全不同,達賴喇嘛的形像也與中共所說的不一樣。

她說:“你知道中共在很多問題上說謊,……你怎麼知道它說的西藏就是真的呢?”

李江琳說,只有了解了那段歷史真相,才能理解為什麼過去了數十年,藏人甚至用自焚的方式進行反抗。她說,2008年後藏人自焚的地點,與1959年前後藏區武裝衝突最慘烈的地點有高度的重合性,可見那種傷痛仍然被一代代的延續下去了。

當被問到漢藏兩族人民是否可能和解的問題時,李江琳說:“只要共產黨在台上,是不可能的。”她說,佔領和改造是共產黨一直以來統治西藏的方針。

她說:“兩個關鍵詞,佔領和改造,這是1950年毛澤東在莫斯科,一個電報給彭德懷,叫他們準備好入藏。這兩個詞是他用的。就是西藏人口雖然不多,但是國際地位很重要,我們一定要加以佔領,並且改造成人民民主的西藏。這是他的原話,這兩個詞始終不變。”

北京對西藏和藏區的控制近年來有加強的趨勢。人權組織“自由之家”最新的全球自由度報告中,西藏的自由度得分僅為1份,比朝鮮還要低。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的布窮次仁說,他們星期五的活動也是為西藏民眾受到的苦難發聲。他說,他們到中國大使館外抗議,就是要告訴中國政府,只要西藏問題不解決,只要藏人無法享受應有的權利,他們就會繼續為他們發聲和行動;他們前往白宮請願,則是希望川普政府在與中國打交道的時候能夠將藏人的訴求納入議事日程。

在如何解決西藏問題方面,達賴喇嘛提出了“中間道路”,表示放棄西藏獨立,主張通過對話尋求在中國憲法框架下實現西藏的真正自治。但是北京方面稱,達賴喇嘛“中間道路”的實質仍然是獨立,並表示永遠不會接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