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重慶前高官庭審 法網離薄熙來漸近?

  • 丁力

薄熙來今年3月人大期間經過周永康(左)﹑李克強和李長春的座位。(資料圖片)

薄熙來今年3月人大期間經過周永康(左)﹑李克強和李長春的座位。(資料圖片)


對薄熙來妻子谷開來殺人案的審判擴展到薄熙來手下的4名重慶高級警官,他們星期五出庭受審。有媒體和學者認為,這可能導致對薄熙來的起訴和判刑。

重慶的公安局原副局長郭維國等四名前警方高官8月10日在合肥中級法院面臨庭審。他們被控徇私枉法,在辦理“尼爾海伍德”死亡案件中包庇谷開來,使她免於刑事追究。

出庭受審的其他三人是,原來的重慶市公安局刑警總隊長李陽、技術偵查總隊長王鵬飛、沙坪壩區公安分局常務副局長王智。

合肥中級法院對谷開來案一審的通報說,薄谷開來的辯護人認為,她在檢舉他人犯罪方面有重大立功表現。通報沒說谷開來檢舉了誰。有人估計是薄熙來,但更多的人估計,她檢舉的是這些包庇她的警官。

這些警官的頂頭上司王立軍也將出庭。星期五的英文南華早報引用兩位消息人士的話說,對王立軍的審判下星期將要在成都開庭。一位成都人說,他會被控叛國罪,但由於他在破案中的表現,在判刑方面會得到寬大處理。

*薄熙來指使?縱容?清白?*

路透社一篇新報道的標題是《中國以審判警察而對薄熙來發動攻勢》。報道說,當局收緊法律的繩索,顯示薄熙來本人可能也將被指控為“掩飾犯罪的主謀”而被判刑多年。

美國喬治城大學亞洲劃的共同主任費能文(James Feinerman)告訴VOA,這可能導致對薄熙來的起訴。

費能文說:“如果你想把薄熙來的棺材蓋徹底釘好,你可以做的事情之一就是,要這些人在公開法庭上承認這裡有陰謀。其明顯的含義就是,這是在薄熙來監督下所做的,至少是薄熙來知道他們在做甚麼。

費能文教授是中國問題專家,和中國法學教育界有不少交流。他指出,也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那些警官可以說,他們是自行其是,擅自行動的;不管這次庭審的走向如何,中國官員在考慮整頓重慶警察當局。

費能文接著說:“他們不得不從頭到尾地仔細審視,看看誰曾經是王立軍的盟友,誰曾接受薄熙來的命令,他們要確保人們變得更加忠於中央。”

*為十八大保駕護航*

費能文認為,讓警方和薄熙來的盟友在政治上正確地站隊,對於確保中共在11月的代表大會上讓領導層順利交接是至關重要的。

他說:“他們(中國領導人)面對的難題是,仍然有些人曾是薄熙來的盟友,或者是曾堅信薄熙來會上台的左派。他們需要壓服這些人,以保證權力順利交接,而沒有很多宗派主義。”

*有限懲罰,投鼠忌器*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法學院的中國法律專家德里斯勒(Jacques deLisle)認為,中共大概在想辦法讓薄熙來為某些胡作非為負責,而不是對他的所有行動都加以檢查。

德里斯勒教授告訴VOA:“對他所做的最容易的政治指控就是,他掩飾谷開來的罪行,因為這是他獨特的行為。而如果你指控他動用警察來系統性地打擊敵人,指控他那些高度腐敗的行動,那么你就涉及到一個問題,那就是,許多中國官員都這樣。”

中國當局起訴和審判谷開來的罪名,不包括經濟犯罪,而只提到她和兒子与被害人他說因經濟利益發生矛盾,薄谷開來認為尼爾海伍德已威脅到其子薄某某的人身安全,決意將其殺死。

人們問道,有多大的經濟利益才會造就這麼不可調和、你死我活的矛盾?薄瓜瓜還是個學生,怎麼就涉及了這麼大的經濟利益?薄家的這種經濟利益來得正當嗎?中國律師陳有西預言,殺人案後還有其他案。

*薄熙來能否重來?*

星期四在審判谷開來的法庭外面有支持薄熙來的人示威,但那些鳴冤叫屈的人不都是薄熙來的支持者,其中也有上訪者,前往記者聚集的地方訴說自己的冤情。有一個這樣的人被便衣警察帶走了。

蘋果日報的專欄作家李平寫道,谷開來被送上審判席,與其說是刑事審訊,不如說是政治審訊;與其說是對谷開來及其幫兇的審訊,不如說是對薄熙來的審訊。這位評論員認為﹐在谷開來案公諸於世的時候,野心勃勃的薄熙來的政治前途已被判死刑。

關於為甚麼官方堅持使用“薄谷開來”這個名字,陳有西律師說﹐作為法律文書,應該是以谷的身份證和護照注冊姓名為准的。因此谷可能已經加入外籍。不會是故意將他的案與薄牽連。但是香港信報的專欄作家鍾聞寫道,這顯示“薄熙來雖不在被告席上,但也難脫關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