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應尊重澳大利亞的軍事決定

  • 雨舟

3月2日國際航空展上﹐兩架澳大利亞皇家空軍戰機飛越墨爾本上空

3月2日國際航空展上﹐兩架澳大利亞皇家空軍戰機飛越墨爾本上空


澳大利亞外交部長表示﹐允許美軍駐紮澳大利亞是該國的主權﹐中國務必尊重。中國此前稱﹐美軍進駐澳大利亞的舉動是秉行“冷戰思維”的證據。

澳大利亞同意允許250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駐扎該國北部的計劃今年四月啟動後﹐引發不滿美國戰略重心移向亞太的中國的敏感。中國稱部署行動是“冷戰思維”的產物。

澳大利亞外長卡爾8月22日對媒體說﹕“就像澳大利亞公平看待中國迅速發展的軍隊現代化一樣,中國也應當對澳大利亞為實施自我防衛政策而重塑與美軍聯盟的主權決定持尊重態度﹔澳大利亞有意与中國构建新型關係...不存在必須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做出選擇的問題。”

今年4月初,首批200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員抵達澳大利亞北部城市達爾文。有分析稱﹐這標誌着美軍在亞太再添重要戰略據點。美國《紐約時報》說,“在澳大利亞部署海軍陸戰隊將在中國‘戰略後院’增強美軍存在。”

總部位於加拿大的《漢和防務評論》雜誌創始人和總編輯平可夫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與澳大利亞之間的軍事聯盟由來已久。

平可夫﹕“美國與澳大利亞以及新西蘭上世紀50年代便簽署了‘美新澳共同防禦條約’﹐目標主要是防止北面的共產主義勢力﹐比如說中國﹑北越和蘇聯影響力的擴張。不過後來﹐這一條約沒有有效履行﹐因為新西蘭反對美國攜帶核武器的軍艦訪問﹐所以一度退出了這個理事會。”

平可夫說﹐在目前美國提出重返亞太政策的後冷戰時期﹐重續以上條約的環境被激活﹔美﹑澳去年簽署進一步加強軍事信任的條約﹔而澳大利亞與日本也簽署了雙邊軍事合作的條約﹔ 美﹑澳軍事聯盟僅為亞太戰略大格局的一個組成部份。

平可夫說﹕“日本﹑美國﹑澳大利亞三國基於相同的政治主張和社會意識形態正在走向更加緊密化的政治聯盟﹔此外﹐從美軍返回亞洲的總體趨勢看﹐美國在澳大利亞駐軍的主要目的是強化對亞洲前沿地區的快速反應能力﹐尤其是海軍陸戰隊在南中國海的快速反應能力。 ”

美軍駐扎的澳大利亞北部城市達爾文佔據重要戰略位置,與東南亞隔海相望,距離印度尼西亞僅800公里。分析人士稱,美軍在此處駐留將得以對東南亞的“人道或安全事件”迅速作出反應。

澳大利亞說過﹐它對中國作為新興世界大國的前景感到樂觀,並且強調,中國與美國之間的良好關係是地區穩定的關鍵所在。卡爾外長說﹕“美中之間如果發生軍事衝突或者關係惡化將會破壞兩國的繁榮。”

澳大利亞外長卡爾還說﹐澳大利亞與中國之間的關係將繼續穩固發展﹐因為這符合兩國的根本利益。

目前﹐中國是澳大利亞的最大貿易夥伴﹔澳大利亞的採礦界充份利用中國富足的外匯儲備來投資能源和礦藏開採領域﹐然後將產品出口到中國﹐滿足其強勁經濟發展的資源需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