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與中國 非洲逐鹿 (二)- 美國重返非洲?

  • 斯洋

美國總統奧巴馬於白宮會晤非洲四個國家領導人

美國總統奧巴馬於白宮會晤非洲四個國家領導人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剛剛結束對非洲的訪問,中國對非洲貿易和投資的迅猛發展也為美國打開了一扇新的視窗。對於美國,非洲不再是蠻荒之地、不再是愛滋病和貧困的滋生地,而是充滿機遇和希望的地方。

3月28日,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南非的德班會晤非洲國家領導人的同時,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白宮接待了來自塞拉利昂、塞內加爾、馬拉維和佛得角四國的領導人。

奧巴馬在會晤時闡述了美國對非洲交往的新模式。

奧巴馬說﹕ “我主要想對每一位領導人說的是,美國將是強有力的伙伴,不是基於我們是援助國,而他們是簡單的受惠國的舊模式,而是一种基於伙伴關係的新模式。如果非洲各國都能擁有在座四位所代表的強有力的領導的話,沒有哪個大陸將比非洲大陸更具潛力、更具發展前途。”

這次會晤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說,美國將探討與西非國家共同体簽署《貿易和投資框架協議》的可能性,這項協議將非常有助於非洲和美國的經濟增長和國際競爭力。
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二月份在維吉尼亞大學發表外交政策講話﹐直指非洲蘊含巨大商 機。

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二月份在維吉尼亞大學發表外交政策講話﹐直指非洲蘊含巨大商 機。


關於非洲對美國的重要性,美國新任國務卿約翰.克里的說法更為直接。他二月份在華盛頓附近的維吉尼亞大學首次發表外交政策講話時直指非洲蘊含巨大商機,美國應該趕超中國,加大對非洲的投資。

克里說﹕“全球增長最快的十個經濟體當中,非洲佔了七個。 中國明白這個道理,他們在那裡的投資已經超過了我們。去年全球發現的五大氣田中有四個位於莫桑比克海岸。發展中國家是全球經濟增長的核心,他們對商業敞開了大門,美國必須去那裡。”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非洲項目主任珍妮佛.庫克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非洲項目主任珍妮佛.庫克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非洲項目主任珍妮佛.庫克說﹕ “他們(中國人)確實在某種程度上喚醒了美國,讓美國人注意到非洲的機會,特別是經濟和商業方面的。美國的私營企業好像是被這一切喚醒了, ‘嗨,等一下, 那裡有機會,我們錯過了。中國人在那裡做的不錯,很成功。’”

今年年初,華盛頓舉行了幾場有關去非洲投資的研討會。美國非洲企業理事會的這本宣傳冊告訴大家,“現在是時候去非洲投資了”。

美國非洲企業理事會總裁史蒂芬.海耶斯(Stephen Hayes)說,美國並不是突然對非洲有興趣的。美國的石油公司和礦業公司在非洲已經有相當長的歷史,甚至早於中國的同類公司。美國20到25%的石油供應是來自非洲。
美國非洲企業理事會總裁史蒂芬.海耶斯

美國非洲企業理事會總裁史蒂芬.海耶斯


海耶斯說﹕“現在的情況是,愈來愈有興趣。 我們非洲理事會的消費品集團,保潔公司,信息產業公司,微軟、 IBM、甲骨文等對非洲都有很強的興趣,他們都是非洲理事會的成員。 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更多行業的公司去了那裡,當然,這還需要進一步加強。”

美國非洲企業理事會有180多個成員, 除了海耶斯提到的幾個企業外,還包括著名的沃爾瑪公司、輝瑞制藥、重型機械製造公司卡特皮勒等美國的知名企業。美國非洲企業理事會公司對非投資額佔全美私人對非投資的85%。 在南非,就已經有600家美國公司投資。

他說﹕ “美國對非洲的興趣確實在增加,我很高興看到這一點。 我們一直對非洲有興趣,但是過去幾十年,我們看非洲是透過一個特別的角度去看的。安全危機、到處都是問題,非洲是恐怖主義的滋生地,是兒童被餓死的地方,是產生兒童兵的地方。是我們令我們擔心,令我們同情的地方,我們總是想拯救非洲。”

儘管如此,作為美國第一位非洲裔總統的奧巴馬,在第一任期內並沒有像他的前任小布什總統那樣給予非洲大陸足夠的熱情。2009年,奧巴馬訪問加納,這是他第一任期內的唯一一次對非洲大陸的訪問。相比之下,中國新任國家主席習近平剛剛訪問非洲歸來,而中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曾先後7次訪問非洲。

他說﹕ “奧巴馬政府的第一任期內,基本上沒有甚麼高層人物到非洲訪問。這背後可能有很好的理由:全球金融危機對美國的影響,其他很多令人頭疼的地方,非洲被放到了後面。其他的國際問題和國內問題更為緊迫,奧巴馬總統很難將重點放在非洲, 但是,接下來四年,我估計你可能會看到某些變化。”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非洲項目主任珍妮佛.庫克說,非洲從來都不是美國外交政策的重心,但是,最近幾年有上升的趨勢。

庫克說﹕“我想,美國的政策制定者意識到,這已經是不能再被忽略了的地區了,盡管不是最重要的地區,你必須考慮到到這些。那裡有機會,15年前是沒有的。安全問題、政府管理問題、經濟發展機會,所有這些都需要不同的接觸方式。布什總統在那裡推行了很大的援助項目,抗擊HIV病毒、愛滋病、瘧疾、千年挑戰帳戶等,很多人對奧巴馬總統的第一任期有些失望,因為他並沒有像他的前任那樣對非洲有那麼多的投入。我想很多人希望他在第二任期內有所改變,建立新的接觸方式,特別是私營部門和投資接觸方面。”

庫克說,奧巴馬政府在非洲問題上並非沒有作為,奧巴馬政府第一任期內在非洲的食品保障問題上做了許多努力。

直到2012年6月,奧巴馬政府第一任期快結束的時候,美國公佈了《美國對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戰略》。這份戰略包括四個要點:第一是要加強非洲民主機構的建設;第二是促進非洲經濟增長、貿易和投資領域的發展;第三是推動非洲和平與安全;第四是促進非洲的機遇與發展。這四個要點被稱為是美國對非外交的四大支柱。這份戰略第一次把非洲定義為“充滿機遇和活力的地區”,甚至將成為“下一個亞洲”。

庫克說﹕ “我認為,這個戰略也沒有甚麼特別新的東西,強調良政、民主,這些一直都在那裡,安全方面的考量、非洲人的福祉和發展。如果這個戰略有一點新的東西不同的東西的話,那就是更特別強調了貿易和投資的的議程。這個,其實也一直在那裡,但是,我認為愈來愈多共識是,美國在非洲應該朝這個方向邁進的更多一點。這並不意味著要放棄民主和安全方面的考量,但是,這個方面要更進一步。”

吉爾品說﹕ “(美國對非外交的)第二支柱是非洲貿易和投資,而且美國也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工具來完成這些目標。在這個問題上,我想提到兩個例子, 一個是《非洲增長與機遇法》,這個法案給予非洲國家產品免稅進入美國市場的優惠待遇。第二,是《千年挑戰賬戶》, 這是由布什政府提議的,但是在奧巴馬政府時期得到了很好的貫徹。很多國家都參與了,雖然一些國家因為良政問題遇到了麻煩,但是這仍然是一個巨大的機會,幫助擴大在基礎設施和產能方面的投資,甚至制定政策的投資,這幫助擴大了貿易的空間”。

吉爾品提到的《非洲增長與機遇法》是克林頓政府時期制定的,於2000年5月正式生效。這個法案被外界普遍認為是美國非洲戰略重心從政治轉向經濟的標誌。此後,美國和非洲國家還輪流主持《非洲增長與機遇法》論壇,到目前為止已經舉行了11屆。第十二屆論壇將於今年在埃塞俄比亞首都舉行。

在此之前,冷戰時期,為了遏制前蘇聯在非洲的滲透和擴張,美國在非洲的戰略利益主要在政治方面。老布什政府時期,冷戰結束,非洲作為美蘇爭霸重要目標這一戰略利益不復存在,加上非洲大陸戰亂不止,非洲在美國全球戰略中的地位急劇下降。

克林頓之後的小布什政府面對全球恐怖主義的威脅,將非洲視為反恐的重要合作伙伴,加強了與非洲國家的安全合作,同時,高度重視美國在非洲的能源戰略利益。不過,他也繼承和發展了克林頓加強雙邊經貿關係的對非戰略。小布什政府提出了一系列對非洲援助與經貿合作的計劃,如千年挑戰賬戶、非洲全球競爭力計劃、總統愛滋病緊急救濟、總統預防瘧疾行動計劃等。2011年,卸任的小布什與妻子勞拉.布什訪問坦桑尼亞,致力於當地抗擊愛滋病和瘧疾的行動。

因為上述的政策,2001年至2011年間,美國與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雙向貿易額增加了兩倍。不過,在幾乎差不多同時,2000年到2012年,中國與非洲的貿易從增長了20倍。

雖然在推動與非洲的經貿關係上,美國似乎落後於中國,但是,奧巴馬上任以來,美國在非洲的軍事和安全行動相比其前任小布什時期有大幅增加。美國在2007年設立了非洲司令部,加強了在非洲收集情報、設立小型軍事基地及直接參與打擊極端勢力和恐怖主義的步伐。到目前為核子,美軍已經在非洲各國建立起一個由十餘個小型空軍基地組成的情報網和快速反應基地。100多名美軍特種部隊還在烏干達等中非國家參與針對烏干達“聖靈抵抗軍”的軍事行動。美國的無人機也已經部署在埃塞俄比亞和塞舌爾等國。美軍在吉布提的空軍基地還多次啟動戰機在索馬里境內發動對伊斯蘭青年黨武裝的空襲。2013年,美國還將向35個非洲國家部署3500人的作戰部隊。

隨著美國對非洲興趣的增加,美國和中國在非洲會有競爭嗎?2012年,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訪問非洲塞內加爾時暗示中國攫取非洲的資源,而美國才是非洲真正的伙伴,在乎非洲的權益。美中在非洲是競爭還是合作?我們將在下一集為你介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