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下任總統面臨“大國衝突”的風險

  • 斯洋

美國白宮面前燈柱懸掛美國和

美國白宮面前燈柱懸掛美國和

美國哈佛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梅根.奧沙利文最近在華盛頓的一次研討會上說,國際環境正在經歷結構性的調整,美國新總統將面臨以下幾個風險。

“第一,就是大國衝突的風險,這是新的特點。冷戰之後的世界基本上沒有了大國衝突的可能,這也是冷戰後與之前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區別,但是,突然,似乎是一夜之間,這又變成了一個非常真實的威脅,當然也有非常真實的可能性去管理它。”

她說,新總統面臨的第二個變化就是中東的國家體系面臨崩潰,第三可能就是全球化的停滯。奧沙利文曾在小布什總統的共和黨政府時期擔任伊拉克和阿富汗問題的國家安全副顧問。

奧沙利文在談“大國衝突”時,沒有提到中國,但是在談到隨著全球民族主義高漲,國際秩序可能會面臨崩潰的問題時,她說,中國有可能試圖打破國際秩序。她說俄羅斯雖然已經明確表示不喜歡現行體系,但是,俄羅斯一國之力可能不足以讓國際體系崩潰。

“中國完全不同, 中國現在顯然已經從鄧小平時代的韜光養晦,專注自己國內的發展,上升到習近平主席的'中國夢'時代,雖然我們還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但是我們知道他們不再韜光養晦,聽起來好像是中國已經準備好在國際體系中發揮更積極的作用,但是他們還沒有決定好他們與目前主導性的國際經濟、安全和政治體系的關係。”

她說,這其實也是奧巴馬總統剩下的任期內必鬚麵對的一個問題,如何在適應全球新力量的同時捍衛符合美國以及其他很多國家利益的體系和體制。

擔任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的高級競選顧問的傑克.沙利文說,地緣政治競爭加上恐怖主義讓美國新總統的任務艱鉅。

“梅根提出的很重要, 這個世界是重新回到了地緣政治的競爭的時候,這在冷戰結束以來從未有過的,地緣政治競爭加上,大國衝突的可能,雖然可能性不那麼大,大國衝突,甚至恐怖主義的威脅也都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這兩者結合在一起,對下一任總統來說,就是一個相當艱鉅需要處理的問題。

沙利文曾經是民主黨籍的美國副總統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

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總裁理查德.范登認為,下任總統需要解決的另一個問題是世界對美國力量的要求越來與多,但同時對美國是否有能力滿足這些要求的質疑。他說,中東、歐洲和亞洲都需要美國的關注,他還說,對下任美國總統來說,亞太是最應該關注的地區。

他說:“中東和歐洲要求我們的關注,但是亞洲才是值得關注的地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