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阿斯彭思想節:互聯網能否改變中國


專程從中國來參加研討會的著名專欄作家安替說,對於中國民眾來說互聯網是他們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你們(美國)有選舉,新聞自由,你們有主流媒體,有強大的娛樂業, 但是中國在互聯網出現之前沒有這些,所以互聯網對他們來說代表了這一切。”

他說,因此言論自由在中國其實就是一個網絡自由的問題。

美國【現在我知道誰是的同志】(Now I Know Who My Comrades Are) 作者艾米莉·帕克最近到中國註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

“似乎每一個中國人都在使用微信,如果你不上微信你就是與社會脫節。。(中國的)微信和微博同推特和臉書的區別在於,中國對微信和微博進行審查。”

帕克也說,微信微博仿照推特和臉書但是它們具有更多的功能,給人們的生活提供了方便。

習近平政府嚴控互聯網

西方國家普遍認為,習近平政府對新聞和言論自由的控制更加嚴格。

安替說他同意這個評估:

“習近平政府上台後中國的互聯網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都在縮水。”

艾米莉·帕克多年來研究中國和中國互聯網,她也認為互聯網在中國非常重要:

“中國政府對互聯網加緊控制反映了因特網的重要性,他們看到互聯網越來越強大,政府看到 人們可以通過互聯網組織起來,6億用戶這個數目足以讓中國政府感到擔心。”

帕克說,西方人在談到中國互聯網的時候傾向於把它當作一個言論和信息自由的議題,但是她認為中國互聯網的力量不在於言論自由,而是結社自由。

斯諾登效應

西方國家一直批評中國缺乏言論自由,不過專欄作家安替說斯諾登事件發生後使得美國不能再理直氣壯地批評中國了。


“當美國政治人物和外交官訪問北京的時候他們不再討論言論自由和網絡自由了,而更多地是討論網絡攻擊等問題。”

安替說就在斯諾登事件爆發之後中國推出了新的法規:“新的法律基本上是給了政府任意逮捕博客作者的權利。”
中國2013年的司法解釋規定誹謗信息被點擊、瀏覽達到5千次,轉發五百次以上就可以被認定為犯罪。

互聯網如何改變中國

安替說中國互聯網處於“新常態”;一方面是嚴格審查另一方面非常鼓勵創新。

他說中國政府是新媒體最積極的推動者:“審查者成為媒體創新的資助者。這是一副很奇特的畫面,但中國的情況如此。”

在西方人看來審查與創新相互矛盾。

長遠來看這種狀況是否能持續,美國作家帕克說: “我覺得現在還無法判斷,不過我個人對於一個高度審查的環境下有多少創新有一些懷疑。”

她說,不要對互聯網改變中國抱有太多幻想,她舉例說當年美國的互聯網公司進入中國時人們期待著它們能夠給中國帶來自由化,中國的審查制度會滅亡:“事實上這 些公司沒有改變中國,中國改變了這些公司。微軟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微軟主動把一些博客關掉,而不是中國政府關掉的。”

帕克說不光是微軟,多數美國公司都在進行自我審查,而且每個人在中國都面臨這樣的兩難境地:“作者寫了關於中國書,他們應該做一些改動以便在中國出書呢,還 是堅持原則,最後的結果是沒有人能讀到這本書。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她說,不管是美國企業在中國還是中國的異議人士都面臨同樣的局面,堅持到底還是妥協。

安替說微信雖然滿足了人們日常生活所需。他說,推特就是得到真相的最佳捷徑。

科羅拉多州阿斯彭思想節6月25號開始,將於7月4號結束。年度阿斯彭思想界聚集了美國各界精英聚集交流思想,討論美國及全球面臨的重要議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