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報道稱 白宮與軍方在南中國海問題上意見分歧

  • 莉雅

南中國海上有爭議的帕拉塞爾群島中的伍迪島鳥瞰。中方稱之為西沙群島的永興島,屬於海南省三沙市。 (2012年7月27日)

南中國海上有爭議的帕拉塞爾群島中的伍迪島鳥瞰。中方稱之為西沙群島的永興島,屬於海南省三沙市。 (2012年7月27日)

最近,中國在南中國海的填海造島和軍事部署成為影響美中關係的一個主要問題。種種跡象顯示,美國政府內部,尤其是白宮與軍方,對如何應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存在分歧。美國學術界在這個問題上也有不同看法。

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採取了美國防部長卡特所說的“咄咄逼人”的做法,不僅在有爭議海域進行大規模的填海造島,而且加強了在那裡的軍事部署,包括導彈、戰機和高頻雷達系統。

在一些美國軍方人士看來,中國的這些行為表明它正在尋求控制南中國海並在東亞建立霸權。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將(Harry Harris) 今年2月23日在國會作證時更是指責中國在將南中國海軍事化,並認為中國的做法改變了那裡的現狀。

他說:“中國在伍迪島(中國稱永興島)上部署地對空導彈,在克德朗礁(中國稱華陽礁)上部署新的雷達裝置,在蘇比礁(中國稱渚碧礁)、十字火礁(中國稱永暑礁)和其他地方修建1萬英尺跑道。在我看來,這些行動正在改變南中國海的運作環境。”

據美國《海軍時報》報道,哈里斯上將在私下要求美國對中國採取更為對抗的立場,儘早遏制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活動,並逆轉中國在那裡已經獲得的戰略利益。他提議美國的回應包括在中國人造島礁12海里以內的海域開展軍事行動,以阻止中國把他所說的'沙之長城'擴展到距離菲律賓首都馬尼拉140英里的地方。但是他的這個呼籲幾乎每次都遭到白宮的抵制。

報導援引兩位沒有透露姓名的國防部官員的話說,在第四次核安全峰會舉行前一周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上,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要求美國軍方和政府不要對中國最近在南中國海採取的行動公開表態,以便為奧巴馬和習近平在峰會間隙舉行的雙邊會談營造更大的外交斡旋空間。

報導援引專家的分析說,白宮認為,由於奧巴馬政府在北韓以及核不擴散等多方面的問題上需要中國的合作,因此傾向於冷處理南中國海問題。

但是,《海軍時報》的報導說,國家安全委員會的禁言令在五角大樓裡引起了”寒蟬效應“。報導援引沒有透露姓名的國防部官員的話說,美國的軍事領導人把這個禁令理解為對中國控制南中國海大部分海域的行動保持沉默,他們擔心,這種反應可能會讓中國人更加大膽,而使美國在該地區的盟友感到擔憂。

奧巴馬政府的批評人士也認為,美國在南中國海所採取的“等著瞧”的做法失敗了。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來自亞利桑那州的共和黨參議員麥凱恩對《海軍時報》表示,“白宮對風險的規避導致了優柔寡斷的政策,這個政府未能遏制中國謀求海上霸權,同時使我們在該區域的盟友和夥伴感到困惑和震驚。”

麥凱恩表示,中國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日益強制性的挑戰必須得到堅決的回應,以彰顯美國的決心並再次向該地區保證我們的承諾。

針對麥凱恩參議員的說法,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托納4月8日星期五在例行的記者會上回答美國之音記者提問時表示,他對此不發表評論。但是他說: “你知道,我們的政策一直很清楚。我們不希望看到南中國海的緊張加劇或升級的行為。我們主張航行自由。”

奧巴馬政府的其他官員也為美國政府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做法進行辯護。《海軍時報》援引沒有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員的話說,“認為我們在這個問題上做法前後不一致或是我們讓中國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是不符合事實的。”

這些官員表示,奧巴馬政府一直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主權宣稱持強硬立場,支持美國空軍轟炸機和海軍的船艦在那裡巡航,並向該地區部署高科技軍事資產,包括額外的兩艘驅逐艦以及尖端的X波段AN/TPY-2導彈防御雷達系統。美國還在與菲律賓進行談判,以便在菲律賓的基地輪流派駐美國軍隊。

在如何回應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的問題上,不僅白宮和軍方存在分歧,美國學術界人士也有不同看法。

小布殊總統時期擔任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的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日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美國應該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行為採取更加強硬的回應。

他說:“我認為阻止中國把南中國海變成它的內湖是非常重要的。它現在是國際海域,使它繼續成為一個開放的貿易航道符合美國及其朋友的利益。我認為我們需要在那裡有大得多的海軍存在,開展彰顯航行自由的行動,表明我們不接受中國對南中國海、台灣以及東中國海的主權宣稱。”

美國保守智庫傳統基金會研究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的傑出研究員霍爾姆斯(Kim Holmes)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表示,美國應該對中國的行為提出挑戰。

他說:“在南中國海,如果中國軍方用他們的導彈威脅我們或是不讓我們在那裡有航行的自由,我們應該用我們的海軍對此提出挑戰,對他們說,所有國家都有權在這個自由的區域行動,而不應該被中國稱為是他們的。“

這位前助理國務卿認為,比加強美軍在亞太的軍事部署更為重要的是在總體上保持美軍的優勢。

他說:“我們可以向亞太部署更多的軍力,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在國內的所作所為,即我們加強海軍的力量,提供更多的船艦、航空母艦,為我們在東亞開展持久的行動提供足夠的基礎設施。”

不過,美國德保羅大學(DePaul Univeristy)研究國際安全與軍事歷史的托馬斯·莫開提斯教授(Thomas Mockaitis)則認為,美國試圖在該地區加強美國的軍事存在將是一個錯誤。

他對美國之音表示:”因為這樣做意在威懾,而威懾的整個基礎在於你可以對你的對手施加可信的威脅,即如果你不回應我們的要 求,我們願意使用武力。但是我們沒有這個意願,就這麼簡單。我想像不出中國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會導致我們與中國因為南中國海問題而爆發戰爭,除了中國對菲律賓發起軍事襲擊,而中國不會這樣做。”

在他看來,美國的好戰反應所做的只是引發中國加強在該地區的軍事建設。

華盛頓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副總裁包道格(Douglas Paal)日前撰文說,美中兩國如何處理雙方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存在的摩擦、避免公開的衝突同時保護各自的利益是雙方今後要面臨的一個關鍵的挑戰。

曾經擔任過老布什總統的特別助理以及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的包道格說,基於捍衛主權在中國以及其他地方的政 治敏感性,美中領導人找到減少在南中國海的安全困境的途徑以及提出強調妥協的外交倡議的可能性不高,但是至少,他們應該對兩個大國在一些的確沒有多少重大 意義的島礁和主權宣稱在兩國關係中得到的越來越多以及扭曲的強調進行評估。他也認為,奧巴馬和習近平都應該告訴他們的政府官員以及軍官降低調子,把經歷集中在相互保護現狀、法治以及和平解決爭端上。

在美中兩國因為南中國海爭端而針鋒相對之際,美國國防部長卡特取消了這個月訪問中國的計劃。《華爾街日報》援引國防部官員的話說,卡特原本在這個月的亞洲行中到訪北京,但是由於日程安排的問題,這個訪問被推遲,但是他可能在今年晚些時候訪問北京。目前不清楚卡特取消這次訪問是否是要向北京發出信息。中國方面還沒有對此作出回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