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90後律師助理被控顛覆政權 家人稱荒謬

  • 林楓

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助手趙威(推特照片)

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助手趙威(推特照片)

華盛頓 - 一名不到25歲的90後律師助理日前被控涉嫌犯有“顛覆國家政權罪”遭到正式逮捕。她的丈夫表示,一個入行不到兩年的弱女子如何有能力顛覆一個有幾千萬黨員幾百萬軍隊的政權。她的代理律師認為,為她扣上“顛覆”的帽子有點太大了。

被正式逮捕的這名律師助理是網名“考拉”的趙威。她是中國知名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助手,於去年7月10日被警方從家中帶走。與趙威一同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的還有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的主任律師周世鋒、律師王全璋和實習律師李姝雲。鋒銳所的另外一名律師王宇以及另外兩名律師謝燕益和謝陽被批捕的罪名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曾發聲明指出,2015年7月到9月期間,中國當局在各地拘捕了三百多名人權律師和活動人士。很多情況下,官方傳媒隨後就發表對這些律師、維權人士的不實指控,並播出部份在押人員的“認罪”視頻,抹黑相關人員及其工作。趙威等人的被捕,就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失蹤半年多後發生的。

從“煽顛”到“顛覆”

天津市公安局出具的逮捕通知書顯示,趙威被正式批捕的日期是2016年1月8日,目前被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趙威的代理律師任全牛對美國之音表示,趙威被捕的罪名“顛覆國家政權”與原先設想的不同。他說:“原來是‘煽動顛覆’,現在變成‘顛覆’,不知道甚麼原因。單從字面上看這兩個罪肯定是不一樣的,表現的方式也是不一樣的。顛覆要求有行為上的、實例上的威脅。煽動主要還是言論上。”

中國刑法規定,組織、策劃、實施顛覆國家政權的首要份子,最高可被判處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積極參與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他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相比之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兩字之差,但刑罰要輕得多。中國刑法規定,以造謠、誹謗或者其他方式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首要份子或罪行重大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曾於2009年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

丈夫游明磊:考拉顛覆政權?荒謬

趙威的丈夫游明磊表示,對趙威被當局冠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逮捕感到憤怒。他說:“因為她這麼一個20出頭的小姑娘,91(年)的嘛,做一個律師助理,也剛剛做這行不久。你說她一個小姑娘手無縛雞之力,她憑甚麼去顛覆你一個幾千萬黨員、幾千萬軍隊的政府啊?這是毫無理由、非常荒謬的一件事。”

趙威來自河南,2013年畢業於江西師範大學新聞專業,熱衷公益事業,2014年開始做李和平律師的助理,參與過“平冤大篷車”和“江西高院門前捍衛律師閱卷權”等維權活動。

趙威的律師任全牛也表示,當局為她冠上“顛覆政權的”帽子有點太大了。“她的所作所為就是畢業以後想真實的顛覆,我想她也不具備這個能力,也沒有時間去做這麼多工作。”

游明磊表示,由於趙威所被控的罪名涉及危害國家安全,因此自從她7月10日被帶走以來就一直沒有與她見過面。他說:“我委托的律師是河南的任全牛律師。根本見不到,提交了幾次會見申請,全部被駁掉了。家屬更不可能見面。”

游明磊自己也曾經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但很快被釋放。他說,對趙威和其他幾位被捕的維權律師的狀況感到擔憂。他說:“肯定會擔心,但也很無奈。在共產黨這種體制下,他們隨時會把你抓起來,讓你消失。”

矛頭指向李和平

趙威的律師任全牛表示,自己對案情的了解也不比外界多多少。他認為,趙威被控“顛覆國家政權”可能是當局想把她和其他幾位被捕的維權律師當成一個“犯罪團伙”。游明磊表示,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趙威背後的目的是李和平律師。

李和平是中國知名維權律師,常為異議人士、強拆受害者、法輪功學員等弱勢群體維權。2008年6月,李和平與其他兩名中國人權活動人士李柏光和王天成在白宮受到美國前總統小布殊接見,當時他們三人前往華盛頓領取美國民主基金會授予的2008年度宗教民主自由獎。去年7月,李和平在中國當局的“7•09大拘捕”行動中被天津警方帶走至今。

2007年9月,李和平曾遭多人綁架,戴上黑頭套拉到京郊外暴打和電擊,身負重傷,報案無人受理,至今無人為此光天化日下無法無天暴行負責。律師被暴打,彰顯當局依法治國口號之蒼白和荒謬。

目前,在 “7•09大拘捕”中被捕的維權律師、維權人士的家屬已陸續受到警方的逮捕通知。“當局(這樣做)是為了達到一個震懾的目的,”任全牛律師說,“現在國內存在一種很大恐怖氣氛,導致很多人不敢發聲,不敢做一些事情。相比以前,自我的審查更嚴格了,確實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