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震災中的台灣人

  • 小玉 東京

震災讓日本的南三陸廣為人知。因為在這場超級海嘯中﹐小鎮一萬七千人口中﹐有一萬人下落不明。四分之三的房屋被沖毀。一位台灣女性與她的家人在這場毀滅性災難中幸免於難﹐她還在避難所度日﹐但她說要往好處想﹐因為能夠生存下來﹐已經是奇跡了。

從台灣來到日本讀書算起﹐張金枝在日本已經度過17個春秋。在南三陸鎮她與丈夫和婆婆生活在一起。她在學校為中國兒童作輔導工作﹐她先生經營一個土地測量與房地產公司﹐她的家就在海邊不遠處。

3月11日﹐張金枝到市區參加研修﹐家裡只有婆婆一人。

她說﹕“地震時剛好回家辦事的我先生帶着婆婆轉移到離家3公里左右的公司。剛到那裡就聽到消防署有人呼叫趕緊逃﹐有海嘯。我丈夫開車拉着我婆婆往高台走了。可是後面來不及逃跑的消防隊員、年老體弱的人、還有救護這些年弱人的救援人員都喪生了。”

張金枝說﹐她有些朋友也遇難了。不過她所認識的嫁到當地的中國女性都得以逃生。

南三陸位於宮城縣東北部﹐濱臨志津川灣和伊里前灣。里阿斯式海岸特有的美麗是南三陸的驕傲﹐南三陸也因此多次遭到海嘯襲擊。1896年明治三陸大海嘯、1933年的昭和大海嘯以及1960年智利的地震海嘯都作為近代日本最嚴重海嘯災難而記入史冊。

當地居民深知海嘯的可怕﹐他們在沿岸築起防波堤和防潮堤以及水門等道道防守線。然而3月11號的海嘯仍然無情地將一切捲走﹐只留下被沖垮的防波堤殘骸。

張金枝說家沒了﹐公司沒了。

*信息短缺的避難生活*

張金枝一家三口目前在一個小學校體育館裡避難。震災過去兩個多星期了﹐這裡仍然斷水斷電﹐手機也不通。

張金枝說今天能通話算是走運﹐因為她來到工作的學校清理東西。在山上的避難所手機仍然不通。

她說﹕“這裡沒水沒電﹐就是晚上六點到九點的電視可以看﹐資訊非常缺乏。"

張金枝說﹐他們知道福島核電站出現問題﹐但是不清楚對他們的地區有甚麼影響﹐吃水靠供給﹐不用擔心﹐但是對大氣幅射信息﹐就一無所知。

* 艱難的抉擇*

南三陸鎮在這次災害中﹐5300多戶人家有4000戶的房屋被沖走。由於不能確保建築臨時住宅的土地﹐鎮政府正在考慮把避難所集體轉移到鎮以外的地方。

張金枝所在的小學校4月也要開學﹐避難所的生活面臨搬遷的抉擇。

難道張金枝不想跟許多外國人一樣選擇暫時回故鄉嗎﹖

她說﹕“想回去﹐不可能。不能把先生、婆婆丟下自己跑。不敢提出來﹐也開不了口。要麼全家回台灣﹐要麼三個人一起避難。我的選擇只有這個吧。”

* 慢慢會好起來*

張金枝開始對未來作具體安排。她打算暫時辭去自己的工作﹐首先安頓婆婆﹐幫助丈夫恢復業務。

她說﹕“看看有沒有居住的地方﹐有沒有辦事處﹐先把婆婆安置好。慢慢地﹐往好處想﹐應該會好起來。能活下來已經算是奇跡了。

日本的一些海嘯研究人員開始對災區進行實地調查。據報道﹐港灣機場技術研究所調查小組對南三陸鎮首次進行了實地調查。結果發現海嘯抵達到4層建築的最高層﹐推測海嘯高達16米。同時在公立醫院和鎮政府集中的中心地區﹐在廣泛範圍內海嘯達到12至14米。

研究人員認為﹐日本今後有必要重新審定建築物的防海嘯標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