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迫害訪民何時了﹕北京“黑監獄”再現

  • 張楠

七一長沙60訪民在中南海打橫幅 遞交受害人名單

七一長沙60訪民在中南海打橫幅 遞交受害人名單

在安元鼎保安公司開設的“黑監獄”被打掉後不到一年﹐北京再現“黑監獄”。媒體呼籲當局徹查“黑監獄”背後的違法鏈條﹐追究開辦者及其僱主的刑事責任。

《新京報》消息﹐近日﹐警方查封了位於北京昌平區北七家鎮的一處“黑監獄”﹐解救了裡面被非法關押的人。

*“黑監獄”條件惡劣*

這個“黑監獄”有大小三間房﹐關押着五六十人﹐屋內沒有床﹐上至頭髮花白的老人﹐下至還在吃奶的嬰兒﹐都是席地坐﹑臥。據說﹐裡面悶熱﹐潮濕﹐空氣很差。

《新京報》說﹐江蘇鹽城的周女士來京辦事﹐被幾名陌生男子強行拉上麵包車﹐送到“黑監獄”。她想反抗﹐胸口和肩膀立即就挨了兩拳。

她親眼看見一名男子被看守打得滿身﹑滿臉是血。一個80歲的老太太說﹐她已被關了幾個月。看守還把一名女子拋棄在荒郊野嶺﹐她一路討飯﹐走了10幾天才走出來。

“黑監獄”是指那些保安公司或者各省地方官員設置的﹑專門用來非法關押來京上訪者的地方。

長期以來﹐一些地方政府打着“維穩”的大旗﹐在北京肆意攔截﹑抓捕﹑關押外地上訪人員。“黑監獄”也就應運而生。

《瞭望》新聞週刊去年披露﹐各省市在京設立的﹑針對上訪人員的臨時勸返場所有73處﹐它們有的是農民的出租屋﹐有的是賓館﹑旅店﹑招待所。

*無故被抓 動輒挨打*

許多上訪者都有在北京被關的經歷。河北省正定縣的李喜鳳因進京上訪被拘留過九次﹐其中有兩次被關押在北京的“黑監獄”。

談起這個被稱作“三號基地”的地方﹐她說﹕“稍微不聽話就扇嘴瓜子。照你臉上給你耳光子。我沒有挨過。我見別人有挨過。我也是50多歲的人了。我也有病。咱就不敢說話。”

她說﹐她是深夜一點多被送進去的﹐進去後就沒出過門﹐所以不知道那裡是甚麼地方。至於把她送去的理由﹐李喜鳳說﹐抓她的人說她在公交車上大吵大鬧。

她說﹕“我正常上訪,又有公交卡,我上車為甚麼大吵大鬧,我和誰大吵大鬧啊!他就是實在抓不着我理由了。”

她說﹐第一次被關的“黑監獄”有200多人﹐第二次有100多人﹐進去以後﹐也沒人跟她談話。她說﹐在裡面﹐最突出的印象就是贓﹕“那牆皮都掉的土。黑天睡覺還得要用自己的衣服矇住頭﹐不蒙着頭往下掉土。大屋子,上下鋪。早晨就吃鹹菜,一個饅頭;中午就是炒點菜,饅頭。晚上還是饅頭。”

李喜鳳說﹐出了北京的“黑監獄”後﹐她又被送進河北省女子勞教所﹐勞教了一年。

*至今心存恐懼*

在 採訪過程中﹐記者找到一位江蘇鹽城的上訪人。面對記者的採訪要求﹐他欲言又止。他說﹐政府的人﹐有的對他進行威脅﹐有的用黑社會嚇唬他﹐他壓力實在太大了。

這位訪民 說﹕“我壓力很大。我已經(上訪)有10年了。你知道﹐我這10年怎麼過來的嗎﹖我這10年﹐說起來眼淚就要往下流。”

出於恐懼﹐他始終沒敢把自己的悲慘經歷講出來。

去年﹐在安元鼎保安公司被打掉後﹐有分析人士指出﹐今後難免會有其他的安元鼎取而代之﹐因為他們生存的土壤依然肥沃。這句話不幸應驗了。

*媒體﹕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新京報》星期四發表了題為“‘安元鼎’們為何依然猖獗”的社論﹐呼籲有關部門不要停留於個案的表層處理﹐要徹底查清背後的違法鏈條﹐依法追究“黑監獄”開辦者及其僱主的刑事責任。

有分析人士指出﹐一些地方政府部門以“維穩”為由﹐壓制公民合法權利的暴力化行為﹐到了必須杜絕的時候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