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信息公開勢在必行的中國政府

  • 齊勇明

中國官方媒體發表社評說﹐信息公開是中國改革面臨一場繞不開的硬仗。不過﹐有學者說﹐信息公開難以實施﹐主要阻力來自既得利益和既得權力。

*官媒﹕信息公開是繞不開的硬仗*

人民日報主辦的國際新聞報紙《環球時報》9月2日的文章說,近一兩年來的大多數公共事件,都與政府信息公開的不足有直接或間接關係。該報說﹐有些負面消息如果政府主動公佈沒什麼了不起﹐一旦被挖出來問題就大了。

文章稱﹐信息公開是中國改革繞不開的硬仗。互聯網特別是微博的興起,加上全球化帶來的“民主監督”概念在中國快速傳播,使得民間對政府信息公開的要求,已經在這方面最發達的社會做比照。

另一方面﹐ 當前中國“保密”的規模過大了,它對國家造成的傷害,正逐漸超過它對國家帶來的保護。有時候,“保密”成了保護部門利益以及某個官員個人利益的藉口。

中國問題學專家﹐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認為﹐信息透明是中國政治改革應該邁開的第一步。

*學者﹕行政透明遭既得權力者阻撓*

他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它是中國政治改革的第一步﹐而且是能夠做得到的。信息公開應包括財政預算的公開﹐甚至官員的個人財產公開﹐以及媒體對腐敗和黑暗的進一步自由報道﹐我認為都可以做到。”

他指出﹐行政透明所遇到的難題不是現行體制下做不到的﹐而是某些官員不願去做﹐導致成為目前中國政治改革所遇到的難題﹐也是行政透明所遇到的難題﹐是既得利益者和既得權力者在阻撓。

《環球時報》的文章指出,政府公信力是中國全社會的資源,它不僅僅屬於政府,它的上升和下降實際上也是社會的福禍。修復各級政府、特別是基層政府的公信力,應從全社會共同推動政府信息公開做起。

胡星斗教授指出﹐中國的傳統政治是暗箱政治﹐這種不公開的政治和我們當前政治改革提倡的信息公開的確是矛盾的﹐地方政府的確抵觸。

他說﹐“現在的問題是﹐地方政府要領導一切。黨委書記要一個人說了算﹐而且他還可以把很多事項列為機密。我們自稱是人民主權的國家﹐人民當然就有權了解這些所謂的機密。”

*任意控泄密造成諸多冤案*

“所以一個國家機密過多﹐而這些所謂機密又不是法定的﹑而是領 導人說了算﹐甚至各級領導人都可以說這是國家機密。那麼這個國家就不是一個法治國家﹐可能會變成一個冤案遍地的國家﹐一個無法無天的國家。 ”

他說﹐中國有些人因持有或泄露國家機密的罪名而被判刑﹐“實際上普通百姓怎麼可能掌握國家機密呢。很多人被判刑的所謂國家機密只不過是從互聯網上打印下來的東西。結果指控他非法持有國家機密﹐這些都是很荒唐的。 ”

不過﹐《環球時報》還說,目前信息公開不足是現實,迅速全面公開,並以各國相應做的最好的例子作對比,中國社會很可能陷入混亂。

文章說﹐縮小“保密”範圍,確需一個過程。輿論對問題要有一定的寬容度,在發展及轉型期的中國,問題成堆是必然的,社會不能發現一個問題就大驚小怪,就像對一個成長中的孩子,過嚴的苛求只會窒息他的精神。

*陽光政策可以減少罪惡*

胡星斗說﹐信息公開是政治透明的第一步﹐既是目前中國政府改革能夠做到的﹐也是當前中國政府正在努力做的一件事。“三公”經費的公開應該說是近年來在實行透明行政方面邁出的步伐最大的一部分。

他認為﹐中國的確應當深化改革﹐實行陽光政策﹐陽光行政﹐信息公開﹐減少暗箱操作。只有把一切都晒在陽光下才能減少犯罪和罪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