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中小企業年關難熬

  • 杜林

東莞工人燒焊玩具零件

東莞工人燒焊玩具零件

年關將至﹐中國眾多中小企業面臨的資金壓力隨之昇高。不少企業抱怨說﹐儘管政府出臺扶植政策﹐但他們的經營困境沒有出現根本的緩解﹐資金鏈隨時可能再度斷裂﹐目前苦苦支撐的企業恐怕熬不過這個春節。

對中國不少中小企業來說﹐今年的日子確實難熬。融資難﹑人工成本增加﹑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增添了企業主的經營壓力﹐不少企業不堪重負﹐乾脆關門大吉﹐導致企業員工追討欠薪﹐工潮不斷。

為了解決中小企業的融資難題﹐中國政府日前頒佈“國九條”﹐提高相應的財政扶植。兩個月過去了﹐不少企業主表示﹐企業面臨的壓力沒有根本緩解。

*玩具廠 壓力很大*

東莞是廣東加工產業的重鎮﹐與溫州一樣﹐向來被視為中國製造產業的風向標。一位紡織行業的小業主對媒體說﹐企業資金鏈緊張的狀況現在沒有根本改變﹐每天帳上資金不過10萬元左右﹐一有風吹草動﹐後果很難估計。

東莞貝樂園玩具廠經理沈力行對美國之音說﹐海外訂單減少﹐工廠生產線已經開始壓縮﹐公司經營現在的確壓力很大。

他說﹕“一般的普工以前他的低薪是1200到1300(元)﹐現在提到1500到1600(元)﹔原材料也在漲價﹐像棉花﹑布料那些都漲啊﹐還有玩具相關的配件的價格也在漲價。現在這邊做工廠的話真的是利潤很低。”

東莞中堂鎮鎮委委員黎建波對美國之音說﹐貸款困難﹑生產成本增加﹑外加原材料漲價﹐對當地企業構成不小的衝擊﹐有的加工企業甚至出現有訂單不敢接的罕見情況。

*訂單不敢接*

他說﹕“勞動法也提到最低工資的提昇﹐還有企業一些原材料價格上漲。原材料一旦漲價﹐你的產品生產的成本肯定會高啊。國外訂單給你的價格也不會因為你成本昇高而給你提價。他也是給個限價比﹐所以你的利潤空間就變得很少了。企業的困難就在這裡。”

儘管“國九條”要求加強對中小企業的財政扶植﹐可當地媒體說﹐不少中小企業依然無法從國有銀行順利貸款﹐不得不繼續依賴民間借貸。就是溫家寶總理親自視察過的溫州﹐情況也沒有根本改善。某民營企業董事長助理說﹐民間借貸雖然利息高﹐卻依然比銀行貸款容易。

*民間高利貸*

他說﹕“我可以這樣說﹐溫州中小企業靠銀行貸款資金去運營的很少﹐因為銀行畢竟有那麼多的審判手續。比如說你企業廠房如果是自己的﹐還會好一點。比如你要抵押貸款﹐如果企業不是自己的﹐房產不是自己的﹐拿甚麼去貸款呢﹖”

可就是這種民間的高利貸﹐成為壓倒溫州民間企業的最後一根稻草。中國媒體報道說﹐今年4月以來﹐溫州已有80多家企業老闆失蹤﹐僅9月份就高達25宗。除了老闆集體逃跑之外﹐高達60%的民間借貸利潤﹐還迫使企業想其他辦法賺錢﹐不得不偏離原來的產業。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週德文認為﹐溫州傳統加工產業正在出現空心化的趨勢。

他說﹕“平均來說﹐到現在已經下貨的只有1%到3%﹐個別的實業家就把資金從實業裡面乾脆退出來。有的把廠房租了﹐把錢專門拿來放貸﹐還反而輕鬆。”

*加工產業 空心化*

民間借貸以外﹐原材料價格上漲也增加了中小企業的壓力﹐內陸地區同樣如此。安徽淮北順發食品公司採購經理束瑞蘭對當地媒體說﹐她採購方便麵原料﹐原來打個電話就行﹐可今年4月以後材料漲了價﹐而且供應短缺。安徽寧國興源橡膠製品有限公司總經理樓文凱抱怨﹐原材料價格颮昇﹐讓企業難以承受。

他說﹕“拿天然橡膠做比方﹐2009年是2萬3000多(元)。到今年6月份﹐已經漲到3萬5000多(元)﹐漲幅到60%多。”

評論認為﹐這表明中小企業面臨的困境已經不局限於沿海地區﹐開始向內陸蔓延。

*金融政策 不治本*

政府的扶植措施為甚麼難以充份發揮效力呢﹖評論指出﹐這是因為很多措施治標不治本。溫州時代律師事務所首席律師邱世枝對當地媒體說﹐政府應急防範﹐不代表問題得到真正解決。

他說﹕“溫州市政府能做的就是穩定﹑應急﹑不要蔓延﹑不要擴散。但你這企業存活下來以後一個沒辦法根本解決的問題﹐就是企業產品的出路問題和生產成本的問題﹐這個是沒辦法解決的。”

安徽省政府參事孫自鐸也認為﹐受政策體制的局限﹐政府措施往往普惠色彩濃厚﹐缺乏針對性﹐很難讓中小企業真正受益。

他說﹕“我們國家從政策體制上﹐就沒有專門為中小企業服務的銀行或者金融組織。所以他的政策相對講就不突出。國外有銀行專門為中小企業的服務﹐就是對這樣的企業﹑這樣的經營組織﹐他有專門的政策進行優惠﹐力度就比較大一點。”

有專家於是呼籲﹐中國金融體制應該進行改革。重慶工商大學教授謝新指出﹐四大國有銀行無法滿足廣大中小企業的全部需求﹐需要地方銀行的充份介入。當務之急是允許地方銀行上浮存款利率﹐吸引大量的民間資本。只有這樣﹐銀行才能放鬆對中小企業的信貸。

他說﹕“ 因為考慮到金融市場風險的控制﹐所以就不敢讓銀行之間過度競爭﹐這是一直不敢放開存款利率的主要考慮。但假如是這種考慮的話﹐你就可以部份地放開。比如﹐一些小型銀行可以在某個區域範圍內﹑或者在一定額度內上浮利率﹐而不是全部上浮。”

*年關難熬*

對廣大中小企業來說﹐如何挺過這個年關﹐是目前最大的焦慮。北京大學金融與產業發展研究中心秘書長黃篙博士說﹕“年底正是民間借貸資金和銀行貸款的回收高峰﹐也是工人工資﹑獎金發放以及供應商清款的高峰。目前資金形勢嚴峻﹐如果不積極採取應對措施﹐年關之前可能形成一輪更嚴重的危機。”

有報道說﹐中國沿海的很多小工廠和中小企業因不堪重負已經倒閉或變相倒閉﹐還有不少企業恐怕很難熬過這個春節。上海證券報說﹐眾多中小企業短期內對經濟前景看不到甚麼希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