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資本流出壓力是否緩和?

  • 袁野

中國銀行北京行

中國銀行北京行


中國央行日前公佈,中國金融機構外匯占款在8月份出現反彈,新增規模達到273億元人民幣。

今年以來,中國外匯占款在1月份猛增至接近7千億元人民幣後一路下行,並在6月和7月連續出現負增長。這個趨勢被認為是資本流出中國的重要標誌。

外匯占款,是指中央銀行為收購外匯資產而投放的本國貨幣。由於中國尚未實現人民幣自由兌換,因此流入中國的外匯大多出售給中國央行。外匯占款增長一般代表資金淨流入,反之則代表流出。

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日前發佈的數據顯示,今年8月,中國銀行結匯1479億美元,售匯1395億美元,結售匯出現了84億美元順差,逆轉了前兩個月持續逆差的趨勢,進一步顯示中國跨境資本流出的壓力有所減輕。

中國貨幣當局在今年上半年推出一系列措施打擊虛假貿易結算,以及中國GDP的減速和人民幣升值步伐放慢,大大降低了短期資本流入的增長幅度。

*占款增加,原因何在*

總部設在倫敦的凱投國際宏觀經濟諮詢公司的中國經濟師馬克·威廉斯認為,8月份中國資本流出的壓力有所減輕一方面是因為人民幣近期恢復升值,增加了對短期資本入境的吸引力。更主要的,他認為來自中國的經濟數據近期多為利好消息,緩解了投資者對於中國經濟走勢的擔憂。

他說:“數據說明中國經濟已經出現轉機。工業產出在增加,投資在增加,消費數據和用電量等數據也比較正面,此前持續低迷的股市最近也出現反彈。因此,我們看到雖然亞洲其他新興經濟體最近資本外流情況嚴重,但中國卻出現相反的流動趨勢。”

威廉斯還指出,中國經濟在連續兩個季度的減速後,釋放出回暖跡象,也為人民幣升值創造了一定空間。人民幣兌美元在今年已經升值了近百分之1點5,並在8月中旬創出6.1090的歷史最高水平。

美國托列多大學商學院教授、中國經濟問題專家張欣認為,中國外匯占款的回升與近期進出口貿易走勢大體吻合,但未必代表資本回流中國的意願增強。

他說:“從外貿來看,中國的出口壓力最近有所緩和,8月貿易順差出現大幅度反彈,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釋中國外匯占款當月的變化,至少二者是相關的。 ”

中國海關總署的數據顯示,中國貿易順差在8月份同比上升了百分之8點4,達到1763元人民幣,環比增幅更高達百分之60點6。一般而言,貿易順差和外匯占款成正比。

中國商務部發言人沈丹陽日前表示,中國8月接受的外國直接投資超過83億美元,同比增長百分之0點62。沈丹陽預測,2013年全年中國實際使用外資規模有望超過去年,但增速不會太快。

*本土FDI誇大資本流入*

托列多大學的張欣教授指出,外國直接投資並不能準確反映中國跨境資本流動狀況,因為官方公佈的數據並不包括“出口轉內銷”的國內資本。

他說:“主要是一些公司和個人把國內資金投到海外去,比如項目投資或者購買設備,然後註冊一個公司,然後再以公司的名義投資進來。這種情況可能發生在香港,或者美國或者中美洲地區其他國家。”

美國等發達國家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過後施行的寬鬆貨幣政策造成短期資本大量流入新興市場。隨著全球經濟的好轉,這些國家開始陸續考慮退出貨幣刺激。美聯儲何時退出每個月850億美元的債券收購計劃尤其引人注目。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本月初在出席中國-東盟博覽會期間表示,主要儲備貨幣發行國可能退出量化寬鬆預期的增強,導致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資本流動出現逆轉。這種趨勢令人擔憂。

*聯儲持續寬鬆無關資本流出*

美聯儲今年夏天曾經表示,可能會從秋季開始逐步退出量化寬鬆。但本星期三,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出人意料地宣布,將維持目前購債規模不變。伯南克對此的解釋是,“委員會關於債券收購規模的決定將繼續取決於經濟展望和對購債計劃效果和成本的評估”。外界普遍認為,美聯儲對於目前國內經濟復甦的力度,尤其是就業市場的恢復仍然缺乏信心。

美聯儲的決定公佈後,亞太地區股市在星期四開盤後全面上揚。但此舉是否會進一步緩和中國對資本流出的擔憂?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設在華盛頓的高級國際關係學院客座教授、前世界銀行駐北京辦公室負責人鮑泰利認為,在中國維持嚴格的資本項目管制情況下,聯儲的決定對於中國跨境資本流動影響非常有限。

他說:“我們反過來看,如果逐步退出的後果是債券收益率增加,價格下降的話,這對於目前在新興市場的短期流動資本的確有吸引力。但由於中國的資本項目仍然沒有開放,所以這對於印度、印度尼西亞或者巴西的金融市場衝擊會更大一些。因此,聯儲決定維持目前政策,對中國的影響也非常有限。”

凱投宏觀的中國經濟師威廉斯也認為,美聯儲在2009年實施量化寬鬆後,並未造成熱錢大規模流入中國股市。他認為,促使境外資本進入中國最主要的因素,仍然是人民幣的升值空間和中國經濟基本面的改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