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人民幣國際化系列(1): 人民幣進軍國際鼓聲陣陣


一位女士在北京站在一個巨大的人民幣百元鈔藝術作品前留影。 (2011年8月26日資料照)

一位女士在北京站在一個巨大的人民幣百元鈔藝術作品前留影。 (2011年8月26日資料照)

早在 2012 年,中國人民銀行就開始組織開發獨立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 CIPS ) ,力圖將它打造成未來人民幣跨境支付的“高速通道” 。 現階段,人民幣跨境結算需要通過香港、新加坡等地的清算銀行或中國的代理銀行進行,存在著管理分散、溝通效率低、交易成本高等問題。 而 CIPS 或將現有的多網絡平台整合成一套電子系統,使中、外公司在跨境交易時可採用實時全額結算的方式直接使用人民幣進行交易。 據路透社報導,人民銀行已經選定了 20 家銀行參與 CIPS 的測試。

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 )高級研究員,曾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中國部和金融研究部主任的埃斯瓦爾 ∙ 普拉薩德( Eswar Prasad )認為,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的啟動對於人民幣國際化具有相當重要的意義。

他 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說:“現在在中國以外地區使用人民幣面臨的一大限制就是人民幣流動性不足,而且用人民幣進行結算的渠道不多。所以將離岸市場和在岸市場聯接起來是一個很大的挑戰。這套支付系統絕對將對此有所助益。它將使得用人民幣進行交易變得更簡單、更便宜。所以我認為這是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相當重 要的一步。”

“國際貨幣”是政策加市場的產物

CIPS 上線在即,再度引發人們對人民幣國際化的討論與展望。

儘管人民幣國際化的概念早在十幾年前即在學界出現,但不少觀察人士認為,中國是在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才真正將人民幣國際化作為一項國家戰略予以確立和推進。

2009 年,中國開始在五個內地城市試行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 2010 年起,中國加大在香港發展離岸人民幣業務的力度:允許人民幣資金在香港的銀行賬戶間自由劃轉;在香港推出人民幣共同基金及上市的人民幣股票和基金等離岸人民幣投資產品;並在香港推出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 RQFII )試點制度,如今這一制度已經被推廣至倫敦、新加坡、南韓、法國等境外市場;另外,“滬港通”試點項目也於 2014 年推出。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開始在全球興建離岸人民幣中心,中國人民銀行目前已同 30 個境外貨幣當局簽訂了雙邊本幣互換協議。

觀察人士認為,從目前掌握的數據來看,這些政策在提升人民幣的國際使用規模方面取得了不錯的進展。 根據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 SWIFT )發布的報告,自 2014 年 11 月起,人民幣已經成為了世界五大支付貨幣之一。

彼特森國際經濟研究所(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榮退主任弗雷德·伯格斯滕( C. Fred Bergsten )認為,儘管人民幣國際化存在著很明顯的政策主導特徵,但從經濟學的意義上來講,人民幣在國際交易中被廣泛使用也是很自然的市場選擇。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我和其他一些經濟學家曾經深入研究過,是什麼決定了一種貨幣能夠扮演國際角色。結論很簡單,是貨幣發行國經濟體的大小。一個在國際貿易和國際經濟活動中非常活躍的大國很自然地會吸引全世界使用它的貨幣來跟它進行交易。中國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經濟體,是貿易大國,具有巨大的資金流,所以很簡單,中國經濟規模所產生的重力吸引了很多國家使用人民幣。”

改革是人民幣國際化的必經之路

不過,伯格斯滕同時指出,全球經濟活動參與者在越來越多地使用人民幣的同時,也對人民幣存在著一些擔憂。他說: “現在人民幣存在的問題是,中國依舊有很嚴重的外匯管制,人民幣在資本項下依舊不能自由兌換。所以是中國政府強加在人民幣身上的限制降低了人民幣對國際社 會的吸引力。我可以對你保證,一旦中國政府放開這些限制,人民幣的國際角色將會非常非常快地提升,它將和美元、歐元並居世界三大貨幣。”

瑞銀( UBS )近日公佈,已經有 60 多家央行在貨幣儲備中持有人民幣。 不過伯格斯滕認為,人民幣若想在擴大跨境交易使用規模之外,逐漸成為全球“儲備貨幣”,還需要中國進行利率、匯率自由化,開放資本賬戶,深化並開放國內金融市場等一系列金融改革。

對此,布魯金斯學會的普拉薩德博士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 他認為,人民幣國際化的意義之一就在於為中國的金融改革提供了一個框架。

他說:“如果中國政府決定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他們就必須在國內進行一些改革。比如,人民幣國際化需要更好的國內金融市場,一個包括公司債券在內的更寬泛的金融市場,也需要更好的金融監管。這同時意味著更有彈性的匯率,更好的宏觀經濟政策,以及更開放的資本賬戶。我的觀點是,所有這些改革對中國來說都是很有必要的,不管人民幣最終是否能在國際市場中扮演更大的角色,人民幣國際化都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框架,來思考中國需要怎樣的金融改革才能更好地發展經濟。”

另外,普拉薩德還指出,人民幣作為國際貨幣被廣泛用於跨境交易結算只能算貨幣國際化的“初級階段”。 一種貨幣要想真正實現國際化並成為全球主導貨幣,除了要能夠承擔“國際支付貨幣”以及“儲備貨幣”的職能,最終還需要有能力成為“避險貨幣”,這需要全球投資者對貨幣發行國及其政府具有極大的信任。

他認為,要想獲得這種信任,中國必須推行體制性的改革。

人民幣向國際進軍途中所面臨的改革困局,將是進一步討論的話題。

XS
SM
MD
LG